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小棉花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小棉花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83

最終,小獅虎獸的名字叫棉花。

儘管贏成對這個名字嗤之以鼻,但是贏望威脅他,如果敢嘲笑辛容,就讓小獅虎叫他的名字。

好吧,贏家的新成員從今天開始又多了一位!

「望望哥,你們為什麼離棉花那麼遠?」到了晚上,辛容發現兩兄弟幾乎不碰小獅虎獸,好像還特地離小傢伙遠遠的。

贏成把手機一丟:「因為它還小,只聞你的氣味會牢牢記住,把你當主人。我們盡量少和它接觸,省得它搞不清楚。」

「那我今天晚上抱著它睡覺吧!」辛容喜滋滋的說。

「不行。」贏望從文件堆里抬起頭,「只能睡下。」

辛容撇撇嘴,一旁的啊嗚又開始瘋狂的嚎叫:老子都沒和小主人在一間房睡過!

「啊嗚肯定是在妒忌。」贏成幸災樂禍的揪住啊嗚的耳朵,「誰讓人家是獸,你是家畜類呢!」

「汪汪汪汪」你才是家畜類!

贏望一個眼神瞟過來,啊嗚瞬間安靜了,但是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它正偷偷用尾巴抽打辛容懷裡的白糰子。

「啊嗚也很厲害啊!」辛容摸了摸狗頭,「明天給你吃牛肉罐頭。」

晚上睡覺的時候,辛容在邊放了厚厚的墊子:「明天給你買窩,今晚將就一下吧。」

「不要讓它那麼嬌氣。」贏望把小丫頭摟過來,「弄它回來是為了以後能保護你,啊嗚太老了。」

作為辛容的玩伴,啊嗚今年已經快六歲了。再有兩年它的體力和精神就會開始下降,不然贏望也不會費勁心思把棉花弄回來。

「嗷嗷嗷嗷」下傳來小棉花的叫聲,儘管還是幼崽,但是嚎起來還挺像那麼回事。

辛容趕緊探頭下去,看到小傢伙正努力的趴,大概是見她看自己,爪子動作更快了,一邊繼續嚎,一邊用濕漉漉的眼睛盯著她。

「望望哥,它想上來。」辛容覺得小傢伙太可憐了。

贏望臉一沉:「不行。」

「可是棉花冷啊!」辛容把小傢伙抱起來,白糰子瑟瑟發抖往她懷裡鑽。

那是嚇的,因為離贏望太近了

「望望哥」辛容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贏望皺眉:「放到枕頭上面,不許抱它。」

「嗯嗯!」辛容趕緊把棉花放到枕頭上,棉花在上面嗅了嗅,刨了兩下卧下不動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辛容的呼吸綿長,顯然已經睡著。而枕頭上的小傢伙突然睜開眼,然後匍匐前進,一點點的往辛容懷裡鑽。

「你想死嗎。」冰冷的聲音突然傳來,昏暗的頭燈下贏望一雙眼睛陰森森的看著棉花。

白糰子身子一頓,下一秒就快速的後退,然後躺在原先的位置上一動不動,彷彿剛剛匍匐前進的不是它。

贏望收回目光,將辛容往懷裡摟了摟閉上了眼。

「嗷嗷嗷嚶嚶嚶」早上辛容被一陣叫聲吵醒,睜開眼就看見啊嗚坐在邊上。

嘴裡叼著棉花

「啊嗚?」辛容見小傢伙拚命揮舞著爪子,眼角都濕潤了,趕緊把它接過來,「你為什麼欺負棉花?牛肉沒有了!」

簡直是晴天霹靂,啊嗚的尾巴都僵直了。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小主人我是在拯救你啊,這個小崽子趁著大魔王不在想鑽到你被子里去。

可惜辛容聽不懂他的忠心,抱著棉花進了洗手間。

「容容快來吃午餐!」

贏成看到辛容下樓,趕緊招呼她:「哥臨時有個會,下午就回來了。吃完飯我們去給棉花買東西。」

「我覺得啊嗚好像不喜歡棉花。」辛容嘆了口氣,「我看見他偷偷拍棉花腦袋來著」

贏成看了眼埋頭在辛容懷裡的白糰子,又看了眼一副我什麼都不知道模樣的啊嗚,笑的一臉奸詐。

「你別管,半年以後就顛倒過來了。」

吃過飯,贏成開車和辛容去給棉花買東西。棉花自然是要帶上的,啊嗚大概被贏成的話刺激到了,鑽在窩裡不肯出來。

去的地方是一家國際知名的物店,啊嗚和比卡丘的用品也都是在這裡買的。工作人員自然認識辛容,當見到她抱著的物時,又驚悚又羨慕。

「辛小姐要不要給它洗澡啊?」美容師躍躍欲試的盯著棉花,這可是老虎啊老虎啊!

還是白色的老虎,回頭髮朋友圈顯擺去!

「麻煩你了。」辛容把小傢伙遞過去,誰知道棉花死死扒著她,就是不鬆手。

美容師羨慕的說:「這麼小就認識主人了,不愧是老虎啊!」

「這不是老虎,是獅虎獸。」辛容摸了摸了棉花的腦袋,「我跟著一起進去吧。」

美容師瞬間就碉堡了,洗的時候手都在抖。這麼珍貴的動物要是洗禿嚕皮了自己簡直是罪孽深重!

「棉花乖!洗香香的晚上就可以睡了。」辛容這話一出,本來還張牙舞爪的白糰子立馬不動了,還主動把四肢張開。

美容師目瞪口呆:「它好聰明啊!」

「我們家的動物都聰明!」辛容特別得意。

想到那隻叫啊嗚的金毛和比卡丘的龍貓,美容師默了。難道有錢人家的物都不是普通物嗎

回去的路上,辛容高興的揉著棉花說:「成成哥,我們家的物是不是比別人家的聰明啊?」

你終於發現了嗎贏成挑了挑眉。

「是啊,因為容容對它們好,用心愛護它們,所以它們都很聰明!」

辛容皺了皺眉:「真的嗎?」

「當然,血統也很重要。」贏成眼神瞟了瞟,「它們的遺傳就好,再加上小時候都訓練過,所以和別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