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九十七章 出國遊玩

第九十七章 出國遊玩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5-11-17 06:36  字數:3575

阿爾奇跟他哥離開的時候,還不忘記小聲跟辛容說。

「記得說啊,去我家玩啊!」

辛容嗯嗯的點頭揮揮手送他上車。

吃晚飯的時候贏成問她:「容容想去意國嗎?」

「我去哪都行。」辛容啃著雞翅,完全忘了阿爾奇的話。

贏望盯著她,怕她吃太快噎到:「那就去吧。」

「哥?」贏成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做出決定。

辛容看看贏望又看看贏成:「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嘖嘖!」贏成擦擦嘴,「我們容容越來越聰明了,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阿爾奇他們家有事找我們幫忙,正好你放暑假,就一起過去玩吧!」

雖然事情不像阿爾奇想像的那樣,但是結果總是好的,贏家兄弟決定帶著辛容去意國。

「去旅行嗎?」第二天贏望和贏成剛去公司,左舒就上門了。

辛容挺高興的招待她,見她知道自己要去意國時表情很奇怪,以為她也想去。可她不會隨便開口邀請,畢竟贏成說過他們是去辦事的。

「去我的同學家玩,望望哥不放心非要跟著一起去。」

輕貓淡寫的回答沒有讓左舒放心,但是她也沒再問什麼,很快轉移了話題。等她離開了贏家,就直接去了公司。

「大少,左小姐來了。」助理一號敲敲門。

贏望一點都不意外的點了點下巴,助理會意,把左舒讓了進來。

「不打攪你吧?」左舒帶著淡淡的笑容坐下。

贏望放下筆:「容容說你去看她了。」

「呵呵!從你家過來的。」左舒俏皮的笑了笑,「容容還是那麼依賴你,什麼都和你彙報。」

「有事就說,我等下還有個會。」就算是假的,贏望也沒功夫陪她演戲。

左舒早就習慣了他這種態度,點點頭道:「還真有事,容容說你們要去國外度假,能不能把我也帶上?」

贏望盯著她看了幾秒鐘。看的左舒心裡一陣忐忑,擔心是不是被懷疑了。

「你不是說不喜歡國外,才跟我回國定居嗎。」

左舒瞪了他一眼:「那也不妨礙我出去玩啊!再說我在意國有個同學,也好多年沒見了,前幾天我讓過去玩,就算你們不去我自己也要去的。」

「怎麼?不能搭個順風機嗎?」見贏望還不點頭,左舒又舉起手開玩笑似的說,「我保證不會影響你們,到了我就去找我同學了!」

贏望終於點了點頭,左舒心裡鬆了口氣。

「那不打攪你了,具體什麼時間出發?」她站起來,「我回去收拾行李,還要買些特產。」

「後天下午。」

左舒滿意的離開了,贏望看著她出去,嘴裡動了動拿起電話。

「監視左舒的人都撤了吧,她要跟我們一起去。」

晚上贏成風風火火的跑回家,一進門正要喊,就看到黃色的影子撲上來。

「啊嗚?」

半人高的金毛圍著他轉圈,高興的搖尾巴。

「我要帶啊嗚一起去意國!」容容笑眯眯的說。

阿妙聽到她的聲音又跑回去,乖乖的坐到沙發邊上,還把腦袋伸到辛容腿上。

「沒問題,咱們啊嗚去哪都行!」贏車走過去摸摸金毛的頭,啊嗚在他手心拱了幾下。

贏失蹤的那三年,為了讓辛容不那麼寂寞,他就把啊嗚接了回來。不過每個周末啊嗚還是要去訓練學校上課,辛容會陪它一起去。

「聽說阿爾奇家也養了狗,啊嗚可以和它們交朋友!」辛容一邊給啊嗚順毛,一邊道,「要是它們欺負你,就咬它們。」

「汪!」啊嗚叫了一聲,表示它一定不會丟臉。

贏望換了衣服下樓,啊嗚一看見他馬上站起來,也不湊過去,只是換到辛容的另一邊,這次它不敢把腦袋放到辛容腿上了。

「嘖嘖!」贏成頻頻稱奇,「要不人家都說動物對危險的警覺性很高,看看啊嗚。明顯知道哥你對它有威脅,連地盤都讓出來了。」

包括家裡那隻比卡丘,見到贏望永遠都一動不動,和石化了似的。

「對了,那隻老鼠不帶嗎?」

辛容:「當然要帶了,我定了個加大的別墅籠,明天就送過來了。」

「汪汪汪!」啊嗚對著比卡丘的籠子叫了幾聲。

不要帶那隻老鼠,它老沖我丟屎。

籠子里,比卡丘轉身用屁股對著它。

「看,它們感情多好!」辛容特別欣慰自家物不打架,還能相親相愛。

贏成忍著笑,實在不好意思告訴她,背地裡比卡丘和啊嗚經常開戰,每一次都以啊嗚戰敗而告終

「不用帶太多衣服,去了再買。」贏望拉著辛容的手,用紙擦了擦,顯然是在嫌棄啊嗚的味道。

辛容晃了晃手裡的平板:「我已經把攻略都看好了,首先要去的當然是迪斯尼!」她眨了眨眼,「你們會陪我去吧?」

「當然,到時候哥去工作,咱們倆去玩!」贏成得瑟的坐到她另一邊,「來來來,我們先研究一下。」

贏望沒理他,看了看時間拉著辛容上樓睡覺。

啊嗚在後面顛顛的跟上,還不忘記回頭給了贏成一個同情的眼神。

「切」贏成不跟一隻狗計較,你上去也是睡著門外面,有什麼好得意的。

出發的時候,辛容在機場見到了左舒,她拉著個大皮箱,穿著一條長長的碎花裙子,頭髮鬆鬆的挽了起來,一路走過來吸引著路人的目光。

「左舒姐姐今天真漂亮!」辛容牽著啊嗚站在飛機下面笑。

左舒嘆了口氣:「哪有我們的容容漂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