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零四章 贏望的秘密

第一百零四章 贏望的秘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5-11-17 06:36  字數:3538

辛容發現贏望的瞳孔好像變小了,她以為自己眼花,揉揉眼睛仔細看了看,的確是變小了。

她正想叫,突然聽見左舒的聲音。

「我叫左舒,二十八歲,十八歲加入組織,之後接到任務,接近贏家兄弟。」

辛容瞪大了眼睛,看到贏望的瞳孔恢復了正常。

「容容,這就是我基因改良後的能力。」贏望的目光盯著她的臉,「我可以催眠別人。」

見辛容一副懵懂的模樣,贏成小聲說:「容容,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小心哪天你惹我哥生氣,他把你催眠成一隻豬。」

「望望哥才不會呢!」反應過來的辛容瞪了贏成一眼。

贏望收回眼刀,摸了摸辛容的腦袋:「嗯,不會。」

「那她現在問什麼都會說嗎?」

左舒目光獃滯的看著空氣,辛容很好奇她竟然真的聽不到周圍的聲音:「你們組織叫什麼,為什麼要接近贏家兄弟。」

「不知道。」左舒慢慢搖了搖頭,「我只有一個頭,我只聽他的吩咐。」

辛容看向贏望。

「她說的是真的。」贏望接著問道,「你和贏望在小漁村發生了什麼。」

左舒的眼神突然變了,好像很高興:「我故意讓他中了葯,然後發生了關係。」

「容容,當時我就像現在一樣催眠了她。」贏望把辛容摟進懷裡,「所以她以為事情辦成了,實際上我並沒有碰她。」

辛容側著腦袋看了看一會:「好吧,我相信你!」

「哥,這女人怎麼處理?」

見問不出什麼,贏成不想浪費時間了。

「送去萬叔那,看看他能不能再挖出別的消息來。」

事情都解決完了,贏望決定離開,但不是回華國,而是他帶著辛容走了。

「太過分了,榮榮才十八歲!」阿爾奇知道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贏望簡直不如。

此時他和贏成正躺沙灘上曬太陽,那邊阿爾尼跟幾個美女在海里嬉戲。他們是今天早上到的海邊,和贏望前後腳,不過贏望此時去了哪,他們可不知道。

「我說,你真不知道你哥把容容帶去哪了嗎?」阿爾奇不死心,想打探出地方偷偷跟上去。

贏成眯著眼,喝了一口冰涼的紅酒,慢悠悠的道:「我勸你老實點,別說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說。」

他哥憋了那麼久,這次要是再被人打攪,一定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可容容還小呢」阿爾奇碎碎碎念。

贏成特別欠揍的看了他一眼:「你還是早點把我家容容忘了吧,她這輩子都是我哥的女人,誰也改變不了。」

「誰說我是那個意思了?」被戳破心思的阿爾奇暴走,「我和容容可是好朋友,我不能看著她受騙!」

「被我哥騙?」贏成鄙視道,「省省吧,有這個功夫閑操心,不如想想這裡有什麼好玩的」

贏望帶辛容去了北歐,一個終年寒冷的國度。就連贏成都猜想他會去南國小島什麼的,沒想到跑這麼個冰天雪地的國家來。

「外面的雪好大!」辛容站在玻璃窗前,臉貼著玻璃。腳下的啊嗚搖著尾巴叫了一聲。

「汪汪汪!」主人我們出去玩吧。

贏望穿著特製的羽絨大衣,手裡還拿著一件:「過來穿外套。」

「望望哥,我們真要出去嗎?」辛容伸了個懶腰,壁爐的火燒的旺旺的,房間里溫暖如春。

「不是你要來看雪的嗎。」贏望不動聲色的把她打扮成了一團,再帶上厚厚的毛帽子。

辛容坐下讓她給自己穿上雪地靴:「可為什麼要到這麼冷的地方來呢?」

這裡是靠近北極圈的度假村,探險者的樂園。聽說晚上可以看的到極光,運氣好的話還可以看到北極熊。

「等我們回了s市,你就看不到雪了。」贏望幫她整理帽子,「既然來了,就出去看看,要是怕冷我們就回來。」

辛容把臉縮在毛毛茸茸的脖套里:「嗯,那我要做雪橇!」

每間別墅都配備了雪橇和專門的駕車人,見它們出來,早就準備好的當地上趕忙把雪橇犬套好。

「先生,今天的天氣好,晚上可能會有極光,建議你們早點回來。」

贏望他們的別墅是位置最好的,躺在家裡就可以看到大自然的奇蹟。

把辛容抱上雪橇,自己坐到她後面,小丫頭本能的貼上來縮進他懷裡。贏望彎了彎嘴角:「出發。」

「汪汪汪!」啊嗚一邊跑一邊叫,企圖挑釁拉車的雪橇犬,幾隻阿拉斯加和哈士奇卻不搭理它,跟著頭狗一路狂奔。

贏望把眼睛給辛容帶上,打了個手勢讓她不要說話,然後緊緊抱著她一路在白色的世界裡飛馳。

等到了一處向陽的地方,雪橇速度慢了下來。

「記得昨晚吃過的小花紅嗎?」贏望把辛容抱下來問她。

雪有些深,辛容晃了晃才站穩:「嗯嗯!超級好吃。」

馬上一種和這面炸的小花,口感特別好,辛容很喜歡吃。

「這裡可以採到。」贏望指了指不遠處,辛容這才發現雪地上有幾個紅色的點,因為雪地反光,不仔細根本看不到。

「我們多采點,晚上又可以吃了!」辛容以為這些東西要自己采才有的吃,立馬來了精神。

贏望故意這麼安排,自然不會告訴她,於是拉著搖搖擺擺的辛容去。

這種花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守候,傳說是很久以前當地的一個姑娘等待去打仗的情郎歸來,晚上在上坡上流眼淚,太陽一出來眼淚都化成了白色的花朵。

「後來呢?」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