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五十章邪魔外道(下)

第五十章邪魔外道(下) (1/1)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29 18:50  字數:2536

三界血歌4月1日上架,還有五天,五天豬頭就能解放了,就能大爆特爆的更新了。親們,看看你們的帳號保底月票獲取資格有了沒有,保底月票很便宜,不能忘記獲取,然後在4月1日那天投給豬頭。

腓烈特、勞倫斯的身體微微一顫,差點沒一屁股摔倒在地。

公爵之上是親王,親王之上是血帝,血帝經過漫長的修鍊,可以晉級血神!而突破了血神境的血妖大能,他們統稱血聖!那已經是近乎神聖仙佛的存在,就和凡人修鍊得道成仙一樣,血聖對於血妖一族而言,就是那些修成大道不死不滅恆古永存的尊貴存在。

血之權杖內存有血聖精血,但是無數年來,那些血聖精血只是充當某種象徵物,從來沒有哪一個血妖敢開口說——他想要吞噬血之權杖內保存了無數年的血聖精血!

殷血歌提出的這個要求,對於血妖一族而言,就等同於某個世俗界皇朝的皇太子,突然對那些王公大臣們說——把咱家的祖墳挖開,把開國太祖的腰花劃拉一條下來,我們下火鍋吃吧?

如此的大逆不道,如此的驚世駭俗,如此的罪孽深重!

不等腓烈特、勞倫斯和凱瑟琳開口說話,殷血歌已經冷聲笑道:「反正沒人知道血之權杖內的血聖精血有多少,一滴也是,一百滴也是。只要你們守口如瓶,誰會知道這件事情?」

凱瑟琳等三人甚至不敢開口問殷血歌這件事情如果暴露了會怎樣!

毫無疑問的,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泄露了出去,扛鍋的肯定是布萊恩堡家族!以殷凰舞如今的實力和權勢,布萊恩堡家族負責保管的血之權杖中,一半的血聖精血突然消失不見,這消息一旦泄露,整個布萊恩堡家族會立刻人間蒸發,哪怕最年幼的稚子都不會有活下來的機會。

同樣毫無疑問的就是,如果他們不答應殷血歌的要求,布萊恩堡家族的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

無非是橫死和慢性死亡的區別罷了!

苦笑了幾聲,勞倫斯和凱瑟琳同時看向了腓烈特親王。面容蒼老的腓烈特哆哆嗦嗦的回頭看了看天地塔上三條血淋淋的身影,咬著牙齒冷哼了起來:「尊敬的殿下,我希望,等會我們能將那三個該死的罪人帶回布萊恩堡家族,他們的靈魂,必須受到永遠的折磨!」

「我完全同意您的做法!」殷血歌伸出了右手:「好了,我們就不說廢話了,東西呢?」

一片血色霧氣籠罩了月華殿,除開三位親王和殷血歌,沒人知道在血霧中發生了什麼。反正三位親王很快就離開了月華殿,他們一個個臉色慘白,就好像剛剛被一萬個強盜洗劫了一遍。而殷血歌帶著殷勤的笑,很熱絡的親自將他們送到了月華殿門前。

三位親王離開的時候,殷血歌甚至還不斷的揮手示意,他那得意的小模樣,就好像青樓里的姑娘,正揮動著手絹對自己的恩客大叫——客官,歡迎下次再來,趕緊來哦!

回到月華殿的院子里,殷血歌掏出了九顆拳頭大小的金色寶珠。

猶如黃金溶液鑄成,通體金色,隱隱泛出一絲血光。堅硬柔韌不似液體,冰冷沉重,每一顆都重達百斤。無數蠅頭妖文法?在寶珠內若隱若現,密密麻麻的讓人望而生畏。這九顆金色寶珠,就是血聖留下的精血,蘊藏了龐大力量和無窮感悟的血聖精血!

殷凰舞的身影一閃而過,她的手輕輕一揮,六顆金色寶珠已經被她的手掌吸進了體內。隨後她一把捏住了殷血歌的下巴,將剩下的三顆血球強行塞進了他嘴裡。

「乖兒子,按照事先說好的,我們娘兒兩這麼分賬最是公平不過。嘻嘻!」用力的揉搓著殷血歌的臉蛋,殷凰舞眯著眼笑道:「這可是血聖精血,那些老不死的,他們不敢對這些精血做什麼,真是蠢到了極點!這些精血不拿來吞噬吸收,就和廢物有什麼兩樣?」

殷血歌瞪大了眼睛,好容易才將三顆碩大的血珠吞進腹內。然後無數道宛如水銀一樣沉重的熱力緩緩的流轉全身,三顆血珠化為潺潺血流擁入了殷血歌的心臟,將他的心臟染成了一片金色。

這是血聖留下的精血,以殷血歌如今的實力,他只能慢慢的被動的消化吸收,靜靜的等待他們給自己帶來巨大的好處。倒是殷凰舞么,她已經半步踏入了血神境,她倒是有資格主動吸納這些血聖精血,迅速的增加自身力量了。

「乖兒子,等老娘我實力再漲一步,十三件傳承聖器,都是我們的!」殷凰舞絲毫不掩飾她的勃勃野心!傳說中血妖一族十三件傳承聖器合而為一,將誕生一件驚天動地的可怕武器,殷凰舞對此可是期盼已久的。

殷血歌感受著自己心臟內澎湃龐大的生命氣息,感受著心臟有力的跳動,以及渾身上下散發出的那股子勃勃的力量感,他不由得點頭微笑,和殷凰舞一併抬頭看向了天空的滿月。

高空中,一片濃密的黑雲翻滾著從東南方呼嘯而來,陰風陣陣,寒氣森森,伴隨著無數的鬼哭狼嚎聲,在那黑雲中隱隱有大量灰白色的扭曲身影浮現。

一個細細的、陰柔的,好似鐵鉤子一樣想要把人的靈魂從體內勾出,然後將靈魂扯成碎片的女子聲音從那一片黑雲和無數扭曲的身影中傳了出來。

「殷道友,殷姐姐,小妹可是來遲了?嘻,這可不能怪小妹我,路上有幾條大狗不開眼,非要抓小妹回去做壓寨夫人,小妹一時生氣,就跑去把他們滿門上下三千一百八十九條大狗殺了個乾乾淨淨,所以耽擱了一點時間呢。」

殷凰舞眯著眼看著那遮蓋了圓月的黑雲,悠悠笑了起來:「九子鬼公子,你可不要嚇壞了我的乖兒子。」

「唉喲,討厭了啦,我不是九子鬼公子啦,我是九陰公主陰媚媚!我雖然有一具骯髒的男人軀體,但是我的心,可是最純潔、最無瑕、最柔美、最嬌弱的女兒心呢!」

殷血歌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他下意識的一把抓住了自己母親的袖子。

這來的人是什麼玩意兒?這傢伙到底是男是女?他或者她,說話怎麼這麼的讓人渾身寒毛直豎?

一道陰風輕輕柔柔的卷了過來,一位身形窈窕,面容俏麗柔美,生得花容月貌的『少女』穿著一套大紅色的鳳冠霞帔,扭扭捏捏的從陰風中走了出來。

隔著老遠,這少女就嬌笑著往殷凰舞的身上撲了過來。

「殷姐姐,數月不見,妹妹我想死您了。」

殷凰舞的臉蛋一陣抽搐,她舉起右手,一道血色雷霆呼嘯著轟出,將那少女打得慘嚎一聲,渾身帶著黑煙雷火飛出了百多米遠。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