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四十六章女帝凰舞(下)

第四十六章女帝凰舞(下) (1/1)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25 22:04  字數:2436

城外二十幾萬大軍,數十位親王,近千的公爵、千年公爵,都是擺在那裡好看的么?她居然好意思說殷族大動干戈?如果不是天空有血鸚鵡懸浮在那裡,殷凰舞的這支大軍甚至有摧毀殷族城邦的實力,她居然還好意思說殷族大動干戈?

但是不等殷天戾回話,殷凰舞已經厲聲呵斥起來:「姑奶奶沒空和你們這群老不死的浪費口水,開門,把姑奶奶的寶貝兒子交出來!再敢拖延時間,姑奶奶打破殷族城邦,別說雞犬不留,就連螞蟻都不會給你們留下一隻活的!」

微微一頓,殷凰舞紅唇微微一撇,很是妖異美艷的笑著:「順便說一句,姑奶奶的寶貝兒子受了一點兒,身上有一點兒磕碰,或者他給姑奶奶我說他這些年有半點兒委屈,姑奶奶摘了你們這群老不死的狗頭當球踢!」

如此彪悍的言語,如此狂傲的信心,殷血歌看著城下這個和自己血肉相連的女人,突然有一種哭泣的衝動。

他不記得殷凰舞的聲音,他也不記得殷凰舞長什麼樣子。他剛剛出生,殷凰舞就被逼遠嫁布萊恩堡家族,從此再也沒有返回殷族城邦!殷血歌曾經無數次在夢中見過她,但是她的形象是那樣的模糊,他從來沒有看清她的臉,也沒能聽清她的聲音。

但是此時,此刻,殷凰舞真真切切的站在城下,她的聲音傳遍四野。她遠比殷血歌想像中的那個母親美麗百倍,雖然兩人相隔這麼遠,但是殷血歌從她身上感受到的那股子親情,卻比他在夢裡的那個母親溫暖一百萬倍!

「殷凰舞,我精告你,這裡是我殷族的領地,你不要太放肆!」殷天戾實在是被殷凰舞的話氣得眼珠發紅、腦漿都快沸騰了,他跳著腳指著殷凰舞厲聲喝斥起來。

「嗤!」殷凰舞狠狠的撇了一下嘴,很懶散的雙手抱在胸前,歪著頭看著殷天戾,極其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姑奶奶就是這麼放肆,這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老不死的,你覺得姑奶奶讓你看不順眼,下來揍我啊?有種你下來,姑奶奶讓你一隻手,不敢下來的,你也就別說你是殷家天字輩的老不死,你乾脆就是殷家坤字輩的灰孫子好了!」

天地無極、血海乾坤,這是殷族如今的班輩排名!

坤字輩,那的確是灰孫子級的人物!殷凰舞這般說,實實在在是根本沒把殷天戾放在心上。

殷天戾氣得眼珠通紅,身為血妖,周身氣息陰寒邪惡,出汗這種事情,基本上不可能出現在血妖身上。但是此刻殷天戾被氣都渾身血氣奔涌,他額頭上居然都氣出了滾滾熱汗。

「殷凰舞,老夫今天就好好的教訓教訓你!」執掌血刑殿千百年來,殷天戾已經習慣了動用最直接、最暴力的手段解決問題,他完全忘記了殷血歌就在他身邊,他完全可以用更加適當、更加完美的方式來解決殷凰舞帶來的麻煩!

殷血歌下意識的一把抓出想要抓住殷天戾的手,但是殷天戾已經身形一閃,化為一道血影筆直的沖向了殷凰舞。殷天戾是殷族天字輩的元老,殷凰舞是殷族第四代族人,被自家的後生晚輩如此出言不遜的挑釁,殷天戾如果不做任何的反應的話,他以後是真的沒臉見人了!

但是,讓所有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殷天戾帶起一道血光衝到了殷凰舞面前,殷凰舞輕描淡寫的伸出纖長細膩的玉掌,看似慢吞吞的一巴掌抽了出去。就聽得一聲巨響,殷天戾身上濃郁的血光被一掌拍得粉碎,他大口大口的噴著血,化為一道血光被這一掌抽得高高飛起。

殷族城邦城頭上的無數殷族戰士驚恐的看著殷天戾高高的飛上了天空,他宛如一顆血色流星一路噴著血向高空飛起。殷凰舞的這一掌力量大得驚人,被一掌打得昏迷不醒的殷天戾高高飛起十幾里地,這才一頭向著地面摔了下來。

殷天絕慢慢的張大了嘴,驚駭的瞪大了眼睛。

殷凰舞這是什麼樣的力量,居然能夠將一個實力達到了親王境的殷族元老一掌抽飛?殷天戾完全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被抽飛,而且直接被抽得昏迷不醒!

雖然從烏木嘴裡知道自己的母親資質妖孽,但是她今日的表現也太過於妖孽了一些!

「親愛的血歌少爺,您的母親,實實在在是個變態!」烏木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嘀咕著:「我必須要說,她的實力有點不對勁!那個倒霉的老傢伙絕對是親王級的高手,但是你母親能一掌抽飛他,那麼她的實力,估計,估計,但是不可能啊!」

殷血歌知道烏木想要說什麼,的確有點不可能!

末法時代,就算是血妖想要增進實力都不是這麼容易了。親王,這就是血妖一族最強大的存在。但是殷凰舞的這一掌,似乎只有傳說中的那些人物才能做到啊!

烏木的聲音很細微,但是殷凰舞卻是清晰的聽到了他的話。

殷族城邦的血霧結界突然劇烈的一顫,一聲巨響中,城門附近的血霧結界被一股恐怖的陰邪血氣轟出了一個直徑百米的大窟窿,殷凰舞身形一閃,徑直來到了城牆上。

她的身體微微顫抖著,眸子里噴出兩條血炎,死死的盯著殷血歌,卻半晌說不出話來。

殷血歌也獃獃的看著身前數米外的殷凰舞,獃獃的看著她那張絕美的面孔,只覺得自己好似身處夢中,嗓子眼裡一陣陣的瘙癢,卻怎麼都說不出半個字。

烏木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一步的遠離殷血歌。他屏住呼吸,甚至不敢正眼看殷凰舞一眼!這個可怕的女人,當年給烏木留下太多太恐怖的印象了,如今變得更加恐怖千百倍的殷凰舞,豈是烏木敢招惹的?

「比我想像的,要好一點!」殷凰舞怔怔的看了殷血歌半天,然後突然嫣然一笑。

「是個小帥哥,小白臉噢!嗯,還是和我有八成相像!我殷凰舞這麼一個傾城傾國的大美女,生出來的兒子就應該這麼帥才對!如果你長得太丑,我就真不要你了!」說著說著,殷凰舞兩行熱淚滾滾而下。

殷血歌無聲的跪倒在地,額頭向著殷凰舞重重的磕碰了下去。

城外,眾多親王級的血妖騰空飛起,他們同時向殷凰舞行禮膜拜。

「恭喜血帝,賀喜血帝,血歌少爺天姿英發,不愧是血帝的嫡親骨肉!」

那些親王的臉上儘是諂媚之色,而殷族的所有族人全都傻在了那裡。

血帝?殷凰舞?她怎麼可能是血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