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九十章 紅藥水和大姨媽

第九十章 紅藥水和大姨媽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5-11-17 06:36  字數:3577

主動挑釁的下場就是又被男人啃了一遍,對於兩人來說,除了沒有做到最後一步,其他都做了。

甚至贏望已經用他的舌頭膜拜了那嬌美的花園無數次。

原本以為經過這次談話,小丫頭就把這茬忘了,誰知道沒過幾天贏望回家的時候阿姨又一臉凝重的說。

「大少,小姐的那個來了。」

贏望有一瞬間的空白和反應不過來:「什麼?」

「就是女孩子的第一次那個。」阿姨也覺得一把年紀跟個年輕男人談論這種事挺不好意,乾脆領著他去了辛容房間。

「您自己進去看吧!」她推開衛生間的門。

贏望大概也猜到了什麼事,進去後就盯著垃圾桶,結果看到裡面有一片衛生巾,上面紅紅的一塊,分明就是血跡。

「容容呢?」他快步走出來。

「在花園裡呢!」

辛容正蹲在花房裡,明天就是聖誕節了,她買了新盆送給多肉們當禮物。因為養的好,這些小傢伙都已經出了狀態,個個顏色艷麗特別可愛。

「怎麼坐在地上。」突然一雙手將她抱起來,辛容扭頭一看,贏望一臉凝重的看著她。

「沒有呀!有墊子呢。」

贏望把人抱進懷裡:「去洗手了。」

「我還沒弄完呢。」辛容掙扎著想下去。

「回頭讓工人弄。」贏望怕她辛苦,請了個園丁每周過來收拾一次這些玩意,不然也不可能長這麼好

辛容只好乖乖被抱進去,男人親自給她洗了手,又抱著她回到客廳,阿姨早就端了碗紅棗杏仁粥放在那。

「才剛吃完飯,我不餓。」辛容推開碗。

贏望把勺子送到她嘴邊:「多少喝一點,對身體好。」

喝了幾勺後辛容就不再張嘴了,怎麼說都不行。贏望只好放下碗,把人緊緊的摟在懷裡,還拿毯子包住。

「望望哥?」辛容覺得他挺奇怪,「我不冷啊。」

贏望拍了拍她:「乖,不冷也蓋著,不然容易著涼。」

好吧,這種小事就不和他爭論了,辛容靠在男人懷裡,一邊看電視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話。

「睡覺了。」還沒說幾句,贏望就抱她起來準備上樓。

辛容瞪大了眼睛:「才九點!」

「早點睡。」贏望摸了摸她炸毛的腦袋。」

以為男人又想做羞羞的事情,結果連以往的裸睡比較舒服的要求都沒說,讓她穿著睡衣抱在一起純睡覺去了。

第二天聖誕節,原本說好要去遊樂場的,結果吃了早飯,贏望就帶她進了遊戲房。

「我陪你打遊戲,你想玩什麼?」

辛容怔怔看著他:「不不是去遊樂場嗎?」

「外面太冷了,我們在家裡玩。」贏望一邊開遊戲機一邊說,「等過幾天再去遊樂場。」

「不!」辛容不幹了,「我今天就要去,說好要去的!」

贏望皺了皺眉:「乖,聽話,過幾天再去。」

「我不!」辛容生氣了,把手裡的棒棒糖一摔,「我就要今天去。」

突然有些後悔平時慣著小丫頭了,辛容明顯按照他要求發展,發展成這麼不聽話了

「容容。」贏望捨不得凶她,將人抱進懷裡哄,「你這幾天不舒服,我們不要出門好不好?等你好了想去哪都行。」

辛容生氣的推開他:「我沒有不舒服,我要出去玩!」

「容容」贏望嚴肅的盯著她,「你現在要是著了涼以後都會肚子疼的。」

見小丫頭一臉茫然,贏望嘆了口氣,幸好他提前補充了知識。

「來初潮的時候,要小心身體,冷的東西絕不能碰,也不可以亂跑。你現在肚子不疼很好,但是不能大意,不然下次肚子疼怎麼辦。」

辛容臉騰一下紅了,結結巴巴的說:「什什麼初潮。誰誰說我那那個了」

「跟我害羞什麼。」贏望有些不滿,他覺得辛容和他之間應該毫無保留,什麼都能說。

誰知道小丫頭騰一下從他身上跳下來,動作快的自己都沒抓住。

「榮榮?」贏望趕緊追出去。

辛容跑到二樓房間直接把門鎖上,贏望敲了半天人家都不開。

「容容,你要是再不開,我就踹門了。」

「望望哥我要睡覺了,你自己去玩吧!」辛容在裡面喊,就是不開門。

這時候阿姨找到了備用鑰匙,贏望把門打開,看見上凸起一個包。

「就不怕悶壞了?」他伸手去拽被子,卻被辛容死死拉住不鬆手。

贏望嘆了口氣:「容容,你不和我說讓我怎麼放心,不然咱們就這麼耗下去。」

「我我不想說,太丟人了。」辛容在被子里喊。

「來初潮有什麼丟人的?」贏望皺了皺眉頭,「前幾天你不是還跟我說擔心不來。」

辛容猛的掀開被子瞪著他:「誰說我來初潮了?」

「我看見了」

「那不是!」

贏望:

「不是?」他有一瞬間的晃神。

辛容撇撇嘴:「那是紅藥水啦。」

贏望:

也不知道辛容怎麼想的,她覺得大家都來了初潮就她沒有,是很奇怪的事情。所以就假裝在學校用紅藥水冒充,還特地讓齊琪琪看著自己扔了一個。

「那個是我忘記丟掉了,所以帶了回來」

「傻丫頭!」贏望哭笑不得,「這種東西有什麼可偽裝的?」

辛容眼睛一紅:「望望哥,你帶我去醫院檢查吧,我可能有病,或者身子虛。萬一我以後不能受孕,你就把我送走吧」

「胡說。」贏望臉一沉,「你要是再這麼想,我就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