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零九章 去京城!

第一百零九章 去京城!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70

贏望坐在書房裡,一身黑衣的男子站在他跟前。

「對不起大少。「男子低著頭,「是我們把人跟丟了。」

張陽陽竟然在他們眼皮子底下不見了,贏望皺著眉頭:「她在哪裡失蹤的。」

「紅燈區。」

男子想了想又說:「她應該是在找金主。」

「盯著她母親,只要她還活著,就一定會回去找她。」

「是!」

這時候門動了下,黑衣男子馬上從窗戶上跳了出去,辛容進來的時候就看見贏望一個人坐在書桌後面。

「望望哥?她看了看房間,「你剛剛在講電話嗎?」

贏望走過來抱起她:「嗯。」

「哦!阿姨讓我叫你下樓吃飯。」辛容抱著他的脖子。

啊嗚跟著後面嚎了一嗓子:「剛剛有人從窗戶上出去了,讓我去追吧?去追吧?

「你怎麼了?」辛容發現啊嗚特別興奮,低著頭看它。

啊嗚連蹦帶跳的就想去趴窗戶。

「下面是泳池!」辛容趕緊拍贏望,讓她把自己放下。

贏望淡淡的掃了啊嗚一眼:「沒事,掉下去當洗澡了。」

「嗚嗚嗚」啊嗚夾著尾巴回到辛容腳下:美美的小主人!大魔王最可怕了,他肯定藏了別的女人。

辛容對它這種偶爾抽風的行為已經習慣了,並且堅定的認為這是聰明的表現。

第二天早上,辛容起後就開始收拾東西,因為下周就要開學啦!她正整理校服的時候,聽到樓下熟悉的喊聲。

「容容!容容!你最帥的成成哥回來啦!」

辛容丟下校服就往客廳跑,看見贏成穿著的粉色花襯衣,腳上套著拖拉板。等她的目光移到贏成臉上的是時候,驚呆了。

「成成哥你臉怎麼了??」

贏成把行李丟到一邊,指著自己的熊貓眼問:「好玩不?」

「好好玩。」辛容實際上想說可笑。

「我特地曬出來的!」贏成把墨鏡帶上,然後又摘下來,「明白了嗎?」

辛容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別理他,過來吃早餐。」贏望把倒霉弟弟推開。

贏成一把抓住辛容的胳膊:「跟你親愛的哥哥一起吃!」

「成成哥,阿爾奇也回來了嗎?」

「是啊,他直接回凱撒了。」贏成喝了口咖啡,「那小子鬧著要來,結果接到什麼齊琪琪的電話,就氣呼呼的走了。」

辛容突然嘿嘿笑了兩聲,嘴裡還嚼著麵包,像個小倉鼠:「我覺得,阿爾奇肯定喜歡齊琪琪。」

「你從什麼地方看出來的?」贏成樂了,那小子要是聽見這話不得吐血啊

「電視上都這麼演啊!」辛容煞有其事的說,「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頭,兩個人吵吵鬧鬧的最後就在一起噠!」

贏成特別欠揍的問了句:「那你和哥怎麼從來不吵呢?」

「望望哥才不會吵我。」辛容切了塊火腿塞進嘴巴里,「望望哥最疼我了!對吧望望哥?」

「嗯。」贏望點點頭,伸手將她嘴角的麵包渣抹掉,然後放進自己嘴裡。

「啊!」贏成不怕死的捂住臉,「眼瞎了,眼瞎了!」

辛容小臉一甩:「望望哥看,這就是單身狗受到了一萬點傷害。」

「哦老天!」贏成誇張的指著辛容,一根手指頭還顫啊顫的,「容容你怎麼能這麼說哥哥,哥哥的心好疼!」

贏望輕飄飄的看了倒霉弟弟一眼:「吃飽了嗎。」

「沒有」贏成馬上說。

「沒吃飽就快吃。」

贏成一聽警惕的看著自家大哥:「你又想讓我幹什麼?」

「去公司上班。」

於是,贏成在回來的第一天,就頂著兩隻故意曬出來的熊貓眼去了公司。當天晚上他就被某個時尚雜誌給拍到了。

「哈哈哈哈!」辛容抱著餅乾筒坐在沙發上狂笑。

電視里是贏成被偷拍的模樣,那兩隻熊貓眼簡直是不忍直視,主持人竟然誇他說什麼引領潮流。

「怎麼樣?我就說很帥吧!」贏成端著杯酒過來,還擺了個造型。

辛容點點頭:「嗯嗯,特別像乾脆面君。」

「那是什麼?」

「小浣熊啊!」辛容嘎吱嘎吱吃餅乾。

贏成卻抱著頭嚎叫起來:「哦不!我竟然不知道,我變成土鱉了,我要跟哥一樣老帽了!」

「閉嘴。」贏望一腳踹過來,「鬼叫什麼。」

贏成委屈的看著自家哥哥:「哥,你知不知道乾脆面君?」

「知道。」贏望瞟了他一眼,「你不就是。」

「噗哈哈哈哈!」辛容笑的差點嗆住,贏望趕緊把餅乾筒拿走,端了杯牛奶喂她。

贏成一臉得瑟:「你就是妒忌!」

「妒忌你比我傻嗎。」贏望還擊,正中靶心。

倒霉弟弟完敗。

開學。

贏家兄弟不止送辛容,還要替辛晴在開學典禮上講話,就連辛容都要代表老生歡迎新同學。

「容容,我看過今年的新生了,沒有比你漂亮的!」齊琪琪端著餐盤坐下,「當然,也沒有比贏望學長帥的!」

張瑾白了她一眼:「你小聲點,當心別人聽見。」

「我說的是事實啊!」齊琪琪無所謂的道,然後臉突然一變,憤憤的說,「我就說那個紅毛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們看。」

辛容和張瑾一回頭,就看見阿爾奇正和幾個女生走進來,看到她們後扭頭說了什麼就跑過來了。

「學妹們要小心哦,有些人借著學長的身份到處騙小女生呢!」

阿爾奇皺著眉坐下:「你又陰陽怪氣的說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