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八十九章 人家都來了……

第八十九章 人家都來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5-11-17 06:36  字數:3576

社會實踐安排好後,辛容在周末被贏望送到了一家老繡房。聽說這裡還被國家評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有很多作品都在國際上獲過大獎。

「不是說還有兩個名額嗎?」到了地方辛容才知道只有她一個人來這裡。

贏望拉著她走進去:「因為老師傅怕麻煩,所以只有你可以過來學習了。」

迎面過來一個中年女人,笑容親切的跟他們打招呼。

「贏總你好,辛小姐好!」

贏望點點頭:「麻煩許經理了。」

「不用客氣,那我先領辛小姐進去?」

辛容看向贏望,贏望摸了摸她的頭:「去吧,中午我來接你。」

本來社會實踐這種活動並不是來學習手藝的,而是做一些觀摩和小雜工的工作,讓學生們知道他們選擇的人生未來是怎麼一個狀態。

但是,辛容可不一樣,她就是來學習刺繡手藝的。

「師傅,等會人就來了,您就算不喜歡也別凶人家,也就是幾次,忍忍就過去了。」年輕男子無奈的安撫著一個白鬍子老頭。

老頭看上去六十多歲,身上穿著暗金雲龍紋的中式外套,手裡端了個紫砂壺,看上去跟世外高人似的。

「誰讓你們答應的?我這手藝是誰都能學的嗎?」陳大海吹鬍子瞪眼的喊,「弄個小丫頭片子來,她能幹什麼?連個針都不會穿!」

咳咳陳麗英咳嗽了一聲:「爸,辛小姐來了。」

兩個小時過的很快,贏望來接阿莎的時候,就見到一個老頭子笑的像個大灰狼。

「小辛容,原來這裡要這樣子啊,我說怎麼總是不透亮。」

「眼睛的地方是把一股線拆成兩股了啊!」

「嘖嘖,怪不得我之前覺得很費勁,竟然是方法不對」

贏望在他們身後站了好久,兩人都沒發現。還是陳麗英看見了贏望,出聲提醒了他們。

「望望哥!」辛容丟下手裡的線撲過來。

贏望接住她,仔細看了看,確定她是真的開心,這才對陳大海點點頭。

回去了路上,他有意無意的問辛容:「怎麼樣?學到東西了嗎。」

「嗯!」辛容笑咪咪的點頭,「那個陳師傅很厲害,我說了知道的古綉法,他很快就明白了,還反過來教我。」

贏望放下心來,他也知道那老頭子不會為難辛容,小丫頭的東西都是老玩意,花錢都沒地學去。

社會實踐每個周末一次,學期末的時候結束,給學校把總結交回去,然後還會評比出第一名發一定數額的獎學金。

「我要好好實踐,到時候拿第一名!」辛容握著小拳頭,目光霍霍。

贏望捏了捏她的鼻子,沒有說即使她交個鬼畫符上去也會是第一。當然,同樣的無論她是不是憑自己實力拿到的第一,在別人眼中都不是真才實學。

所謂妒忌,大致如此了

第二周,辛容準時來綉坊實習,中間去洗手間時,竟然看到了施軒。

「你別跑。」施軒見她要跑,趕忙攔住她,「我就想問你幾句話,問完就走。」

辛容看了看周圍,納悶的問:「你是怎麼進來的?」

「前面可以參觀,我買票進來的,然後偷偷來後面找你。」施軒見她不跑了,鬆開了手,「知道我姐的事嗎?」

辛容點點頭,又搖搖頭。

「到底知不知道?」施軒不耐煩了,一會被人發現了會把他趕出去的。

「我知道她自殺了。」辛容說。

施軒盯著她:「從船上下來後,你見過我姐嗎?」

「沒有。」辛容瞪大了眼睛,「我又不認識她,幹嘛要見她。」

「她沒找過你?」施軒不信。

他想來想去,都覺得他姐不會自殺。如果說施涵得罪過誰,那麼除了贏望就沒別人了,而且以贏家的手段,弄死施涵也很容易。

「她要是敢來望望哥會教訓她的!」辛容扳著小臉,「有男朋友還來我望望哥,人家不要她了能怪誰!」

施軒頓時火冒三丈:「她已經死了,你這麼說太沒口德。」

「她死不死關我什麼事?」辛容脾氣更大,本來就跟自己沒關係,你跑來質問我還凶什麼凶。

「等一下,誰說高子格不要我姐了?」施軒注意到辛容剛剛的話。

辛容氣呼呼的說:「我怎麼知道,她不是因為這樣才自殺的嗎。」

「這是贏望告訴你的?」施軒皺著眉頭,「我姐是不是找過你哥哥。」

「望望哥才不會見她!」辛容生氣了,推了他一把轉身就要走。

施軒拉住她:「你給我說清楚,我姐是不是贏望害死的?」

「你幹什麼?」陳麗英見辛容被一個陌生小夥子抓住嚇了一跳,趕緊跑過來,「鬆手!」

辛容甩開施軒:「你不要胡說!不然我讓望望哥揍死你。」

「先生,這裡遊客不能來,你趕快離開,不然我叫警察了。」陳麗英站在辛容身前瞪著施軒。

施軒暗暗咒罵了一聲該死,轉身離開了。

中午辛容跟贏望告狀:「他竟敢誣陷望望哥!我討厭他。」

「他動手了?」贏望眼一沉。

「沒有,被許阿姨趕走了。」辛容嘟著嘴,「下次他在胡說我就打他!」說完還揮了揮拳頭。

贏望掩住眸中的冰冷,摸了摸她的小腦袋:「不會有下次了。」

沒過幾天,高翔突然告訴高子格:「施家要搬走了。」

「搬走了?」高子格正吃早餐,筷子一頓,「搬去哪了?」

「回錫縣去了。」高翔看了他一眼,「聽說施涵的父母突然要調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