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一十章 江瑞

第一百一十章 江瑞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20

伍永傑抬頭一看,只隱約看到個背影,他拉開車門:「怎麼可能,不是和你說了姓贏的身份不一般嗎,怎麼會坐那種大巴車。請大家搜索看最全!的」

「可真的很像啊!」伍曉靜嘀嘀咕咕的被陸涵推上車。

其實伍永傑根本沒仔細看,不然他會發現大巴也是頂級名車旗下的產品。作為國際貴族學校的比賽,硬體設施上絕對不含糊。

比如辛容他們下榻的酒店,就是五星級的度假山莊,每兩個人住一間別墅。

「張瑾,你和辛容一間。」吳越把鑰匙遞給她。

張瑾卻搖搖頭:「容容肯定要跟學長住一起的。」

「也是,那你先拿著,等會我在安排人進去。」吳越沒覺得奇怪,別墅里有兩間卧室,贏望兄妹完全可以住一起。

他話音剛落,就聽見一個聲音喊。

「我和張瑾住一間!」

辛容扭頭一看啊了一聲:「琪琪?你怎麼在這裡?」

「當然是跟你們同一班飛機來的!」齊琪琪得意的說,我坐在後面,你們看不見我。」

這時候,又進來一個帶帽子穿衛衣的年輕男孩。

「我打賭是阿爾奇。」一個學生說。

果然,就見男孩把帽子一摘,露出一頭紅髮

「你們的車怎麼開那麼快,我差點跟丟了!」阿爾奇抱怨,然後走到櫃檯,「我定了房。」

齊琪琪拉著張瑾,可憐兮兮的看著吳越:「會長,我沒有錢訂房,你就讓我和小瑾住一起吧!求求你了。」

「我不管。」吳越沒好氣的說,「我只負責男生。」

齊琪琪一聽樂了:「容容」

辛容抬手打斷她:「住吧住吧!」

「記得回頭讓她給房錢。」阿爾奇辦好了入住手續,拿著個鑰匙顯擺。

齊琪琪想揍他,就聽見人家說了句:「回去不想坐頭等艙了?」

「呵呵呵」齊琪琪馬上換了張臉,「哎呀,我幫你拿行李啊!」

大家無語的看著兩個人離開,吳越還問了句:「我記得齊琪琪家裡條件不差啊。」

「可她爸限制她的零花錢。」辛容解釋道。

等到了她和贏望的別墅,見小丫頭像個小妻子往衣櫃里掛自己的西裝,贏望忍不住從身後摟著她。

「我給你的零花錢夠不夠?」

「我都沒花呢!」辛容在他胸膛蹭了蹭,贏望什麼都給她準備好了,她真沒什麼可買的。

贏望安心了,他給辛容的信用卡是自己的副卡,沒有上限金額的。

「望望哥,辯論會一共三天,剩下三天假我們去哪玩啊?」

去哪玩贏望眯了眯眼。

「容容,想不想去看看以前皇帝住的地方。」

第三天晚上,贏望就帶著辛容離開了酒店,齊琪琪則一臉羨慕的跟著大部隊回去了。

「晚上帶你去見小瑞哥。」贏望一邊開車一邊說,辛容則目不轉睛的看著車窗外,讚歎道。

「不愧是京城啊,那些建築和s市的一點都不一樣!」

一南一北,北方大氣,南方秀麗,自然不一樣。

「望望哥你剛剛說要見誰?」辛容把腦袋轉過來。

贏望捏了她鼻子一下:「小瑞哥。」

「哦!」辛容眨了眨眼,「聽說他很厲害啊,是不是很兇?」

「不會。」贏望拉住她的手親了口,「他很少笑,不過我想他一定會對你笑。」

辛容好奇的問:「為什麼呀?」

「因為他只對媽和阿莎笑,現在家裡又多了個你,所以我想他一定也會對你笑。」

辛容不太明白,等到去了飯店,看見包間里坐著個高大的男人。

「小瑞哥。」贏望面無表情的打招呼。

對方更是一副冰塊臉:「遲到了兩分鐘。」

「塞車。」贏望拉著辛容坐下,「這就是容容。」

辛容頭一次見這麼凶的人,好像天生只帶了冰塊,整個人都冷冰冰的。

「容容,我是你哥哥。」誰知道男人開口卻溫柔了很多,而且嘴角還彎了彎。

剛剛沒敢看,現在才發現江瑞的五官很英俊,不像贏望那般漂亮,是那種非常男人的英俊。

「小瑞哥好,我是容容!」辛容露出個甜甜的笑容。

江瑞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然後把一個盒子推過來:「見面禮。」

辛容以為是什麼首飾,結果打開後楞了。

「小瑞哥」贏望不滿的看了他一眼。

江瑞淡定的說:「特別為你做的。」

那是一把非常小巧的,上面還鑲嵌了寶石,看上去漂亮的像個裝飾品。

「好可愛!」辛容就真的以為是裝飾品,拿起來在手上晃了晃。

贏望皺了皺眉頭:「容容,你不覺得重嗎?」

「不會啊!」辛容又晃了兩下,還用手去扣扳機,「呀,能動耶!」

江瑞不知道從哪又變出個盒子推過去:「現在沒,搭上就能用了。」

「」辛容一臉茫然的看著盒子里整整齊齊的紅色。

贏望抱起她:「乖,這是真的。」

「真真的?」辛容結結巴巴的問,「警警察叔叔用的?」

「不太一樣。」江瑞認真臉,「給你的是麻醉彈,以後遇到危險可以隨便打。」

辛容看向贏望,後者一聽是麻醉彈,馬上說:「小瑞哥說的沒錯。」

「哦!」辛容是個乖寶寶,把和都裝進包包里,「謝謝小瑞哥!」她也拿出一個很漂亮的紙袋。

「這是我送給小瑞哥的!」辛容把袋子遞過去。

江瑞接過來打開,裡面是一塊藍色手絹,角上還綉了條小小的金色龍。

「容容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