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五十章邪魔外道(上)

第五十章邪魔外道(上)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29 07:23  字數:3463

三界血歌4月1日上架,還有五天,五天豬頭就能解放了,就能大爆特爆的更新了。親們,看看你們的帳號保底月票獲取資格有了沒有,保底月票很便宜,不能忘記獲取,然後在4月1日那天投給豬頭。

******

自己這個叛逆的母親,居然真的不知道自己親生父親是什麼人啊!

殷血歌蹲在自己居住的月華殿的屋頂,腳踏著鎮守屋檐的神獸雕像頭顱,獃獃的看著天空的圓月。自己的母親,不是糊塗,而是叛逆,是一種追求絕對自由,如果不能得逞就可以玉石俱焚的叛逆!

終於弄清楚了自己母親的個性,難怪她能有今日的成就。

但是自己的父親,好吧,根據殷凰舞的描述,自己的父親似乎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出身尊貴,卻能在那種下三濫的酒館內胡作非為,而他身邊的那些護衛,似乎對他的這些舉動視若無睹?也就是說,他們已經習慣了他的某些荒唐舉止?

「真讓人頭痛啊!」殷血歌輕輕的搖著頭,他突然很好奇,自己的母親和那個親生父親如果突然重逢的話,會掀起什麼樣的波瀾呢?雖然作為兒子,不應該有這種惡意的想法,但是殷血歌出自於一個血妖的邪惡本性,他不得不幻想一下那可怕的場景。

一定很震動,很震驚,讓無數人吐血!

古怪的笑了笑,殷血歌站起身,看向了掛在天地塔半空中的三條血淋淋的身體。

那是布萊恩堡家族的三位千年公爵。和殷凰舞傾述了一番母子之情後,殷血歌將這三位千年公爵突然找自己麻煩,想要擄走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殷凰舞勃然大怒,當即調人去殷族地牢將三位千年公爵提了出來。

但是一通嚴刑拷打之後,這三位千年公爵卻是死死地咬著牙,沒有吐出一個字。

有精通靈魂咒術的昂布瓦瑟堡家族的親王檢查了這三人的靈魂,發現他們的靈魂中存在著極其惡毒的靈魂禁制。不是他們能扛得住那酷刑,不是他們不想交代擄掠殷血歌這件事情的幕後真相,而是他們根本就無法開口。

一旦開口,他們就魂飛魄散,殷凰舞根本無法得到任何口供!

所以氣急敗壞的殷凰舞徹底毀掉了這三位千年公爵。他們的心臟機能被邪惡的咒術侵蝕,他們的心臟變得和豆腐腦一樣脆弱,他們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他們的本命蝠翼被切斷,血淋淋的蝠翼被一群服用在殷凰舞麾下的狼人戰士吞噬一空,這就完全斷絕了三位千年公爵的前途。

一通酷刑後,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失去了所有力量,奄奄一息隨時可能死去的三位千年公爵就被掛在了天地塔上。只要是在殷族城邦內,所有人一抬頭都能看到那三條血淋淋的身體。

在現今的血妖一族中,千年公爵那是除開諸位親王外最頂級的存在,他們是真正的大人物。三位千年公爵被這樣血肉模糊的吊在那裡,這對所有血妖都是一個極大的震懾。

尤其是布萊恩堡家族的那些親王和公爵們更是因為這件事情變得草木皆兵,好幾位出身布萊恩堡家族的親王一次次的求見殷凰舞,想要對這件事情進行解釋和分辯,但是殷凰舞拒而不見,根本不給他們解釋的機會。

「母親大人不願意見你們,老傢伙們,你們應該來見我啊!」殷血歌盤腿坐在了屋頂上,笑呵呵的看向了布萊恩堡家族的駐地:「母親大人特意交代我回自己的血秀宮居住,就是給你們機會來收買我,來賄賂我,來讓我高興嘛!」

「給我足夠的好處,我肯定不會追究這件事情!你們傻乎乎的跪在天地塔前求見她,真是蠢到了極點!」

拔出血靈劍,殷血歌手指輕彈劍鋒,長劍發出輕微的鳴叫聲,一抹淡淡的血光倒映著滿月光華,淋淋血光衝起來有十幾米高,將他全身都籠罩在了血色光芒中。

內務殿大執事殷無梅悄步來到了月華殿前,她向盤坐在屋頂的殷血歌鞠屈膝行了一禮:「血歌少爺,布萊恩堡家族,腓烈特、勞倫斯、凱瑟琳三位親王求見。」

殷血歌眉毛一挑,宛如春花綻放般笑了起來。腓烈特、勞倫斯,這兩位親王是布萊恩堡家族實力最強、權力最高的主宰者,在末法時代之前,他們踏入親王境已經有數千年之久,他們是經歷過諸神黃昏那殘酷戰爭倖存下來的老不死。

至於說凱瑟琳親王,她是布萊恩堡家族僅有的女性親王之一。殷凰舞對殷血歌說過,她剛剛嫁去布萊恩堡家族的時候,面對諸多布萊恩堡家族權貴的脅迫和威逼,是凱瑟琳親王向她提供了一定的庇護,所以這個人情,要落在殷血歌身上償還了。

沉吟片刻,殷血歌向殷無梅擺了擺手:「請他們進來吧!真搞不懂,為什麼他們都喜歡三更半夜的來登門拜訪?難道都不用休息的么!」

殷無梅被殷血歌近乎無恥的話弄得直翻白眼,血妖一族不三更半夜的出來活動,難道你讓他們頂著大太陽的到處亂跑么?而且三位千年公爵剛剛被掛在天地塔上,布萊恩堡家族的三位親王能夠這麼快趕到月華殿,他們的反應已經足夠快了。

不多時,兩個容貌蒼古的老人,連同一位風姿卓越的中年美婦快步行進了月華殿。很顯然,三位布萊恩堡家族最強大的親王已經顧不得血妖貴族應有的雍容和氣度,他們步履匆忙,就好似身後有鬼怪在追趕他們一樣,快步的沖了進來。

「尊敬的殷血歌,殿下!」開口說話的,是依舊有七分顏色存留的凱瑟琳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