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妙偶天成 >番外六相信會更好

番外六相信會更好 (1/2)

小說名稱《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葉  更新時間:2015-07-23 03:37  字數:3665

初霞郡主回蠻尾不久,甄妙又被診出來喜脈,得了信的溫氏上門來看女兒,樂得合不攏嘴:「妙兒,你前頭有了三個哥兒,這次再添個女兒,就皆大歡喜了。」

甄妙眼睛一亮:「娘也覺得,我這胎會是個女兒?」

溫氏乾咳兩聲:「娘是覺得,一連生四個兒子,也是罕有的。」

甄妙忙點頭:「就是,就算是輪,也該輪到生女兒了,我近來就總想吃辣的。」

「酸兒辣女呢,那娘回頭做些小衣裳給小囡囡備著。」

甄妙就想起那幾大箱子女孩衣裳來,不由牙疼:「不用啦,生順哥兒前做的那些小衣裳還留著呢,正好給他妹妹穿,小孩子穿舊衣衫還舒服些。娘您現在年紀也大了,做小孩衣裳怪費神的。」

溫氏笑著擺手:「費什麼神,你又要添丁,娘心裡高興呢。」

溫氏心中得意的想,這女人啊,多子多孫才是福氣,滿京城的夫人太太們,能找得出幾個在妙兒這個年紀就有了三個兒子傍身的,也只有到了這時候,做娘的才能完全不必擔心女兒再生的是兒是女了。

和溫氏一樣想法的不止一人,時光匆匆,冬去春來,等到八月桂花又飄香,甄妙發作時,滿京城不知多少雙眼睛盯著,待到破曉時分,嘹亮的嬰兒啼哭聲響起,昭示著鎮國公府又添了新的小生命,接生婆一踏出鎮國公府的大門,就被各府派來打聽的人圍了個水泄不通,收紅包收到手軟。

而那些打聽到消息的下人,也把情況傳回了各自的主子耳里。

「什麼,四妹生的又是兒子?」甄寧騰地站了起來。

「哎喲。快坐下,這麼激動做什麼,別傷著孩子。」來長公主府探望懷孕的女兒的蔣氏嚇了一跳。

甄寧心裡卻頗不是滋味,盯著打聽消息的婆子道:「可問清楚了?」

「錯不了,那接生的婆子說了,是一對胖小子。」

「一對?」甄寧又忍不住站了起來,良久才深深吸了一口氣。擺手:「行了。你出去吧。」

等婆子退下,室內只剩了母女二人,甄寧長長嘆了一口氣:「娘。四妹的命,怎麼就這麼好呢,三胎生了五個兒子!我有時候真的懷疑,咱建安伯府這一輩姑娘的福氣。是不是都被她佔盡了——」

蔣氏四下一掃,趕忙打斷道:「寧兒。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傳出去可不得了,以後萬萬不能亂說了!」

羅世子是皇上的股肱之臣,甄妙和重喜縣主更是至交好友。女兒這話傳出去,家裡家外都討不了好。

「我也只是和您說說罷了。」

蔣氏嘆氣:「寧兒,你也別鑽牛角尖。早死的三丫頭是庶女,運道不必多提。你們其他幾個,雖各有不足之處,可和大多數女子比起來,還是好的。就說你吧,雖是生了兩個姐兒,可女婿至今也沒弄出庶長子來不是?」

甄寧皺著眉:「女兒就是怕這一胎還是個女兒。我這個年紀,以後再懷孕也不容易了,就算慶宇不提,也得主動停了幾個侍妾的避子湯,總不能讓他一直無後。」

蔣氏聽了臉色也有些難看。

甄寧聲音低下來:「娘,您說四妹,是不是得了什麼奇方啊?」

「奇方?」

「是,太妃生前最喜歡四妹,據說給她留了不少千金難求的方子,說不準就有讓人得子的。」

「這,這不能吧,哪有這樣神奇的方子?」

「娘,太妃那裡的方子,哪樣不神奇?」

也許人對稀奇的事情總是喜歡歸到更稀奇的原因上,等到一對孿生子滿月大辦酒宴那日,打聽方子的人就多了起來。

甄妙都已經否認的麻木了,之後的日子,邀請她參加各類宴會的帖子雪花似的飛來,還有的直接由老太太輩的出面,從老夫人那裡曲線救國。

等她被趙太后請進宮裡,話里話外替趙飛翠求那專生兒子的秘方,這全天下身份最尊貴的老太太,摸著她的小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就差撒潑打滾,最後還是被聞訊趕來的趙飛翠解救出來時,甄妙整個人都要抓狂了。

「皎皎,你去哪兒?」

「我去拜送子娘娘!」甄妙一字一頓地道。

羅天珵詫異挑眉。

「以後再生兒子,我怕那些人吃了我!」她忍不住拿拳頭捶他,「都是你,竟不許太醫說我懷的又是兩個,害我在產房裡聽見說生了兩個哥兒,心口接連中了兩箭!」

「我陪你去。」羅天珵任由她捶打,只是低低的笑。

二人悄悄溜出府,甄妙怕被那些求子狂熱的貴婦們圍觀,也不敢去大福寺、華若寺那樣的名剎,做賊似的去了一個有些破落的小廟。

她跪在破舊的蒲團上,誠心請求:「娘娘慈悲,下次定要送個小棉襖來,若是不能送,小棉褲咱也不要了,家中已有五條,實在太多了。」

卻不知這番出行早被那些多年無子或者想多生兒子的貴婦們盯上,有所察覺的羅天珵對此則不以為意。

這小廟坐落在同樣不起眼的小山包上,只有一個主持帶著徒弟,平日還要下山化緣外加在後山種白菜維持生計,等轉日卻發現山下擠滿了各式馬車,還有的因為搶不到位置,下人們當場打了起來。

三年後,小破廟早已翻修一新,成了香火鼎盛之處,專供聞名而來的婦人們求子。

「蓮娘,走累了吧,我背你。」山路上,健壯淳樸的漢子目光不離身側的女子。

那婦人頭上裹著碎花布巾,身穿尋常的棉布青裙,膚色微黑,要是目光乍然掠過,只以為是稍有姿色的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