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九十二章 我不等他了

第九十二章 我不等他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5-11-17 06:36  字數:3642

「爸,媽!」贏成一臉疲憊,雖然衣服乾乾淨淨,但是整個人都顯得很狼狽。

辛晴拉住他從上到下打量了幾眼:「你跑哪裡去了?沒事吧?」

「我沒事。」贏成站在那任由辛晴在他身上到處摸。

「成成哥!」辛容從樓上飛奔下來,撲進贏成懷裡。

贏成蹲下來扶著她的肩膀笑:「容容,想我了沒?」

「想了。」辛容點點頭,下一句就是,「望望哥是不是藏起來了?他怎麼不進來?」

贏成僵住了,他慢慢站起來,笑容褪了下去。

「成成?」辛晴看著他,「你哥哥呢?」

贏擎蒼走過來站在辛晴身後:「贏成,說。」

「我我哥他」贏成眼神痛苦的開口,「我掉下去的那個洞,有很多岔路,我出來之後也去找過他,可是」

辛容眨眨眼:「成成哥你騙我的對不對?望望哥肯定在門口呢!」說完她就往門外跑。

「容容!」辛晴和贏成同時去攔她,結果剛抓到人,小丫頭捂著胸口滿臉痛苦的喊了聲望望哥,就暈過去了。

又是一陣慌亂,經過前幾次辛晴已經有經驗了,阻止了要叫救護車的贏成,讓他把辛容抱上樓。

「自從你哥離開,她就經常這樣。」看著躺在上臉色慘白的小丫頭,辛晴心疼的嘆了口氣。重新回到樓下,她開口問,「到底怎麼回事?」

贏成的確在洞穴里迷路了,幸好地下水源豐富,水裡還有魚可以充飢。他就在裡面到處轉著找出路,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我從洞穴里出來的時候,發現已經離入口幾百公里了。」贏成抱著頭,「跟阿森後才知道哥下去找我了。」

辛晴憋了好久的眼淚終於忍不住了:「這叫什麼事啊!回來一個另一個卻丟了。」

「萬叔的人還在繼續找,我怕你們擔心,先回來看看。」贏成紅著眼,「媽你放心,我一定把哥找回來!」

贏擎蒼扶著辛晴的肩膀:「阿晴,你如果倒下,容容就沒人管了。到時候贏望回來,你怎麼跟他交代。」

「我知道,我知道」辛晴擦掉眼淚,「我去看看榮榮。」

等她離開後,贏擎蒼才面露擔憂:「你在裡面迷路了二十五天,如果贏望超過一個月」

「我再進去找。」贏成堅定的看著自家老爸,「晚上我就飛過去,這次我們有備而去,一定可以把那個洞穴探測完。」

等辛容醒來的時候,贏成已經離開了,辛晴一直在邊守著她:「榮榮,來把粥喝了。」

「媽媽,望望哥呢?」辛容一動不動盯著她。

辛晴放下碗,拉著她的手說:「成成已經去找了,說來也好笑。他們兄弟倆一開始是大的找小的,現在又成小的找大的了。」

「那什麼時候能找到?」

故意把事情說的輕鬆一點,辛晴覺得這樣可能辛容比較容易接受。

「嗯,半個月?」她笑了笑,「成成不是跑丟了半個月嘛!」

辛容點點頭:「那我等望望哥,要是他半個月還不回來,我就不理他了。」

「好,咱們就不理他了!」

半個月後,贏望沒有回來。萬老闆和贏擎蒼親自去了一趟,就連遠在東歐執行任務的江瑞也趕了過去。

「我肯定他不在裡面。」回到贏家的江瑞告訴辛晴。

活不見人死不見屍,辛晴喜憂參半。

「小瑞哥,你覺得哥他」贏成滿臉痛楚,短短半個月他就瘦了一圈,看上去狀態特別不好。

江瑞抱了抱辛晴:「媽,望望一定活著。」

「不」辛晴忍不住痛哭起來,「你們都找不到人了,我連騙我自己都沒有了理由。」

「我們把整個洞穴都翻了一遍,但是最深的地方磁場很奇怪。」江瑞把紙巾遞給她,「我無法解釋那是什麼現象,但是我感覺的到望望就在那個地方。」

辛晴和贏成楞了。

「小瑞的意思是,贏望可能在某個地方,但是他出不來,我們也進不去。」贏擎蒼摟著辛晴,給她擦乾淨眼淚。

江瑞點點頭:「如果我的感覺沒錯,應該就是那樣。」

「那要是你感覺錯了呢?」贏成突然問了句,問完他就後悔了。

辛晴閉了閉眼:「我寧願相信小瑞是對的。」

「所以接下來,我們只有等了」

誰也沒想到,這一等,就是三年。

第一年辛容每天都哭,第二年她平均每個月心梗一次,到了第三年

「媽媽,我生氣了。」有一天,她認真的和辛晴說。「望望哥騙了我,我不要等了,也不要理他。」

打這天起,她就不再提贏望了。就連每個月持續一次的心梗,都很平靜的躺在上度過。

「容容,下周就是你十八歲生日,聽說贏家要給你舉辦宴會!」齊琪琪蹦蹦跳跳的跑過來。

張瑾慢悠悠的跟在後面訓她:「都高一了,你就不能穩重點嗎?」

「我這樣才是新時代的高中生!」齊琪琪仰著腦袋,「難不成像你和個小老太太似的?」

辛容笑咪咪的看在兩人鬥嘴,三年的時光讓小女孩變成了少女。雖然還沒有完全長開,但是已經是個能吸引男人目光的小美人了。

當然,除了身高她依舊比同齡人低。

「下個周末都去我家吧!」

齊琪琪點點頭:「當然,你的成人禮啊!我們可是閨蜜,必須得到場。」

「回頭我把禮服給你們送過來。」辛容已然變成了合格的名媛,知道了所有的社交禮節。

張瑾抿了抿嘴角:「我的不要太露。」

「給你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