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九十四章 歸來

第九十四章 歸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5-11-17 06:36  字數:3558

「你碰到誰了?」辛晴驚訝的問。

贏望的眼神突然冷厲起來,語帶嘲諷的說出一個名字。

「左舒。」

在場三人都楞了楞,贏擎蒼反應最快,馬上問:「這件事不是意外?」

「照目前情況看,應該是有預謀的。」贏望淡淡的說,「不過我好奇的是,背後的人目的到底是我,還是贏成。」

「左舒」辛晴想到什麼,如果按照贏望的意思,那麼左舒當初救人和接近贏家就都是有目的了。」

贏望看了看時間站起來:「她跟我一起回來了,還是那句話,既然知道有問題,就放到眼跟前好了。」

「不過」他走了兩步又轉身道,「在她看來,她已經是我的人了。」

說完也不管有沒有嚇著大家,徑直上了樓。

「媽媽你聽見沒?」贏成咽了咽口水,「我哥我哥是那個意思嗎?」

辛晴的表情更精彩,由震驚到生氣再到沮喪:「要是容容知道了可怎麼了得。」

「你兒子蠢你也忘了嗎?」贏擎蒼拍了拍她。

贏成啊了一聲:「對啊!我哥他會」

「行了。」贏擎蒼瞟了他一眼,「我們心裡明白就行。」

辛晴鬆了口氣:「嚇死我了!不過還是得小心點,別讓容容知道。」

二樓的房間里,贏望看著上一動不動的小丫頭,心軟成一團。他的小丫頭長大了,如同分離時他所勾畫的一般美麗。

「容容」贏望伸出手在她的小臉上摩挲,動作輕柔的像怕碰壞了。

上的人沒反應,但是輕顫的睫毛出了她。

贏望戳了戳蝶翼般的睫毛,俯身在辛容耳邊說:「容容,我好想你,睜開眼看看我!」

「你走!」不知道是不是這句話讓小丫頭炸了毛,辛容猛的坐起來推開他,「我不認識你。」

差點被推倒地下的贏望一把抱住她:「乖,讓我抱抱,就抱抱!」

「哇」辛容突然嚎啕大哭,一邊拚命掙扎,「我不要,你騙人,你走了那麼久,那麼久啊」

贏望怕弄傷她,趕緊鬆開手:「對不起,對不起」他小心的幫辛容擦乾眼淚,可惜小丫頭不停的哭,根本來不及。

「容容,給我個機會解釋好不好?」贏望低頭用嘴唇將眼淚都舔進自己嘴裡,苦澀的味道卻是讓他蝕骨的滋味。

辛容抽抽搭搭的再次推開他:「那你坐遠點,我還沒有原諒你。」

「好!」贏望放開她坐到尾。「乖,別哭了。」

接下來,贏望把這三年的事情講給辛容聽,不像剛剛跟辛晴他們那樣,他講的很仔細。

「我每天都去海邊測風向,然後再去山洞裡尋找掉進去的出口。」見她都聽見去了,贏望悄悄往前坐了坐,「我還用手錶和人家換了塊地,每天要自己去種地。」

辛容偷偷看了他一眼:「那不是很辛苦嗎」

「不辛苦。」贏望終於坐到了她跟前,在小丫頭還沒反應過來時將她抱進懷裡,「辛苦的是想你。」

「我幾乎無時無刻不想你,那種滋味我再也不想嘗試了。」贏望發現辛容沒有再抗拒他,高興的低頭道,「容容,這輩子我不會再離開你,以後不管去哪,我們都一起去!」

辛容噘著嘴:「哼,那我也不要原諒你!」

「那容容怎麼才能原諒我?嗯?」贏望抱著她,發現小丫頭的個子沒怎麼長

「看你表現。」辛容傲嬌的仰著頭,「表現好了再說!」

贏望溫柔的點頭:「好,但是容容不能拒絕我親近你。」男人抬起她的小臉,「我等了三年,我的小姑娘終於長大了。」

「不可以親!」辛容捂著嘴,眼睛滴溜溜的瞪他。

最後商量的結果是只許抱,不許親。贏望壓抑著心裡的渴望,不敢再提要求,還是先把小丫頭哄高興了再說。

下樓吃飯的時候,贏望照例要抱她,辛容一本正經的拒絕:「我現在長大了,你抱不動」

話還沒說完,贏望就把她抱了起來,跟小時候一樣,坐在男人的胳膊上。

「抱得動。」慢慢下樓,贏望見小丫頭臉色不對,想了想說道,「不過容容長高了,比以前重一點。」

辛容故意板著臉,卻不知道自己的眼睛笑的彎彎的:「那當然,我長大了嘛!個子肯定要長高的。」

「嗯,等容容再長高一點,我就真抱不動了。」贏望特別認真的點點頭,「所以容容長慢點好不好?這樣我就可以抱久一點。」

此時兩人已經到了餐廳,其他人都聽到了這句話。辛晴對贏望豎了豎拇指,贏成則翻了個白眼。

要知道辛容最討厭提她的身高,結果哥一回來幾句話就把這個問題解決了。

「快坐下吃飯!」辛晴非常高興。三年了,缺的那個人終於回來了。

贏望將辛容放到椅子上個,贏成在旁邊嘴欠道:「都十八了,這麼抱著不難受嗎?」

「你也去給我抱一個回來啊?」辛晴瞪了他一眼,「等你哥的婚事完了,就輪到你了。」

辛容正被贏望投喂蝦子呢,聽了這話差點嗆到。

「媽」她紅著臉看了贏望一眼。

贏望把湯推過來:「不急,容容什麼時候想嫁,我就娶。」

「那要是容容不想嫁你呢?」大概是自己兄弟平安歸來,贏成嘴賤的功力瞬間全開。

瞟了倒霉弟弟一眼,贏望淡淡的開口:「從明天起公司由我接手。」

「太好了!」贏成一拍大腿,他早不想管了好嗎。

「你所有的卡都凍結,每個月我會給你打零花錢。」贏望又丟過來一句,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