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三十章 吐啊吐啊吐啊吐

第一百三十章 吐啊吐啊吐啊吐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95

辛容再聽到臭豆腐三個字時喉嚨里一酸,又吐了

「我去喂棉花!」

不等贏望陰森森的看過來,項小花就跑了。

「水水水!」辛晴趕緊指揮贏擎蒼。

贏擎蒼把水遞過來,贏望喂辛容喝了一口:「好點沒有?」

辛容推開杯子:「我什麼都不吃了。」小丫頭一臉委屈,眼眶紅紅的鑽進贏望懷裡。

「要不先去睡一覺?」辛晴說,「時差還沒倒過來呢。」

贏望抱著她起身上樓,小心的將人放到上:「乖,睡吧!」

「我睡不著」辛容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小眼神把贏望心疼的啊,像誰拿刀戳他心臟一樣。

「那我們想想吃的東西?」贏望提議,「有沒有特別想吃的,等會我去給你買。」

辛容眨眨眼:「串串。」

那是什麼?

「是羊肉串嗎。」

辛容撅了撅嘴:「不是,就是串串。」

「好好,我去買。」贏望趕緊安撫她,辛容嘻嘻笑著,結果就睡著了

贏望沒見過這架勢,以為她怎麼了,手伸到鼻子下面探了探才鬆了口氣。

「媽,你知道什麼是串串嗎。」他走下樓問。

辛晴驚訝道:「容容說想吃那玩意?」

「嗯。」

在知道了什麼是串串以後,贏望頭一次在網上搜索本市的美食地標,找了家口碑最好的店準備親自開上車去。

「望望哥!」

項小花攔住他:「你得帶上我,我知道容容喜歡什麼串串,我們一起吃過!」

「上車。」

辛容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她動了動,就聽見贏望的聲音。

「醒了?」然後一雙手臂纏上來。

揉了揉眼睛,辛容靠在贏望身上:「我餓了。」

「我們下樓吃飯。」贏望把人抱起來。

飯廳里,贏擎蒼和辛晴在說話,項小花抱著碗串串吃,上面飄著紅紅一層油,老遠就能聞到辣椒和食物混合的香味。

「串串!」辛容舔了舔嘴唇。

贏望把她放到椅子上,看了項小花一眼。後者張著油光鋥亮的嘴說:「那碗是你的容容,沒放辣椒!」

「可是我想吃辣的。」辛容嘟了嘟嘴,「好餓!」

項小花把帶回來的調料碗推過來:「吃啊吃啊!」

「真想吃?」贏望不確定的問,辛容一向口味都比較清淡的。

辛容猛點頭,還不停的吞口水。

「那先放一點,萬一太辣就不能吃了。」辛晴稍微盛了小半勺辣椒油放到辛容碗里。

辛容吃了兩口,啊了一聲:「再放點吧!」

贏望又給她放了半勺,結果還是嫌不夠辣,直到最後紅油油的一碗,辛容才一臉滿足的吃下去。

「好吃嗎?」項小花眼饞,從她碗里夾了片土豆,結果呲牙咧嘴的喝了一大口冰可樂,「好辣!」

辛晴眉開眼笑:「酸兒辣女啊,肯定是個小丫頭!」

吃了一大碗麻辣串串,贏望又要抱人,辛晴攔住他:「得活動活動,去花園裡散會步。」

「好。」贏望拉著辛容離開了。

花園裡,月光柔柔的照在兩人身上,辛容突然問了句:「望望哥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歡。」贏望完全不在意,「生男孩就讓他搭理公司,生女孩就給她招贅,讓女婿搭理公司。

這一點,贏家的男人都一樣。

在他們看來,後代是自己和愛人的延續,作為父親他們會盡責做到應該做的。但是,同樣兒子也要做到自己應該做的,比如去公司上班,承擔家族責任。

「我想生個男孩。」辛容撇撇嘴,「他可以幫你,但是我又喜歡女孩,可以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贏望牽著她的手笑:「沒事,一次生不出來就生兩次,生三次直到生出來兩個為止。」

「呵呵!」辛容傻笑,這會不吐也不難受,她開始期待懷孕的日子了。

贏望給她辦了修學,就連啊嗚和棉花也不允許到辛容身上蹭了。啊嗚因為大點比較懂事,好像知道辛容肚子里懷了寶寶,每次見到她就一動不動,等她辛容離開才保持距離跟上。

但是棉花就不行了。

「棉花乖,我現在不能抱你,你自己吃飯啊!」辛容把煮好的肉放到棉花的小碗里。

三個多月的小傢伙可以吃碎肉了,不過還是要泡著牛奶一起。

「嗷嗷嗷」棉花用它以為很威武的聲音嚎,就是不吃,還努力要往辛容身上蹭。

它半個月沒見辛容,現在還不給抱抱,這讓從小就把辛容當媽媽的小傢伙受不了了。

「嗷嗷嗷嗚嗚嗚」棉花堅持不懈的坐在地上嚎,最後乾脆變成了哭,眼睛濕漉漉的,眼旁邊的毛都被打濕了。

辛容心疼了,把它抱起來:「不哭,不哭!」

「嗷嗷嗷!」棉花咬住她的指頭啃了啃,這才乖乖吃飯,但是一隻爪子還要搭在辛容腿上。

贏成在旁邊嘲笑它:「你是豹子,不是貓,越長越娘了。」

棉花正好吃完了飯,抬頭看了贏成一眼,然後直接從沙發走到他跟前。

「你看看榮榮!以後別抱她,剛剛還一副非你不可的模樣,這會又來膩我了。」贏成嘴上這麼說,可卻伸出手準備去抱小傢伙。

誰知道棉花把臉在他腿上蹭了蹭,然後飛快的跑回了辛容懷裡。

「」贏成看著自己褲子上的奶漬,還有零星的肉沫渣滓,陰森森的看著棉花,「你小子想死嗎?」

把辛容給笑的的差點從沙發上掉下來。

「你美吧!」贏成指著小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