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四十九章雨中情緣(下)

第四十九章雨中情緣(下) (1/1)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28 18:14  字數:2569

「把你們最好的、最貴的酒拿出來!把你們最漂亮的妞兒叫出來!」被酒精燒得眼珠通紅,臉色逐漸從赤紅變得有點發青的青年瘋瘋癲癲的蹦跳著,雙手一把抓住了身邊一個中年女人的胸脯,歇斯底里的嚎叫著。

「去他娘的功課,去他娘的修鍊,去他娘的那群老不死的!」青年瞪大了通紅的雙眼,噴著口水放聲咆哮:「公子我好容易逃出來,就得爽,就得快活!誰敢讓公子我一時不快活,我讓他一輩子都快活不起來!」

殷凰舞一步步的走進這個青年,她突然感受到了酒館的角落裡,幾股讓她心悸的壓迫力突兀的出現。她轉頭向著一個黑漆漆的角落望了過去,她看到兩個身穿黑色勁裝的中年男子,正目不轉睛的盯著她。

這兩個中年男子身上的氣息讓殷凰舞感到窒息,她只是在殷族的長老身上,才感受到這般強大的壓力。但是殷族長老給她的壓力是冰冷、無情、邪惡而粗暴的,這些中年男子身上湧出的壓力,卻宛如深不可測的雲淵,深邃不可測,飄忽不可捉摸。

她只能感受到這些中年男子身上的危險,卻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危險!

除開那個角落裡的兩人,在這個破爛酒館的另外幾個不引人注意的角落裡,還有其他十名中年男子板著臉肅立在那裡。

他們靜靜的站在那裡,包括剛剛走進酒館的殷凰舞在內,都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的存在。當他們發現殷凰舞正在向那青年走過去的時候,他們就瞬間釋放出自己的氣息,然後殷凰舞才發現了他們!

但是也僅僅是殷凰舞注意到他們站在那裡,酒館內的其他人,甚至是那個青年自己在內,都沒有發現他們站在那裡,宛如木樁子一樣站在那兒。他們就好像幽靈一般,存在,但是不為人知,除非他們願意,否則沒人能察覺他們就在那裡。

被殷族逼迫,被布萊恩堡家族脅迫,剛剛經歷了好幾場血腥廝殺,心中怒火燃燒,心理扭曲的殷凰舞輕巧的笑了。她看著那個正在瘋瘋癲癲的舉起一瓶摻水烈酒猛灌的青年,慢慢的解開了自己的斗篷,露出了她絕美的容貌。

那些氣息可怕的中年人猛不丁的見到殷凰舞傾國傾城的面孔,殷凰舞很敏銳的察覺,這些中年人突然就心緒一陣錯亂。他們甚至很有點狼狽的相互打著手勢,很有一種不知道如何應付的慌亂。

殷凰舞甚至覺得,在這一刻,那些中年人更樂意殷凰舞是一個危險的殺手、刺客,這樣的話他們可以毫不費力的將殷凰舞轟成虛無,讓她無聲無息的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但是她居然是如此美麗的一個女人,而且她看上去也就是十五六歲出頭的模樣,這些中年人實在是不知道如何處理眼前的局勢。

血妖一族的壽命漫長,擁有近乎侯爵實力的殷凰舞,她雖然已經出生了數十年,但是相對於血妖一族漫長的壽命而言,她的生命歷程相較於人類,大概就相當於人類十三四歲的少女而已!

她美麗、清純的面孔剛剛從那斗篷下出現,站在長櫃前的青年就近乎本能的抬起頭來,很粗暴的幾個耳光將身邊的中年女人打飛了出去,然後掏出了一大把金條胡亂的丟在了地上。

「公子我,這是走了什麼運?沒做夢吧?呃,沒有中什麼幻術吧?」那青年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盯著殷凰舞:「姑娘,跟公子我走吧!吃香的喝辣的,你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我的親爹娘咧,你們上次讓我相親的那幾個柴禾妞,和這丫頭沒得比啊!我的心肝寶貝啊,你就是公子我命中注定的正宮娘娘咧!」

被酒精燒得神志不清的青年踉蹌著撲向了殷凰舞,他嘻嘻哈哈的一把抓住了殷凰舞的小手。

很直接的,很坦誠的,在很多誠下,可以視為是在耍流氓的,這青年更加直接的摟住了殷凰舞纖細而有力的腰肢:「妞兒,跟公子我走!只要你願意嫁給我,我回去就弄死那幾個我爹娘給我挑中的小娘們兒!」

殷凰舞『嗤嗤』的笑著,她看向了那些面色發綠的中年男子。他們很想湊上來解決掉殷凰舞,但是他們卻不敢靠近那青年分毫。他們的臉色變得極其的扭曲和怪異,尤其是這青年說『弄死那幾個小娘們兒』的時候,他們的表情簡直就要哭出來了。

「好啊,我跟你走!」殷凰舞想到了殷族的那些元老,想到了布萊恩堡家族那些面容可惡的老公爵,想到了那個假惺惺一天到晚用花束和珠寶來糊弄自己的查理·范恩克·布萊恩堡!

眼前的這個青年,無論是容貌還是氣質,都比那查理好太多了啊!

既然殷族和布萊恩堡家族的那些老傢伙,這麼想要讓殷凰舞和查理湊成一對兒,那就讓他們明白,殷凰舞並不是他們能夠輕鬆擺布的對象吧?這是一件很有趣的遊戲,大不了殷凰舞被那些老傢伙加以日晒酷刑,那又怎麼樣呢?

「姑奶奶我,總要為自己活一次吧?」殷凰舞古怪的笑著:「這輩子,如果不做幾件讓自己都覺得瘋狂的事情,姑奶奶我這輩子,豈不是白活了?」

很主動的摟住了那青年的面孔,殷凰舞低聲的笑著:「今夜,屬於我們。但是跟你走?姑奶奶我沒那個興趣r者說,我跟你走了,你就沒辦法走出大柏林城邦了。」

「別問我的名字,我也不問你是誰,今夜,只此一夜!姑奶奶我,豁出去了!」

殷凰舞的身量極高,她比那青年,也只是矮了一頭而已。在那些中年男子近乎崩潰的目光中,殷凰舞一把抱起了這個青年,堂而皇之的抱著他向酒館後方的客房走去。青年已經被酒精弄得神志不清,誰也不知道他前面已經喝了多少酒,殷凰舞抱著他走向客房的時候,他甚至打起了呼嚕。

瘋癲的一夜,瘋狂的一夜,難以形容的一夜。

殷凰舞因為身體的劇痛,悍然的咬破了青年的手腕,吸食了他兩海碗份量的鮮血。

「弄痛了姑奶奶,這是一點點補償啊!你這個混蛋傢伙!」

太陽還沒升起的時候,殷凰舞穿好了衣衫,準備離開這個她甚至不知道名字的青年。

臨走的時候,她看到青年胸口的一枚銀色玉蟬墜子極其的精美有趣,於是她一把將那玉蟬扯了下來。

「以後再也不見,這玉蟬,就當姑奶奶今夜的賣身錢了!你們,不會有意見吧?」

十二個中年男子團團守在屋外,他們就當沒聽到殷凰舞彪悍的話語,任憑她走出了酒館客房。

自那一夜之後,殷凰舞再也沒見過那青年。

「乖兒子,你那親生父親,應該不是西方修鍊界的人。」

「或許,他根本不知道他還有一個兒子吧?」

周末,票咯!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