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一十七章 真真假假

第一百一十七章 真真假假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27

等辛容睡著了,贏家兄弟倆在書房集合。

「看來那個游佳不知道自己青豆過敏。」贏成意味深長的說,「她是假的?」

贏望擰眉:「能不被游佳的家人發現,至少她的臉是一模一樣的。」

「這個好辦,整容唄!」贏成聳了聳肩膀,「游佳的父親說她小時候過敏過一次,時間那麼久了,難怪這個假的不知道。」

「如果她是假的,目的是什麼,是沖著容容來的,還是我們。」贏望眼底眸色幽暗,「去萬叔那借個人來,看看她是不是整了容。」

萬老闆手下人才多的是,看一眼就知道那張臉是不是動過。

因為棉花還要喝奶,辛容的日子過的忙碌起來,每三個小時就要給棉花餵奶。當然,晚上由贏望代勞。

「辛容!」這天齊琪琪張瑾和阿爾奇過來玩,確切的說,他們是來看棉花的。

齊琪琪一進來就大呼小叫的撲到棉花跟前:「天,我竟然可以和獅虎獸一起玩!」

「我覺得它一點都不想和你玩。」阿爾奇湊過來,「喲,長的挺帥啊!我哥那有隻成年的,不過沒活多久。」

辛容瞪了他一眼:「烏鴉嘴,趕快呸掉。」

「呸呸呸!」阿爾奇吐口水。

張瑾蹲下來,小心的碰了碰棉花的腦袋:「真的是獅虎獸啊,好神奇!」

「又過的不如動物了。」齊琪琪指著棉花脖子上的名牌,「看看這鑽石,閃瞎我的狗眼。」

辛容把棉花抱起來:「你的重點總是偏的,來!看看我們帥不帥。」

「嗷嗷嗷嗷!」棉花好像不喜歡這麼多人圍著它,示威性的嚎了兩嗓子,把頭埋進辛容胸前不動了。

齊琪琪不死心,從旁邊啊嗚的飯盆里拿起塊牛肉乾:「來小乖乖讓姐姐抱抱!」

「汪汪汪汪!」啊嗚怒了,衝上來咬齊琪琪的褲腿。

張瑾一把奪過牛肉乾還給啊嗚:「小心它咬你!」

「啊嗚才不咬我呢對不對!」齊琪琪馬上抱住啊嗚蹭,「還是狗好,這小傢伙太傲嬌了。」

阿爾奇一臉你是白痴的表情:「廢話,怎麼說也是百獸之王。」

辛容抱著棉花,大家坐在花房裡聊天,外面冷風啪啪的響,裡面卻溫暖如春。

「對了,游佳怎麼樣了?」齊琪琪幸福的喝了一大口巧克力奶。

「上周出院了。」辛容把點心推過去,「聽說最近在做新的花茶。」

張瑾點點頭:「我之前和她發過簡訊,她說做好了要免費送我們。」

「那可不行。」辛容揉著棉花的耳朵,「回頭把錢轉過去。」

「嗯,我也這麼想。」張瑾道,「上次你過生日就白拿了人家的,再不給錢怎麼好意思呢!」

齊琪琪見阿爾奇伸手去拿點心,忍不住道:「阿爾奇,其實你是個同性戀吧?」

「噗!」阿爾奇吐了一身餅乾沫,「你說什麼?」

「你看,我們三個女孩子聊天,你也要來。我們吃點心,你也吃。」齊琪琪指著漂亮的玻璃杯,「就連巧克力奶你都喝兩杯了。」

阿爾奇恨不得掐死這個女人:「那又怎樣?誰規定男人就不能和女孩聊天吃點心喝巧克力奶了!」

「是沒人規定,因為根本就沒有男人這麼做。」齊琪琪啊了一聲,「你是例外,因為你是同性戀。」

「誰也別攔我,今天我不揍她,我就倒著走出去!」阿爾奇跳起來撲向齊琪琪,兩個人尖叫著跑了出去。

辛容樂呵呵的對張瑾說:「我倒是覺得他們倆很配呢!」

「我也這麼覺得」

快放寒假的時候,游佳來給辛容送新品花茶。正好趕上辛容的大姨媽剛過,贏成便提議大家出去吃飯。

「這次我們去吃火鍋,肯定沒有青豆了。」贏成開玩笑似的說。

游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呵呵,有我也不會再吃了!」

「望望哥,你不是說還有人跟我們一起去嗎?」辛容坐上車後問。

「是公司的人,他直接去飯店了。」贏望坐在她對面。

因為游佳在,他不能和小丫頭親熱,這筆賬也算在游佳頭上。

到了飯店,包間里果然已經坐著個年輕男人,見到他們進來笑嘻嘻的打招呼。

「大少,二少,小姐!」

「你好!」辛容好奇的看著他。

年輕男人沖她擠擠眼:「我姓萬,小姐可以叫我小七。」

萬小七辛容一臉同情的看著他:「你上面還有六個兄弟姐妹嗎?幸好不是排行第八。」

小七呵呵笑道:「嗯,我也挺慶幸,不過排第八的是個姑娘。」

「太可憐了!」辛容想到一個女孩子每天被叫小八小八的。

贏成瞪了小七一眼:「容容別理他,他們家兄弟姐妹一大堆,叫什麼都無所謂的。」

「那隻獅虎獸呢?」小七問。

辛容一聽來勁了:「你也知道棉花啊?」

「棉花?」小七反應過來,擠眉弄眼的說,「真是個好名字!」

贏望看了他一眼:「這裡味道太雜。」

「也是。」小七見他眼神帶著警告,暗中吐了吐舌頭,不敢再和辛容說話了。轉頭開始游佳。

「這位是我們小姐的朋友嗎?」

整頓飯吃下來,就聽見小七一直在說話。說的還都是特別逗的話題,辛容和游佳一直在笑。

害的贏望一直得盯著她,怕她燙著。

等吃完飯把游佳送走,辛容在路上就睡著了。

「怎麼樣?」贏成小聲問。

小七搖了搖頭:「沒有整過容。」

「怎麼可能?」贏成瞪著他,「難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