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新娘不見了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新娘不見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62

「我沒有生病為什麼要看?」辛容卻很排斥心理醫生,贏望跟她說,醫生問什麼,她就要說什麼。

「我又不認識她,為什麼要告訴她我的事。」

小丫頭彷彿突然之間變成刁蠻姑娘,開始會發脾氣了。

「讓她走,我沒有病。」

贏望對戴著眼鏡一直笑的一臉慈祥的中年女人點點頭:「我去和容容談談。」

「大少不用急,小姐如果排斥我,也是無法治療的,我明天再來!」

等醫生走了,辛容鼓著臉坐在那瞪著贏望,一旁的贏成特別幸災樂禍的說:「容容乾的好!不能總聽哥的,你要」

「滾去公司。」贏望一個文件夾丟過來,贏成嗷嗷叫著跑了。

把小丫頭抱到腿上,還沒開口,辛容就把棉花舉到贏望臉前:「棉花,咬他!」

「呵呵」贏望笑了,把她的臉板過來,「容容可以自己咬。」說著把自己的手伸到她嘴巴跟前。

辛容哼了一聲:「我才不咬!」

「寶貝。」贏望將下巴抵在她頭頂,「現代人壓力大,幾乎每個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心理疾病。」

見辛容耳朵動了動,知道她聽進去了,贏望接著說:「所以看心理醫生不表示就是有問題,這和神經病是兩回事。」

「」

辛容斜睨他:「望望哥怎麼知道」

「我當然知道。」贏望伸出手按住她的嘴唇,忍不住又含住親了幾下,「容容覺得看心理醫生的人都是神經病是不是?」

「嗯。」辛容小聲哼了句,「我在網上看過,都是有問題的人才看心理醫生。」

贏望廢了好大的勁才給辛容解釋清楚那完全是兩回事,並且保證和醫生交流的時候自己會陪著她。

「那就看吧!」

配合治療的結果就是,只用了三次,她的問題就有所好轉,至少晚上不再坐噩夢了。

等到暑假前,辛容的這個毛病徹底好了,這件事也才算真正過去。而她則興緻勃勃的去了米國,去赴沈公主的約。

時間彷彿加快了腳步,轉眼又過了一年,過完這個暑假後,辛容就要成為大學生了。而對贏家來說,這意味著一場期盼已久的婚禮!

「為什麼給我報凱撒的大學?」這天一大早起來,就有人在發脾氣了。

贏望放下報紙,把牛奶遞給她:「乖,吃完早餐再說。」

「不要!」辛容的脾氣隨著年齡漸長,推開贏望的手,「我都和公主約好了,要和她一起去京城讀大學的!」

這一年多的時間,辛容和沈公主的友情直線上升,甚至超過了張瑾和琪琪。兩人約好要一起去京城讀大學,住一間宿舍,都嚮往過好幾回愉快的大學生活了。

「去吧去吧!」贏成又開始嘴欠,「等哥變成老頭子了,你再嫁給他。」

辛容臉一紅:「我我去京城也可以嫁給望望哥啊!」

「我們回房間談談。」贏望抱起她。

到了房間,贏望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抱著她坐下,而是放下她坐到了對面。

「容容,你想離開我嗎?」一句話,辛容眼淚就下來了。

「望望哥你說什麼?」她慌忙抓住男人的手,「你不要我了?」

贏望鬆了口氣,他就怕辛容越長越大,心也越來越大,到最後自己再也抓不住她了。

「我我只是想和公主一起上學」辛容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張瑾和齊琪琪都要出國了,就連阿爾奇也要回國去。凱撒就剩下她自己,她不想留在那裡。

「可是你去了京城,我怎麼辦呢?」男人目光溫柔的看著她,像是要將她拖進去。

辛容哇一聲哭了:「對不起望望哥!我不去了,不去了!」

「傻丫頭!」贏望將她抱過來,「那個齊琪琪會留在凱撒跟你一起讀大學。」

「啊?」辛容驚訝的連哭都忘了,贏望舔乾淨她臉上的淚珠,「她本來就不想出國不是嗎。」

辛容想起齊琪琪最近一直在抱怨,說她爸非把她送出去,說是鍍層金以後好嫁人。

「我去找了她父親。」贏望捏了捏她的小下巴。

「望望哥」辛容哇一聲哭了。

贏望皺著眉頭:「怎麼了?」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好娘子,我哇」辛容覺得自己特別壞,望望哥什麼都替她考慮了,自己卻沒良心的要跑掉。

「是啊,那你說怎麼辦呢!」贏望嘴角帶著笑,頭抵著辛容的額頭。

辛容抽抽搭搭的:「望望望哥說怎麼辦,就就怎麼辦。」

「那」贏望眼神明亮,「那就結婚吧!」

如同一顆定時炸彈,整個s市都震驚了。

贏氏集團的執行總裁贏望竟然要結婚了??和誰??媒體把贏氏大樓圍了個水泄不通,恨不得變成螞蟻鑽進去。

「贏二少,您就給我們透點風吧,到底新娘是誰啊?」贏成被堵在大門口,記者們就差跪下來求他了。

「婚禮那天你們就知道了,急什麼!」贏成一臉得瑟,「來來來,快讓開。」

記者不死心,又問:「那您總得告訴我們,是哪個圈子的千金,我們認不認識?」

「唔,認識,就是我們這個圈子的,你們以前還經常偷拍她。」贏成終於擠到自己車前,開門之際又轉身道,「婚禮那天,有驚喜哦!」

事後記者表示,那明明是驚嚇

贏擎蒼和辛晴已經回來了,早在去年,她就已經把辛容的婚紗,禮服,還有各種配套首飾都設計好,現在要一件件試,選出合適的幾套。

「我覺得這件好!」陳歡興沖沖的看著辛容,她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