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四十八章過往經歷(上)

第四十八章過往經歷(上)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27 08:40  字數:3450

三界血歌4月1日上架,還有五天,五天豬頭就能解放了,就能大爆特爆的更新了。親們,看看你們的帳號保底月票獲取資格有了沒有,保底月票很便宜,不能忘記獲取,然後在4月1日那天投給豬頭。

******

渾身是血的查理從天地塔頂部筆直墜落,在快要摔到地面的時候,他的本命蝠翼終於張開,很是勉強的扇動了一下。於是查理筆直下墜的身體驟然停滯了一瞬間,減去了他身上下摔的勢頭。

這一次停滯救了查理的命,他的身體沉重的摔在地上,渾身骨骼斷了七八成,五臟六腑也都受到了劇烈的震蕩,心臟都裂開了幾條極細的暗傷。如果不是剛才那一瞬間的停滯,他的心臟絕對會摔得和碎豆腐一樣,哪怕他是生命力強大的公爵,他也會當場摔死。

血妖一族生命本源中強盛的生命能量迅速滋生,作為一個強大的公爵,雖然是在末法時代才踏入了公爵之境,但是作為布萊恩堡家族的嫡長子,作為這個古老家族的未來繼承人,查理的實力比起普通的千年公爵也差不到哪裡去。

兩三個呼吸的時間,查理消耗了生命本源中微不足道的一點血氣能量,他的所有傷勢迅速恢復。他氣喘吁吁的站起身來,一把扯下了身上被殷血歌的攻擊弄得稀爛的衣衫,袒露著上身朝著天地塔厲聲呼喝起來。

「親愛的凰舞,我的女帝陛下,我對你的愛,永遠不會變!」

「從我第一眼見到你,我就無法控制的愛上了你!你是我的天,你是我的地,你是我生命唯一的意義!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事情能夠將我們分開!哪怕你現在只是我名義上的妻子,我會用我的真心,我的真情,讓你真正成為我的愛人!」

天地塔附近的眾多血妖貴族聳動,好幾位強大的親王面色不善的向查理步步逼近。他們可不是布萊恩堡家族的親王,他們來自其他幾個古老而強大的血妖家族,他們的家族同屬於十三傳承古族之一。所以他們對查理這個小小的公爵可沒有絲毫的敬意,聽到查理『大逆不道』的言語,他們很想將他撕成碎片!

末法時代以降,血妖一族誕生的第一個血帝強者,從那恐怖的禁地中安然離開的殷凰舞,她是那些守舊、刻板、頑固、傳統的血妖大貴族心中的象徵,她是血妖一族崛起的希望!布萊恩堡家族固然血脈尊貴,但是他們家族的一個嫡子,他有什麼資格向殷凰舞大吼大叫?

沒看到這麼多親王都歸順在殷凰舞寶座下么?輪得到你這個小小的公爵來獻媚?

幾個雙爪枯黑的老親王氣喘嚦嚦的向查理一步步的逼近,他們的本命蝠翼悄然張開,雙手籠罩著濃郁的血光。只要殷凰舞有這麼一絲半點的示意,他們絕對會毫不手軟的將查理碎屍萬段!

天地塔頂部,殷血歌站在高塔的邊緣,居高臨下的俯瞰著千米以下的查理。

冷笑著撇過頭去,殷血歌冷聲道:「這傢伙的話,真噁心!我想吸干他的血!」

殷凰舞皺了皺眉眉頭,輕輕的一巴掌拍在了殷血歌的腦袋上:「我的孩子,親愛的寶貝兒!以前沒有人約束你,你可以隨著自己的性子胡作非為!但是現在你美麗的、善良的、慈祥的、和藹的母親大人回來了,你就不能和以前那樣胡來了!」

用力的拎住了殷血歌的耳朵,痛得殷血歌踮著腳尖狼狽的歪著腦袋站在殷凰舞的身邊,殷凰舞這才用力的在殷血歌的臉蛋上親了一口,笑盈盈的說道:「以後不許再外面亂吃東西!你也不知道那些獵物身上有什麼亂七八糟的玩意,萬一你喝了這查理的血腹瀉了怎麼辦?」

殷血歌被自己母親彪悍的言語弄得直翻白眼,查理再不堪,那也是布萊恩堡家族的嫡長子,近乎於古時候一國皇太子的身份。他有著公爵的實力,他的精血勢必給殷血歌帶來不小的好處,吸干他的血,怎麼可能腹瀉呢?

但是,這是殷凰舞對自己孩子的關心和愛護!殷血歌能感受到,殷凰舞是真的害怕殷血歌吸干查理的血之後,感染某些亂七八糟的毛病!

所以殷血歌只能翻翻白眼,什麼別的話都說不出來。

滿意的看著殷血歌一言不發乖乖受教的小模樣,殷凰舞歡天喜地的說道:「這才乖,以後你日常服用的鮮血,都得讓你母親我親自過目才行!一定要是那些生得年輕貌美的處女小丫頭的血才有資格進你的嘴,別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下賤血奴么,你最好看都不要看他們一眼!」

教訓了殷血歌一陣,殷凰舞才拉著殷血歌的耳朵,來到了高塔邊緣。

森冷的向下方望了一眼,殷凰舞紅唇微微一撇,她清冷、悠揚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殷族城邦。

「好了,查理·范恩克·布萊恩堡,我們的交易就此結束!我會履行我的諾言,讓你成為布萊恩堡家族的家主。至於我們名義上的那一段婚姻,我現在就宣布,終結和你的婚姻關係!」

「我必須要當著這麼多人說一句,我不是那些淺薄的、眼皮子容不得東西的小丫頭!你這些年來,整天給我送什麼玫瑰,送什麼珠寶,送什麼亂七八糟的古董,可是姑奶奶我對那些玩意沒興趣!你沒有討得我的歡心,反而讓我覺得膩味。」

「如果你這些年不是這麼刻意的獻殷勤的話,或許我還會多保留幾年這種名義上的婚姻?」

「但是你居然愚蠢到想要動我唯一的兒子的主意,你這是給自己找麻煩!我不會容忍任何人用任何方式對我的兒子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