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病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病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91

男人板著臉,身上的冷意能把人凍死。

「望望哥?」辛容嘴裡含著食物看他,「你怎麼不吃?」

贏望的臉瞬間就變了:「乖,你慢點吃,別噎著。」

「你還生氣呢呀!」辛容笑嘻嘻的夾了一筷子菜放到贏望碗里,「彆氣了,又沒怎麼樣。」

他們來飯店的路上,有幾個男的沖辛容吹口哨,其中一個還上來搭訕,被贏望當場給撂倒了。

「還想怎麼樣?」贏望捏了捏她的小臉,後悔剛剛打的太輕了。

辛容眼珠子轉了轉:「我們在國外呢,俗話說的好強龍不壓地頭蛇,萬一他們來報復怎麼辦!」

「從哪學的這些話?」贏望有些驚訝,隨後恍然道,「公主教你的吧。」

「嗯啊!」辛容得意,「是不是很厲害?還教了好多其他的呢!」

贏望拉住她的手親了一口:「厲害!」

而心裡想的是:以後絕對不能和沈公主那丫頭玩

「嘔」辛容突然捂住嘴。

贏望立刻緊張起來:「怎麼了?噎住了?快吐出來。」

結果辛容一張嘴哇一聲就把剛剛吃的都給吐了。

「望望哥對不起」她吐了贏望一身。

贏望根本沒顧上自己,馬上結了賬就要去醫院。

「我沒事!」辛容這會卻覺得好多了,「可能是吃太快的過。」

「還是去看看。」贏望不放心。

但是辛容就是不想去:「我不要,這裡又不是國內,都是外國人」

「你呀!」贏望拿她沒辦法,只好回了酒店。睡覺的時候怕她餓,熱了牛奶還配了塊蛋糕。辛容倒是美滋滋的都吃了,結果剛把杯子放下就又嘔了一聲衝進了洗手間。

贏望這回直接抱起人就去了醫院。

「這位先生,您太太懷孕了。」女醫生笑眯眯的說,然後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楞了。

辛容正好檢查完,高興的撲上來:「真的?我懷孕了?」

嚇得贏望立馬一頭冷汗:「你慢點!」

「是的太太,您懷孕了,剛剛三十多天。」

辛容一聽皺眉:「不對啊」

「麻煩醫生了。」贏望卻一把又抱起她直接離開了醫院。

「望望哥。」辛容坐上車後奇怪的問,「你不是在避孕嗎?」

贏望小心的給她系好安全帶:「婚前我就停了葯。」

在贏家,都是男人避孕的,葯自然是陳歡搗鼓出來的。

「算算時間差不多。」贏望發動車子,心裡覺自己真厲害。

辛容打了個哈欠:「那我們是不是得回去了。」

「嗯,我們明天就回家。」

贏家,贏成看著項小花從車上蹦下來,蘇銘在旁邊狗腿的表情真是和啊嗚一模一樣。

「蘇銘,你怎麼又來了?」

蘇銘抬頭一看是贏成,頓時就不舒服起來。他已經知道了項小花和贏成的關係,蘇小小知道的時候還難過了好幾天,看好的兒媳婦沒了。

可蘇銘的難過卻跟他媽不一樣。項小花在他眼裡那就是正義可愛力氣爆棚的美少女啊,你贏成憑什麼看不上?你一個二世祖有什麼資格嫌棄我家小花不好?

他完全忘了,小花本來就是人家贏家的。

「我送小花回家。」蘇銘撇了他一眼,「倒是你,站在門口查崗嗎?」

贏成翻了個白眼:「我也剛回來好嗎?我查你們的崗幹什麼。」

「我進去啦!」項小花的神經很大條,不知道兩個男人互相看不順眼,還叮囑蘇銘,「明天我還有一場戲呢,記得來接我!」

蘇銘馬上說:「放心,放心!肯定不會遲到的。」

「嗯,謝謝!」項小花有禮貌的揮手再見。

蘇銘捂著小心肝上了車,覺得自己的女神真是太可愛了!

「你真要去做演員?」贏成問項小花。

項小花看了他一眼:「不是啦,只是喜歡拍武俠片!」說完又趕緊補了一句,「如果你不喜歡,我就不去了。」

「別!」贏成趕緊擺手,「你想去就去,我是提醒你當心點,劇組一天人蛇混雜的。」

「放心,誰欺負我,我就揍他!」

贏成:呵呵。

兩人剛進客廳,就聽見辛晴的聲音。

「趕快回來,好好,直接去醫院,我和你爸先去等著,嗯嗯,好!』

贏成以為他哥和容容出事了,卻見掛了電話的母親大人一臉興奮。

「容容懷孕了!哈哈!」

項小花一聽啊了一聲:「有小寶寶啦?」

「是啊,剛剛三十多天,明天他們就回來了。」辛晴高興的直轉圈圈,贏擎蒼一直盯著她,怕她太激動摔倒了。

贏成也興奮:「我要當叔叔了!最好生個女孩。」

「那以後贏氏你管理?」贏擎蒼瞟了他一眼。

「不!我的意思是,先生個男孩,再生個女孩。」贏成馬上改口。

別人家為了財產爭得頭破血流,他們家可好,誰都不稀罕要!

「哎呀,我要給陳歡和張宓打電話,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辛晴嚷嚷著又撥手機去了。

項小花卻突然靠近贏成:「容容連寶寶都有了,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啊!」

「噗」贏成差點噴她一臉水。「我們我們不著急。」

見贏擎蒼盯著他,贏成不敢說什麼,只好糊弄道:「我哥和容容都認識好幾年了,咱倆相處了多久啊,等我們互相了解了再說對吧?」

「我不需要了解你啊!」項小花想了想,「你是我丈夫,不管你怎麼樣都是我丈夫。」

贏成揉了揉腦袋,覺得項小花的世界觀太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