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四十九章 到達山腳下

第一百四十九章 到達山腳下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30

vp章節內容,

「二少,我們已經進入了你說的那台電腦,她正在論壇里貼相片。」

贏成眼中划過道冷光。

「聽著,踢她下線,然後」

他看了看手機里剛剛收到相片:「把這些發上去。」

高瑛剛把相片發到論壇,還沒來得及刷新就發現自己掉線了。

「奇怪?怎麼回事」她登陸了幾次都上不去,還以為是列車上網路信號不好,可拿起手機看了看發現信號是滿格的。

「你幹什麼呢?」剛睡醒的馮陽翻了個身問她,「幾點了。」

高瑛一邊重啟電腦一邊說:「快五點了,你趕緊起吧!」

「我約了幾個人去打牌,等會你自己吃飯。」馮陽過來捏了捏她的胸,「老子要是贏了,給你買首飾!」

「那我晚點去找你啊!」高瑛一聽往他身上蹭了兩下,「我運氣一向很好,坐你旁邊保管你把把十三幺。」

兩個人又摸了半天,等馮陽走了高瑛也懶得去看論壇了:「肯定已經發出去了,等晚上回來再看!」

卻怎麼也想不到,她所謂的好運氣馬上就到頭了。很快,這段旅途帶給她的是這輩子都沒經歷過的恐懼

「你幹什麼去了?」項小花見贏成進來馬上問。

贏成沒好氣的戳了她腦袋一下:「給你善後!」

他去找了和小花合影的粉絲,花錢讓他們把照片刪掉。並且還給了些好處讓她們不要把看到小花的事情說出去。

粉絲認出了他,以為項小花和贏氏二少在談戀愛,爽快的答應了。不過,等她們下了火車想必還是會把消息傳出去。

「那到時候怎麼辦?」項小花縮著脖子。

贏成正在菜單上看今天的晚餐,準備叫到房間里吃,隨口說:「涼拌唄,大不了讓那些傢伙先找到你們村,把寶藏拿走。」

「不行!」項小花撲過來,「那我們村的人就有危險了。」

連野豬都打得過,你們村的人才是危險的。當然這話也不能說死,贏成瞟了她一眼,那些傢伙手裡肯定有軍火,村民恐怕占不到便宜。

「都怪我。」項小花開始自責,「要不是我亂跑也不會讓人認出來。」

贏成沒理她,讓這丫頭嚇嚇也好,省得為了吃哪天把自己都了。

於是從這天起,項小花真的不出去了,就在房間里待著,贏成叫她她都不出去。直到還有兩天就要到終點站,贏成見她都快憋出毛病來了,這才和她說實話。

「就算你不暴露我們,那些人也會很快找到我們的行蹤。」

項小花一臉茫然:「為為什麼?我們不是用了假身份嗎?」

「那只能暫時迷惑他們的視線。」贏成無所謂的道,「那些傢伙一定緊盯著咱們,知道我們出意外進了醫院後必然會去調查。」

就算一開始查不到什麼,這麼多天過去了,肯定會懷疑。現在應該正滿世界找他們兩個的蹤跡,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找到。

「所以你不用再把自己關屋子裡。」贏成用嘲笑的眼神看著項小花,「不過,也別和別人接觸,尤其是那個小畫家。」

項小花心有戚戚的點頭:「嗯嗯,我誰也不說話!」

等到晚上去餐車吃飯時,她發現隔壁的包間里好像沒有人了。

「那個去哪了?」項小花小聲問。

贏成裝傻:「哪個?」

「就是隔壁那個啊那個想把你這樣那樣的女人。」

什麼叫把我這樣那樣?贏成瞪了她一眼:「提前下車了。」

「下哪裡?不是還沒到站嗎?」

「我怎麼知道,也許有什麼急事不能坐火車了,改乘飛機也說不定。」

項小花哦了一聲,不再關心這個問題埋頭吃飯去了。

而此時的高瑛還真的在機場,她看上去很不好。眼睛和臉都是腫的,一看就挨了打。

「老子的臉都讓你丟光了!」旁邊的馮陽罵罵咧咧,「還是什麼名牌大學的校花,我看就是個蕩婦。」

高瑛咬著嘴唇眼淚汪汪的看著他:「老公,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但是真不是我」

「放屁!不是你是誰?」馮陽突然想到什麼一把揪住她的頭髮,「你為什麼要拍那樣的照片和視頻?是不是想威脅老子?」

「你是我老公我威脅你幹什麼?」高瑛哭喊道,這次是疼的,「人家就是想留個紀念以後我們那啥的時候可以看看增加情趣!」

馮陽操了一聲:「果然是個蕩婦!要是讓老子知道你背著我和別的男人有染,就等著挨揍吧。」

「因為我們是兩口子人家才拍的呀!」高瑛見男人不生氣了,趕緊貼上去,「對不起對不起,這次是我不小心,我也不知道郵箱怎麼被盜了。」

她嘴上這麼說,可心裡卻很後怕。

那天她把照片發到網上後,沒想到晚上回來卻發現論壇上是她和馮陽在上的艷照,還有一段兩人在餐桌上的火熱視頻。

最可怕的是照片是她剛認識馮陽的時候自己拍的,當時沒想到馮陽會娶她,就想著留下點證據以後還能弄點錢。

而且這些照片她是藏在家裡的一個u盤上,根本不在什麼郵箱里。

「媽的!」馮陽繼續罵罵咧咧,「也不知道哪個王八蛋乾的,怎麼列車上的人都能看到,他發哪了?」

高瑛臉白了下,馬上說:「他發在很有名的一個論壇,國外和國內的人很多,想必正好那輛車的客人看到,就傳開了」

「害的老子提前下車,車票都浪費了。」

高瑛沒敢接話,她知道這事不簡單。因為照片根本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