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五十五章 咬了寶寶一口

第一百五十五章 咬了寶寶一口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81

vp章節內容,

贏成一大早就被收拾了一頓,因為他堅定不移的要做三胞胎的舅舅。

「就是我外甥怎麼了?」他捂著屁股嗷嗷喊,「小蘇蘇!快點叫我舅舅!」

蘇蘇躺在贏望懷裡睡的像個小豬

「跟著我的輩分算,你只能當小叔。」贏望把女兒放到沙發上,「再讓我聽見你叫她外甥女,就馬上給你和小花舉行婚禮。」

贏成一臉悲憤:「你真無恥!」

「沒有能力反抗就不要做愚蠢的事情。」贏望瞟了他一眼,「記住了嗎小叔叔。」

項小花一直躲著角落裡,等贏望走了才跑過來:「你為什麼非要當舅舅啊?」

「哪有為什麼,因為我是容容的好哥哥唄!」贏成抱起蘇蘇,覺得小寶寶的臉蛋像個熟雞蛋,好想咬一口怎麼辦

他正糾結呢,就看見項小花張嘴咬了上去,然後意識到什麼馬上跳起來。

「你你完了」贏成一臉驚恐。

小蘇蘇的臉上出現個很明顯的牙印!!!!

「軟綿綿的」不對!項小花搖頭,「我不是故意的!」

「啊啊啊,小寶寶好香!」不對不對,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可是口感好好」

贏成一步步往後退:「你這個白痴,現在還說這些,等著我哥殺了你吧!」

「可是蘇蘇沒有哭啊!」項小花垂死掙扎,「她都沒醒,肯定不疼。」

正說著,辛容從樓上下來。

「早安!」她沖兩人招手,然後看到女兒又躺在那睡臉就變了,「怎麼又睡了?十分鐘前才醒的,蘇啊!!!」

辛容把蘇蘇抱起來:「寶寶的臉怎麼了?」

早在她叫的時候,贏望就趕了過來,這會也看到了蘇蘇臉上的牙印。

「誰幹的?」他臉一沉。

贏成又後退了幾步大聲喊:「不是我!」

「我我」項小花白著臉,她知道自己犯錯誤了,不知道現在跑還來不來的及。

辛容仔細看了看蘇蘇,發現她沒有醒,摸了摸牙印一點也不深,就是看著嚇人,其實不疼。

「怎麼了?」辛晴和張宓正好下來。

張宓昨天回來晚了,著急看三胞胎,跑過來就把蘇蘇抱了過去。

「咦?這是誰咬的!」她樂了,「肯定是看著像雞蛋,沒忍住啃了一口。小花!是不是你?」

項小花都快哭了:「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你們罰我吧!」

「說什麼呢!」辛晴摸了摸蘇蘇的小臉,「沒事,別咬疼了就好,贏望小時候還老咬成成呢!」

本來在旁邊裝死的贏成一聽來勁了:「什麼?我哥竟然對我做這麼慘無人道的事情??」

「哎呀!」張宓哈哈笑,「你小時候長的可胖了,像個肉包子。每次一睡著望望都要啃你兩口,有一次估計力氣用大了,還把你給咬哭了。」

辛容和項小花也在旁邊笑,項小花是個撂爪就忘的,一聽這話也不害怕了,還衝著贏望喊。

「望望哥小時候真調皮!」

贏望黑著臉把女兒抱走了,贏成跟在屁股後面挑釁,路過沈王爺時還停下和他講自己悲慘的幼年。沈王爺看著他繼續跟在贏望身後作死,果斷的走向女人那一邊。

「那丫頭呢?」張宓左看右看,「快讓我見見!」

辛容:「我下來的時候叫她了,好像正梳頭髮呢。」

沈王爺默默的在旁邊沙發坐下,張宓見他那副樣子又開始嘮叨:「你,明天跟我一起回米國!」

「我還有事,不能回去。」

「你有什麼事?」張宓瞪他,「有什麼事比結婚重要?」

沈王爺抬了抬眼皮:「追女孩子。」

「追女孩子怎麼比的上結追女孩子?」張宓嗖一下湊到兒子身邊,「是誰呀?華國人還是外國人?什麼時候認識的?人在哪呢?」

「對方還不知道,我打算慢慢來。」沈王爺不動聲色。

張宓一臉狐疑:「你不會是哄我的吧?」

「那好吧,我跟你回去,至於那女孩就算了。」

「不要不要!」張宓急忙擺手,「你留下吧,不過」她奸笑,「三個月,三個月你要是還沒結果,就給我回去相親!」

沈王爺點點頭:「沒問題。」

至少三個月他不用東躲西藏,至於以後以後再說吧。

「小熙!」辛容突然叫了一聲。

張宓猛一回頭,一身白衣的女子正緩緩而來,她驚喜的跑過去:「真是個漂亮的丫頭,小龍女似的!」

「」項小熙不知道小龍女是誰,但是她聽到出來對方在誇她。

「這是我最好的朋友,贏望他們的乾媽。」辛晴幫她介紹,被張宓打斷。「我自己來!我叫張宓,是那小子的媽,你可以叫我宓姨,或者直接叫乾媽!」

然後也不等項小熙反應,又一股腦的說:「你看那邊,我兒子沈王爺你認識的嘍!怎麼樣?是不是很帥?比贏家兩個小子長的好吧?」

「宓姨」項小花又變成了畏畏縮縮的表情,「我我阿姐她不喜歡說話,也不喜歡別人碰她。」

張宓:「我沒碰她啊!哦,說話啊!我這不是自我介紹嘛,而且什麼叫不喜歡說話?只要有人和她說,自然就喜歡了。」

「行了,你別把人擋在樓梯上!」辛晴過來拉開她,「都去飯廳,吃早飯了。」

吃過早飯,贏望去公司開會。贏擎蒼因為和政府官員談事情,也匆匆走了。唯二的兩個閑置男人贏成和沈王爺坐在客廳里打賭。

「我賭蘇蘇馬上就會醒。」兩人身邊,是依舊睡的跟小豬一樣的蘇寶寶。至於贏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