|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五十七章 沈王爺的桃花

第一百五十七章 沈王爺的桃花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455

對於贏家來說,明天是非常重要的日子,三個雙胞胎終於滿月了!

「都準備好了嗎?」辛晴穿著旗袍,特別將頭髮挽了起來配上翡翠鑲珍珠的發簪。

贏擎蒼眼神溫柔的看著她,這個女人他一輩子都看不夠,是他眼中永遠的風景。

「哇哇哇」嬰兒的哭聲傳來,贏望抱著蘇蘇走下樓,小蘇蘇扯著嗓子哭,一邊揮舞著小胳膊。

辛容在後面抱著兩個哥哥一臉無奈:「不讓她睡覺,就開始哭。」

「要不就讓蘇蘇睡吧!」辛晴把贏楚接過來,「一會該把嗓子哭壞了。」

「哪有人照相是閉著眼的!」贏成沖著蘇蘇做鬼臉,「乖寶寶看小叔叔,快看啊,看啊!」

蘇蘇:「哇哇哇啊」

哭的更大聲了。

「蘇蘇,不要哭了。」贏望把小傢伙豎起來,對上一雙淚眼朦朧的眼睛,「不然晚上也不讓你睡覺。」

眾人:

「哥,蘇蘇才聽不懂,你到底會不會哄小孩,她」贏成的話咽了回去。

因為蘇蘇不哭了,迷著眼睛噘著小嘴巴看著爸爸:「啊啊」

「乖乖照相,照完就可以睡覺。」贏望親了親她的小臉蛋。

然後蘇蘇就笑了。

「小妖怪!」贏成大驚小怪的喊,讓辛晴糊了一巴掌。

辛容拿了塊毛巾給蘇蘇擦臉:「這叫父女之間的牽絆!成成哥你以後有了女兒就知道了。」

贏成一臉酸相的看著小蘇蘇:「怎麼跟我就沒有牽絆呢?我也是親生的叔叔啊,怎麼光能聽懂你爸的意思,小叔叔的心聲呢?」

「你那顆猥瑣的心有什麼可聽的!」大門口傳來歡脫的聲音,沈公主衝進來。

辛容高興的迎上去:「我以為你明天才來呢!」

「我媽和我爸來不了了,所以讓我早一天過來。」沈公主伸手抱起她懷裡的贏修,「小修修!我是小姨呦!」

贏修叼著個奶嘴,亮晶晶的眼睛看著沈公主,把她給萌壞了,抓著小傢伙的手親了兩下。

「你早一天過來給大家添亂嗎?」贏成涼涼的說。

沈公主切了一聲沒搭理他,把贏修塞回辛容懷裡扭頭:「晴姨,我媽說他來不了了,沈公子那個老不羞的傢伙和人賽馬摔斷了腿。」

「」辛晴張了張嘴,「你爸真是」想到什麼瞟了眼身旁的男人,「你早知道了?」

贏擎蒼點點頭:「昨天晚上知道的。」

「沒事吧?要不要緊?」

沈公主搶著答話:「晴姨你放心,除了這幾個月不能亂跑,其他啥事沒有!」

頂多就是被張宓天天抽打,然後等好了再睡一年書房而已。

「好了,可以拍照了。」贏望抱著洗乾淨臉,換了身公主裙的小蘇蘇走過來。

今天他們約了攝影來家裡拍三胞胎的百天照,三個寶寶都換上了同款的歐式禮服。蘇蘇是白色的,贏楚和贏修一個是綠色,一個是藍色的。

初夏的早晨微風拂過,大家在花園裡看著三胞胎拍照,拍到一半蘇蘇的眼睛就眯起來了,怎麼逗都不行。後來還是贏望特別大的叫了一聲,把小傢伙給嚇得,一下子眼睛瞪的賊圓。

「哈哈哈!」沈公主站在電腦前笑的直不起腰,「剛剛那張太可愛了,放大了明天帶去飯店吧!」

她說這話的時候,蘇蘇已經睡著了。不過好歹已經拍了不少,於是辛晴帶著兩個丫頭選片子,男人們抱三胞胎回去睡午覺。

等一切都落實了,沈公主伸著懶腰躺在沙發上問:「我哥呢?怎麼沒見他。還有小花,對了!她姐姐呢?」

「你哥和小熙出去了,小花今天要去補戲。」辛容端了盤水果出來,「小熙很仙哦!你一定會喜歡她的。」

沈公主一臉嚴肅的看著她:「為什麼我哥會和小熙一起出去?」

「你還不知道吧?小熙要開物店呢,你哥今天帶她去附近狗場參觀去了。」辛容拿出本圖冊,「你看看,設計的可漂亮!」

「重點是」沈公主一把將圖冊拍到桌子,「為什麼是他們倆一起去?」正常來說,不應該是贏成去嗎?好歹那也是她大姨子。

辛容奇怪的看著她:「因為成成哥一會要去公司呢!你哥沒事,最近小熙的事情都是他負責的。」

「那麼下一個重點來了!」沈公主不知道為什麼興奮起來,「是我哥主動去的?」

「唔」辛容回憶了一下,「差不多。」

沈公主激動的咬著手指甲:「天啊,難道我哥對小花的姐姐有不軌企圖??」

「不不會吧?」辛容嚇了一跳,「他他」

「你不懂!」沈公主掏出手機,「我得去給我媽打個電話。」

贏家三胞胎的百日宴,吸引了幾乎所有名流要人。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到邀請帖的。只有少部分贏家認可,或者商業上的合作夥伴,以及政府的代表。

如果今晚你能出現在這裡,就有機會和s市站在頂尖的人搭上話。萬一引起誰的主意,那你的人生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哥,媽說等會寶寶亮相之後就先送回家,這裡人多不安全。」贏成看著樓下大廳,男男女女,豺狼虎豹的讓人頭疼。

贏望依然抱著睡著的蘇蘇,目光同樣掃過樓下,在某一處停了兩秒鐘:「注意點,有人混進來了。」

「啊?」贏成急忙探頭找,「在哪?」

「三點鐘方向,女人。」

游思覺得她的腳都快斷了,還有幾乎拖地的長裙害她好幾次都差點摔倒。

「沈老大在哪裡呢?」她扶著牆偷偷張望。

她其實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