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四十六章女帝凰舞(上)

第四十六章女帝凰舞(上)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25 22:04  字數:3344

殷族城邦如臨大敵,血霧結界全力開啟,刺目的血光籠罩著整個城邦,金屬城牆上密密麻麻的站滿了全副武裝的殷族戰士。高空中數百頭地獄三頭龍鷹和其他兇猛妖禽在盤旋飛舞,十幾條血蛟背負著實力達到公爵級的殷族長老,同樣在雲層中穿梭飛騰。

平日里終日開啟的城門已經關閉,城門後矗立著三千尊秘法煉製的血傀儡。這些身軀高大的殺戮機器穿戴著厚重的堡壘式裝甲,雙手分別握著一柄長達兩米的斬馬劍,只待城門開啟,就會衝出去展開瘋狂的殺戮。

在這些血傀儡的身邊,大群大群殷族馴服的妖獸匍匐在地上,不耐煩的發出低沉的咆哮聲。近萬頭妖獸聚集在一起,他們身上散發出的腥臊味道讓人窒息。

大隊大隊的殷族血仆軍手持各種大威力武器,迅速從地下的訓練營和堡壘中蜂擁而出,在殷族將領的指揮下佔據城邦的各處要地。低沉的馬達聲呼嘯著,末法時代人類設計發明的那些噸位巨大、殺傷力驚人的戰爭機械紛紛從掩體內開了出來,將無數條大街小巷堵得結結實實。

無數道厚重的金屬牆壁從殷族城邦的地下升起,這些金屬牆壁最薄的也有一米多厚,這些憑空冒出來的金屬牆壁將偌大的殷族城邦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迷宮,任何踏入殷族城邦的敵人,都會發現他們無路可走,而四面八方都會對他們發動致命的襲擊。

高空中,原本在這個時間點應該已經沉入地平線下,要在三個小時後才能重新出現在空中的巡天秘寶血鸚鵡閃耀著刺目的黑紅色光芒,宛如流星一樣從遠處地平線下衝天而起,帶起一道長達百里的血光,徑直飛到了殷族城邦的上空。

周身血光閃耀的血鸚鵡宛如嗜血魔神的眼眸,冷漠無情的俯瞰著大地上的芸芸眾生。

血鸚鵡表面的無數妖文法籙急速閃爍著,雖然離地有數百里高,但是這一刻血鸚鵡散發出的恐怖氣息透過厚厚的大氣層傳遞到了地面。地面上所有人的心頭都沉甸甸的,血鸚鵡爆發出的妖異氣息讓所有人渾身一陣陣的輕微顫抖,就好像碰到了天地的野獸,身體都有點行動不便了。

就是在這樣的緊張氣氛中,殷血歌帶著自己的下屬急匆匆的來到了殷族城邦的城牆上。

他向外眺望的時候,這才明白為什麼殷族會擺出這樣大的陣勢來——城外的那大隊人馬,實在是規模太過於龐大了一些。殷族實力最強的幾位元老,殷天絕以下的眾多高手都已經去參加西方修鍊界的聚會了,此刻殷族城邦內的防禦力量只有巔峰時的一半不到,面對城外規模龐大的軍隊,誰敢有絲毫的懈怠?

殷族城邦城門外那一片方圓數十里的小平原上,整整齊齊的站著二十個萬人方陣!

濃郁的血色霧氣包裹著這些萬人方陣,為他們抵擋住了天空中陽光的侵襲。這些方陣中的戰士身穿古老的甲胄,和殷族制式的全封閉式作戰盔甲不同,這些方陣中的戰士身穿的甲胄,很古老、很華麗、很精美,簡直猶如藝術品,帶著一股子濃郁的西方貴族階層的優雅和虛偽。

「古羅馬式戰甲!古哥特式戰甲!見鬼,甚至有古巴比倫式的甲胄!」殷天戾瞪大了眼睛,有點惱羞成怒的指著城外的那二十個萬人方陣低聲咒罵著。

二十個萬人方陣,每一個萬人方陣的戰士身穿的甲胄都不同,這裡集中了西方歷史上二十個著名文明的特色甲胄。整整二十萬名身材高大健壯,容貌俊朗宛如天神的俊男身穿黃金、白銀、青銅等金屬材質製成的古老盔甲,宛如神話中的天神一般站在城外!

只有血妖一族十三個傳承古族,也就是血妖一族十三件傳承聖器的守護家族,才有足夠的力量找到這麼多古老的甲胄。而且這些甲胄上都隱隱有妖文法籙的光芒流轉,這些甲胄可不是樣子貨,清一色都是防禦力驚人的法器!

二十萬件法器級的甲胄,單憑這些甲胄,這些戰士,就讓殷族的眾多族人有點頭皮發麻!

雖然殷族如今在血妖一族中已經站穩了腳跟,實力和任何一個血妖大族相比都毫不遜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從家族底蘊,從家族財力上而言,殷族畢竟欠缺了太多。

單純城外的這二十萬名精銳,一旦對殷族城邦發動進攻,殷族就算全殲了這支軍隊,也必定付出慘重的代價!二十萬名身披法器甲胄的精英,這可不是一個兩個血妖豪門能夠組建的軍隊!

更讓人心頭沉重的是,站在這二十個方陣前的那一列人。

整整齊齊九百名身穿猩猩紅色長袍,通體透著一股子剛剛從墳墓中爬出來的腐朽氣息,雙眸通紅,眼眶深陷,雙手十指漆黑猶如腐爛棺材板的中老年男女。他們的氣息古老而強大,他們清一色都是公爵級的強者!

九百名公爵強者,此時的殷族根本無法應付這麼一支強大的軍隊。或許只有懸浮在天空一動不動的血鸚鵡,才能對這九百名公爵造成足夠的傷害。

但是無法讓人忽視的,是這九百公爵的前方,十幾名身穿金紅二色長袍,面容俊朗的青年。他們的容貌很年輕,但是他們的氣息比那些公爵越發的古老,身上的氣味更帶著一股子濃烈的腐朽味道。

一共是十八位身穿金紅二色長袍的青年,十八位親王級強者!

殷血歌感受著這些親王體內浩瀚如海,和法恩堡相比也絲毫不遜色的陰寒邪力,不由得苦笑出聲:「他們怎麼說?是,是那個人真的回來了?你們沒聽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