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零五章 愛是一道光,如此美

第一百零五章 愛是一道光,如此美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5-11-17 06:36  字數:3564

「你以為能來這裡的都是什麼人?」男人沒好氣的說,「他們的雪橇上有莊園的標準,肯定是住別墅區的,不是普通的冒險者。」

女人不服氣的哼了一聲:「那又怎麼樣,我們不是也住別墅區嗎!」

這裡的獨棟別墅租金很貴,能住進去的人非富則貴。

「曉靜,你哥說的對,沒打聽出對方身份,我們還是不要鬧的太難看。」一直幫腔的男人拉住她,「放心,等會回去我去查查,看他們叫什麼哪來的。」

伍永傑有些無奈的看著好友:「你就慣著她吧!」

「我未來媳婦,我不慣誰慣啊!」男人笑了,三個人這才去了另一個山坡。

贏望和辛容回了別墅,把採到的花交給嚮導,贏望又點了幾個菜,交代他準時送過來。

嚮導帶著一大筆小費滿意的走了,連啊嗚都被他帶去和那些雪橇犬玩。

「為什麼要讓啊嗚跟其他狗住啊?」辛容換好衣服出來不解的問。

贏望正在給壁爐里加柴:「它喜歡去外面玩,你不是嫌冷嗎,讓它自己玩去吧。」

「也是噠!」辛容蹦蹦跳跳的跑到他跟前,「好看嗎?」

一朵小紅花在她頭上顫巍巍的晃著,贏望彎了彎嘴角,起身親了她一口:「好看。」

辛容捂著臉嬌叱:「討厭,又偷親人家!」

「容容。」贏望突然嚴肅的看著她。

「怎怎麼了?」辛容嚇了一跳。

贏望眼神隱晦,最終什麼都沒說:「沒事,要不要給爸媽打個電話?」

「呼!」辛容鬆了口氣,「打就打啊,你這麼嚴肅幹什麼。」說著她跑到沙發上拿起手機。

等辛容和辛晴兩個女人嘰嘰喳喳得瑟完後,贏望讓辛容去給自己泡茶,接過了電話。

「你剋制點啊,容容是第一次,而且她還小。」辛晴覺得跟自家兒子說這些有些不好意思,就把電話丟給了贏擎蒼。

贏擎蒼更簡單粗暴:「最多兩次,再多對她以後身體不好。」

「我知道。」贏望厚顏無恥的說。

如果辛容知道他們在討論的事情,一定會羞愧至死的。

這裡的天黑的特別早,四點多不到外面就暗了下來。辛容在廚房找到幾盒漂亮的蠟燭,高興的點在壁爐邊上。

「我們等下就在這裡吃晚飯吧!」看著自己布置的這麼漂亮,她忍不住提議道。

贏望毫不猶豫的同意了,本來蠟燭就是他藏的

雪白的羊絨地毯,醒了一下午的紅酒,還有紫色帶著香氣的蠟燭和金色壁爐里火光明耀的火焰。

「真好看!」辛容完全不知道自己親手布置的地方等會會用來幹什麼,還喜滋滋的想起什麼跑到樓上。

贏望彎了彎嘴角,也跟著走上二樓。

「容容,先洗個澡,等會我們要看極光。」

辛容在房間里哦了一聲,贏望走進了隔壁。

等辛容穿著長長的白裙子跑下來時,贏望已經洗乾淨坐在沙發上切牛肉了。

「怪不得這裡到處都是這種歐式睡袍的,太配現在的氣氛了!」辛容像個小精靈一樣坐到贏望對面吸了口肉香。

燭光下烤的香酥軟爛的牛肉,金紅色的炸小花,還有濃郁的龍蝦湯。整個房間都是食物的香氣。

「乾杯!」辛容舉起酒杯,「望望哥你吃牛肉啊,好好吃!」

贏望舉著叉子餵了她一口,這才自己吃起來。不知不覺,辛容已經喝了兩杯了,要是以往贏望早就要說她。

可是今天不但沒說,反而又給她倒了一杯。

「呵呵呵」辛容喝的小臉紅撲撲的,站起來走到贏望身邊。

贏望扶著她坐下,小丫頭不知道自己送上了狼嘴,還往男人懷裡鑽:「望望哥,你以後都不能丟下我,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嗯。」贏望摟著她,下巴在她的頭頂輕蹭。

「也不許看別的女人!」

「不看。」

「只能娶我一個,不可以有小妾。」

「只有榮榮一個。」

辛容聽的開心,抬起頭對著贏望的臉啪嘰親了一口。正要離開,卻被按住了腦袋,下一秒,嘴唇就被含住了。

「唔」

男人吻的很急,像是要將她吞進肚子里。她努力的張嘴呼吸,卻又讓贏望趁虛而入。

安靜的室內只聽到小丫頭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漸漸的,連男人的氣息也不穩起來。

「嚶嚶嚶」辛容要喘不上氣了,正想推開男人,贏望卻自己放開了她。

她這才發現自己的睡袍不知道什麼已經被解開。想要叫,卻被贏望壓在地毯上。

「寶貝」男人聲音沙啞,卻性感的一塌糊塗。

辛容臉騰一下和火燒似的,她終於明白了什麼,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望望望哥我我怕」

贏望低下頭印上一串細吻:「不怕,跟著我,乖!」

辛容哼哼唧唧又害羞,又不知道該怎麼紓解身體的反應,當她整個人彷彿羽毛輕飄飄的浮在半空,急切的想要抓住什麼時,身體傳來一陣劇痛。

「嗚嗚嗚疼」小丫頭面色潮紅,在燭光和火光下泛著艷麗的。

贏望將她的眼淚含進嘴裡:「忍一下寶貝,為了我忍一下!」

一滴汗落在辛容臉上,她看到身上男人妖魅的面孔和眼中掩飾不住的隱忍。

「望望哥我不疼!」辛容主動配合。

贏望心疼的吻了她一口:「謝謝你,謝謝你在我身邊」

羽毛終於被衝到了高空,如果狂風暴雨般激蕩著辛容的感官,當一切安靜下來後,她躺在贏望懷裡,看到窗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