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一十三章 養傷

第一百一十三章 養傷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89

因為頭上有傷,辛容特別乖,你讓她出去她都不出去。每天按照醫生的話,喝各種膠原蛋白的湯,生怕日後留下疤。

「喲!滿臉的膠原蛋白啊!」贏成捏了捏她的臉,「嫩的都要滴出水來了。」

贏望一眼瞪過來:「不許捏。」

「切,那我摸!摸總可以吧?」贏成說著就在辛容的小臉上摸了一把,結果讓贏望一腳踹到凳子下面去了。

辛容一本正經的點頭:「差點忘了,成成哥算是我小叔呢!以後我們要注意點。」

「胡說!」贏成爬起來坐好,「我明明是哥哥,才不是什麼小叔子。」

贏望小心的把燒麥皮挑破,吹了吹才放到辛容的盤子里:「以後他再摸你臉,就用麻醉打他。」

「容容你別理他,現在是新社會,別把自己整得和小媳婦似的什麼都聽男人的。」贏成苦口婆心,「沒見網上都流行二十四孝老公嗎?」

辛容想了想:「那成成哥是不是要找個這樣的女朋友,然後天天伺候她!」

「那不能。」贏成趕緊搖頭,「我才不會像哥和爸一樣。」

說完他還一臉鄙視的看了眼正在給辛容挑魚刺的贏望。

「媽說過,贏家的男人都深情如此。當然,你是個例外,因為你是我從垃圾箱里撿來的。」

「噗」辛容把湯噴了一桌子。

贏成氣的直翻白眼,但是又打不過贏望,暗暗發誓等他哥去了公司,就誘拐容容。於是,過了兩天贏望必須要去公司開會的時候,贏成就開始她的計劃了。

「容容,我們去遊樂場玩吧?」

「不去!」辛容正捧著碗燕窩吸溜吸溜。

贏成不死心:「不是平常哥帶你去的那種,是電玩遊樂場。」

「逃課的孩子才去那種地方。」辛容看了他一眼,「電視上說還有收保護費的。」

「那都是電視胡演的」在辛容的目光下,贏成換了句,「當然有些是那樣的,但是我們去的肯定不是啊!」

辛容摸了摸頭上的紗布:「不要。」

「帶上帽子看不見的。」贏成舉著平板,「你看看,很多好玩的哦!」

一個小時候,辛容和贏成站在一家大型商場的頂層。

「我們先去換幣。」贏成拉著她,一步不離。

今天就是上廁所他也要跟辛容一起去,不然萬一磕了碰了的,自己一定會被哥剁成碎肉的。

「我要夾娃娃!」辛容興奮的喊。

「夾夾夾!」

等到贏望下午匆匆趕回家,才發現人家兩人出去玩了。幸好贏成還不敢作大死,告訴了阿姨他們去了哪,於是贏望直接開車殺了過去。

「謝謝你!」辛容和贏成正在和一個年輕姑娘道謝。

年輕姑娘一身休閑裝扮,扎著馬尾,看上去就特別的有活力。剛剛辛容玩抓娃娃,她和贏成都抓不上,後面有對流里流氣的情侶便諷刺他們。

正好這姑娘在旁邊,就幫辛容抓了一個。

「客氣了,舉手之勞!」姑娘笑了笑,轉身離開時正好和剛剛趕到的贏望擦肩而過。

辛容看見贏望高興的撲上來:「望望哥!」

「這麼快就開完會了?」贏成撇撇嘴,「我還想帶容容去吃冰淇淋呢!」

贏望皺著眉頭仔細看了看辛容,見她小臉紅撲撲的一直笑,也就沒說什麼。不過還是瞪了眼倒霉弟弟。

「不知道容容生理期快到了嗎,吃什麼冰淇淋。」

辛容臉更紅了,錘了贏望一下:「望望哥你怎麼能說出來」

「那有什麼不行!」贏成不樂意了,「我又不是不知道。」

大概是覺得公眾場合討論大姨媽什麼的太羞愧了,辛容一手拉一個往門口走去。絲毫沒注意周圍的女人一個個都眼底冒光的盯著贏家兄弟倆。

直到他們在車跟前被人攔住。

「對不起」一個打扮時髦的美女一臉嬌羞的開口,目光一直在贏望和贏成身上打轉。

「什麼事?」贏成收起笑容。

美女咬著嘴唇小聲說:「我我的車壞了,能不能麻煩兩位捎我一段!」

得,中間的辛容完全被忽略了。

「哼!」她噘著嘴瞪了那女人一眼。

美女胸有成竹的等著兩個男人答應,甚至都準備抬腿上車了。

「我們沒有讓陌生人上車的習慣。」贏成說著拉開車門坐到駕駛座上。

贏望則護著辛容上了車,美女一條腿懸在半空中,看著車子揚長而去。

「哈哈哈哈!」辛容從車窗里看到那女人臉都白了,高興的直拍手。

「容容,你看看我多有魅力。」贏成在前面得瑟,「大街上都有人搭訕。」

辛容嗯嗯了兩聲:「那成成哥幹嘛不跟她去約會。」

「我是那麼隨便的人嗎?」贏成不屑道,「那種貨色還想來我,真是」

「閉嘴。」贏望打斷他的話,「不許在榮榮跟前胡說。」

贏成嘿嘿了兩聲:「好好好不說了,我們晚上去哪吃飯?」

又過了兩天,辛容的大姨媽準時來了。於是贏成又被趕去公司,而贏望又開始寸步不離的守著自己的小丫頭。

「望望哥你看這個!」辛容把平板推過來。她沒事在平時常去的幾個論壇轉悠,發現很多人都在一種可以緩解痛經的花茶。

贏望看了幾眼:「就在s市本地,可以買來試試。」

「呢!」辛容點開始鏈接過去,「那我訂兩盒。」

下了單,沒等天黑,就有人來按鈴。辛容站在露台上看著阿姨去開門,突然眼一亮喊了句:「快把人請進來!」

「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