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村長?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村長?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38

「可我離開村子的時候,我阿爸說讓我在外面好好的,他會來找我的。」項小花一臉茫然,「他他還說要來參加我和贏成的婚禮。」

那八成是你爸哄你的

贏成心想,不過他沒把這話說出來。

「至少如果我們找不到,那伙人也找不到。」沈王爺目光冷冽,「他們大概一直盯著你們兄弟,就是等機會跟著你們進村。」

「所以我們無功而返的的話,他們也只能繼續盯著我們,而不敢動手。」贏成翻了個白眼,「可這種被人盯著的感覺一點都不好呢!」

沈王爺笑了笑:「確定他們的目的就好辦,至於怎麼解決,回頭和你哥商量。」

「那那不找啦?」項小花撇嘴,「我以為能見到我阿爸呢!」

「要不我們在這紮營,然後等物資用完了再回去?」贏成提議,「萬一村口突然出現呢。」

沈王爺瞟了他一眼,不想打擊他,結果突然臉一變:「你們看那邊!」

「什麼?」贏成扭頭,然後臉也變了。

只有項小花還傻乎乎的問怎麼了怎麼了。

「那裡和剛剛不一樣了。」贏成把項小花拉到身後。

沈王爺眼底一亮,往前走了兩步,扭頭和贏成對視了一眼。

「不是吧」贏成有些興奮,「運氣這麼好?」

正猶豫要不要走的更近一點,就看見樹枝抖了抖,片刻後冒出個人腦袋。

「阿爸?!」項小花激動了,推開贏成跑過去,「阿爸阿爸!你怎麼在這?」

一個高大的中年男人從樹後面走出來,他穿著棉質的大褂,腳上踩著黑布鞋,頭上還帶著個奇形怪狀的帽子。皮膚比項小花還黑,兩個人五官有幾分相像。

「哎呦!還真是花娃子啊!」男人摸了摸項小花的頭,目光看向贏成。

贏成抽了抽嘴角走過去:「村長好久不見!」

「嗯嗯,進來再說?」中年男人點點頭。

沈王爺:「等一下,把痕迹清理乾淨。」

「呦,小花回來啦!」

「啊呀!這不是你相公嘛!」

「阿媽,小花相公的朋友長的真好看,把他留咱家吧?」

沈王爺:

「我阿哥呢?」項小花一路跟村民打招呼,臉上的笑容就沒停過。

贏成和沈王爺走在後面小聲說:「你別小看剛剛說你好看的熊孩子,他們能徒手把一頭野豬拖回來。」

「所有人的力氣都這麼大?」沈王爺好奇,正好看到路旁一個大嬸徒手劈開一塊石頭。

「天生神力。」贏成一臉妒忌,「項羽後人嘛」

沈王爺放眼看去,整個村子就像世外桃源,梯田,老牛,水車。木質的房子大大小小的簇落在山腳下,一條蜿蜒的小河環繞著村莊。

總之,看上去就是普通的江南小村。

「阿哥!」前面的項小花突然跑起來。

不遠處的木屋前站著個年輕的小夥子,同樣很高很黑。

「小花!」小夥子眼角泛著淚光撲上來。

「阿哥!」小花一臉深情的撲過去。

贏成抽了抽嘴角,然後就聽見

「你把我藏在底下的肉乾吃了?」

「沒有」

「胡說,你走了以後肉乾也不見了。」

「阿爸吃的」

村長呵呵笑著看著一對兒女,然後扭頭嘆了口氣:「小花給你添麻煩了吧!」

「沒有,她很好」贏成眼神不自然的瞟了瞟,又補了句,「我們全家都很喜歡她。」

「那就好。」村長掃了沈王爺一眼。

贏成趕緊給他介紹:「這是我兄弟。」

「你好。」沈王爺點頭。

村長推開門:「進來再說!」

屋裡比沈王爺想像的乾淨,所有的傢具都是木質的。圓桌,木椅,紅泥小爐。不過,那些並不是普通木頭,而是上好的花梨木。

「」贏成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必然也看出這小村落的不凡,想說點什麼也礙於村長在不好開口。

倒是村長樂呵呵的請他們坐下:「說吧,好好的跑回來幹什麼!」

「村長」贏成露出個討好的笑容,「你怎麼知道我們回來了?還專程去接我們。」

他沒問的是,對方是怎麼打開出口,還那麼巧就在他們身邊。

「先說說你們為什麼要回來。」村長把開水倒進茶壺開始泡茶。

贏成沒有隱瞞,把有人想找村子,並且懷疑村子有寶藏的事全說了。

「我哥說你們是項羽後人」他小心的觀察村長的臉,「是不是啊?」

村長白了他一眼:「上次在祠堂你沒看清嗎?」

我以為同名贏成咳嗽了兩聲,「那寶藏」

「以前的確有。」村長抬手給兩人倒茶,也不知道是什麼茶葉,泡出來的水竟然是粉紅色,還透著一股花香。村長端著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舉起茶杯。

贏成的嘴角又開始抽了,不明真相的沈王爺還舉杯和村長讓了讓,然後就聽見句。

「媽的要是那些寶藏還在老子早出去了!」

畫風轉的太快,沈王爺差點嗆到。

「咳咳」饒是他高貴冷艷的氣質也忍不住瞪了瞪眼睛。

贏成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小聲說:「有其父必有其子。」

沈王爺瞭然,合著跟項小花差不多屬性。

「寶藏沒了?」他主動問。

村長看了他一眼:「早沒了,被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捐給個什麼土皇帝打仗去了。」

「祠堂後面的石室里,除了幾件破傢具就剩下蜘蛛網了。」

沈王爺摸了摸放茶具的條案,意味深長的道:「恐怕現在那幾件破傢具也不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