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好好活著吧……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好好活著吧……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466

等到了火車上,項小花才發現她被人騙了。

「原來火車上是這樣子的?」看著跟酒店房間似的包廂,項小花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贏成把行李放好撇她:「你當初不是坐了半個月嗎?」

「是啊,是坐的。」項小花說,「那個房間可小可小,也可窄可窄。」

「那是普通包廂。」贏成打開一扇門,「現在這個是最高級的。那,帶衛生間。」

項小花探頭,看到衛生間都比她上次坐的包廂大,悲憤了:「那個人給我票的時候明明說是最高級的」

「你這麼傻,不騙你都對不起自己。」贏成嗤笑她,「如果不是怕惹人懷疑,我才不跟你坐火車浪費時間。」

「我們現在不是蜜月嗎?」項小花一點都不介意被贏成鄙視,樂呵呵的湊過來,「要好好享受哦!」

贏成推開她:「好好說話,從哪學的?」

容容和沈公主告訴我的項小花默默心說,她記錄了整整一頁,都是好姐妹教導她這趟偽蜜月之行要完成的任務,其中有幾件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

「我們現在幹什麼呀!」她從包里翻出袋花生,「要不要出去轉轉?」

贏成拿了件居家服走進浴室:「我們是新婚夫婦,當然要膩在房間里欣賞沿途美景,順便親親我我。」然後碰一聲關上了門。

「親親我我?」項小花張了張嘴,也不知道想起什麼來,花生也不吃了,丟到一邊去翻她的箱子。

等贏成舒舒服服的洗完澡出來,刷一下就看見項小花沖了進去。

「洗個澡你急什麼?」他嘟囔了句,舒舒服服的躺到上。

因為只有一張大雙人,所以贏成上來的時候特別多買了一套被子,給贏望彙報了一下進度,然後他準備睡個午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睜開眼掀開窗帘看到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想著該去餐車吃飯了,誰知道一回頭差點嚇死。

「項小花?!」他搜一下跳下,「你你幹什麼呢?」

暗紅色的大上,項小花把自己包的像個蛹,只露出個小腦袋直勾勾盯著他。

「你終於醒啦!」項小花高興的說,看樣子是等了很久。

贏成正想說話,就見她把被子一掀,努著嘴手叉腰:「我我熱」

「嘔」贏成覺得胃都痙攣了。「你你穿的是什麼鬼??」

項小花扭著腰:「性感睡衣啊!」

是,她是穿著件黑色的睡裙,可胸口和大腿上那一堆零食袋是怎麼回事?

「沈公主說我們睡一張的時候,讓我穿這個。」項小花毫無負擔的把隊友了,「可是穿上以後我覺得布料太少了。」

贏成伸出抽搐的指頭:「所所以你就把零食袋子粘上去?」

「是啊!」項小花嘆口氣,「本來想縫塊布上去的,可是我不會。正好有現成的零食袋子,粘上去就好啦!」她邊說邊換了個姿勢,「怎麼樣?怎麼樣?是不是跟電視上擺得一樣,有沒有覺得很熱?」

她有嘟嘴又撩頭髮的,然後

「贏成!贏成你去哪啊?」

贏成拉開包廂門:「我去壓驚。」

包廂突然變的很安靜,項小花默默的看著門,然後突然把零食都揪下來:「我就知道不行,趕快吃掉!」

「容容在嗎?」吃飽喝足了,小花決定彙報一下戰況。

辛容的聲音從手機那邊傳過來:「在在在!」

「公主呢?」這是三個人的小群,方便大家交流。

沈公主沒動靜,估計是在上課。

「小花,坐上火車了吧?是一個包間一張吧?」

項小花嗯嗯點頭:「是啊,而且我剛剛有這樣那樣」

聽完她的彙報,辛容發了個的表情:「回頭要和公主說這個方法不適合你」

「那什麼方法適合?我該怎麼辦?」項小花特別認真,「要不下藥吧,生米煮成熟飯!」

辛容馬上勸她:「不行不行,那是公主和你開玩笑呢!絕對不許,這樣成成哥說不定一輩子都不搭理你了。」

「唔」項小花想了想,「反正我們已經結婚了,有孩子不是很正常的嗎。」

「你們有結婚證嗎?」辛容提醒她,「你們村祠堂的不算。」

項小花不吭聲了,頓了一下又說:「那那我再試試?」

「你不用試了。」辛容那邊突然傳來寶寶的哭聲,接著又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你按照本能活著就好。」

「啊?」項小花還想說什麼,系統卻提示對方已經退出聊天。

贏成回來的時候,心裡還挺糾結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項小花。如果是以前他直接就一頓嘲諷過去了,可是相處這一年下來,他已經把小花當成了自家人。

雖然還是不想承認結婚的事情,但是贏成也不想傷害那丫頭。

「你回來啦?」準備了好半天,一推門就看見項小花從沙發上蹦起來。

贏成嚇了一跳,正想溫柔點開口呢!就聽見句。

「我都快餓死了,咱們去吃飯吧?」

覺得不好好說話會傷害到她的自己才是真正受傷的那個吧。

揉了揉額頭,贏成翻了個白眼:「走吧」

之後項小花沒提這次事件,贏成自然也就不提了。但是他心裡莫名覺得有些糾結,但是又不知道糾結什麼

「齊先生!」一頭長髮美女站在包廂門口,「這是我老公家鄉的肉醬,配意麵特別好吃,晚餐的時候你們嘗嘗!」

項小花馬上伸手接過來:「謝謝馮太太!」

「要不要去酒吧喝一杯?」馮太太就跟沒看見項小花似的,眼神直勾勾的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