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四十五章處置和榮歸(下,四更4

第四十五章處置和榮歸(下,四更4 (1/1)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25 22:04  字數:2389

身體向前一傾,一把抓住了殷極焐的喉嚨,殷天戾厲聲喝道:「這麼大的罪,不可饒恕的重罪,就弄死你和你兒子,就能抵消么?你爹,你娘,嘿,當然得一起死啊!」

渾身是血的烏木在一旁厲聲長嘯,聽到殷天戾如此殘酷的話,烏木興奮得渾身長毛都一根根豎起。

琺茵嵐和艾倫則是恐懼得微微顫抖!他們已經被殷血歌收為血仆,他們的生死都操控在殷血歌的一念之間!他們今天見識到了殷族,或者說,他們今天見識到了血妖一族內部真正的黑暗和恐怖,他們對自己的前途充滿了驚恐和絕望!

對自己的族人都是如此的狠辣無情,何況是他們這些被逼投降的人類呢?

琺茵嵐和艾倫強擠出了一絲笑容,無比諂媚的望向了殷血歌!他們已經下定了決心,他們絕對不會違逆殷血歌的任何意見,他們會用盡全部的手段討好殷血歌,哪怕是做一條狗,他們也要讓殷血歌開心,讓殷血歌高興,讓自己太太平平的活下去!

殷極焐被殷天戾殘酷的話嚇住了,他絕望的大吼大叫,卻沒人能聽清他到底在叫些什麼。

殷極焐的那些心腹下屬則是同樣聲嘶力竭的哀嚎著,他們賭咒發誓他們不知道殷極焐的陰謀詭計,他們拚命想要讓殷天戾相信,他們和這件事情無關,他們想要脫去自己身上的罪責。

但是殷天戾對他們的哀嚎視若無睹,他只是嘻嘻哈哈的不斷下達命令,讓那些低等狼人對這些人動用酷刑,將他們的肢體一點一滴的肢解。刑堂內頓時一陣的鬼哭狼嚎,凄厲的慘嚎聲不絕於耳,其中混雜著讓人頭皮發麻的骨肉碎裂聲。

殷血歌冷漠的看著眼前血肉橫飛的殘酷景象,等得好幾個殷族的族人熬不住酷刑,自裂心臟求死之後,殷血歌這才來到了殷極焐面前,一把抓住他的下巴,強行托著他的面孔,讓他正視自己。

「殷極焐!按照我們的血緣關係,我應該叫你一聲二叔。」殷血歌很不解的看著殷極焐:「為什麼你和你的兒子,從我懂事時起,就不斷的找我的麻煩?如果說我和殷血驕之間,是小孩子不懂事的衝突,你也摻合進來,就沒有道理了!」

殷極焐的精神已經近乎崩潰,他茫然的看著殷血歌,一個字一個字的囁嚅絮叨著。

殷血歌靜靜的傾聽著殷極焐的自言自語,然後他無語的翻著白眼看著天空,然後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他那了不起的母親殷凰舞,她可知道她給她的兒子招惹了多大的麻煩?

驚才絕艷的殷凰舞還在殷族的時候,風頭壓過了包括殷極煌、殷極焐等人在內的所有殷族『極字輩』的精英。殷凰舞是如此的叛逆,殷家秉承最古老的東方傳統,講究的是『女子無才便是德』,對殷凰舞這個後輩女子,他們絲毫沒有看在眼裡,在他們心中,殷凰舞最大的價值就是拿去和其他血妖古族結親!

但是殷凰舞不甘心自己的命運,她一次次的挑戰家族元老和長老的權威,一次次的將殷極煌、殷極焐這些和她同輩的家族精英踏在腳下。殷極煌、殷極焐無數次的被殷凰舞打得頭破血流,在殷凰舞散發出的驚人天賦前,殷極煌、殷極焐等人黯然失色。

殷極煌的心胸還比較寬大一些,反正他是殷族極字輩的第一人,他的地位無可動搖。而且他早早的就執掌了代理家主的位置,殷凰舞的挑釁也要,挑戰也好,對他沒有太大的影響。所以殷極煌一直以來對殷血歌雖然沒有什麼好感,但是他也沒有主動的動用自己的權力去進行打壓。

畢竟對於殷族的代理家主而言,動用權力打壓一個無父無母的稚子,殷極煌自己都覺得丟臉!

但是殷極焐不同,他三番五次被殷凰舞挑戰,無數次的丟人現眼,好幾次他差點連接掌家族權力的機會都被攪黃了。所以殷極焐恨死了殷凰舞,當殷凰舞遠嫁之後,這股子怒火就全部發泄在了殷血歌身上。

所以在殷極焐的兒子殷血驕的帶動下,稚子殿的殷族稚子們和殷血歌處處為難!

所以在殷極焐的報復下,殷凰舞留下的照顧殷血歌的那些血仆和血奴,一個接一個的被丟進了化血池。

所以在殷血歌重創了突破成為星戰士的殷血驕後,殷極焐好似看到了又一個殷凰舞的崛起,所以殷極焐以堂堂殷族血戰殿主之尊,不惜親自出手算計殷血歌,發誓一定要將殷血歌置於死地!

「這心眼可真夠小的!」殷天戾在一旁冷颼颼的詭笑著:「凰舞那丫頭雖然過分了一些,雖然她的天賦的確驚人!但是在我殷族,一個丫頭怎麼都不可能出頭的!虧你還是極字輩的第二人,居然心眼小到這種程度!」

輕嘆了一口氣,殷天戾望著殷血歌冷聲問道:「血歌,按照血刑殿的規矩,殷極焐父子兩,是必須送進化血池的,而且還必須追究到底,看看是否還有人和他勾結在一起,出賣了家族利益。但是他們的這些心腹下屬么,可以丟進化血池,也可以貶為血奴死士送進敢死營,你準備如何處置?」

殷血歌看著面無人色的殷極焐、殷血驕,輕輕的擺了擺手。

「以後,我不想再見到他們父子兩!至於他們的下屬,太上長老授權我組建一支直屬我一人的軍隊,全部貶為血奴,編入我直轄衛隊的敢死營吧!」

手指向著烏木指了指,殷血歌沉聲道:「烏木,你就是我這支衛隊的第一任統領!至於這支衛隊怎麼編排,就要看你的了。實話實說,我對這些事情一竅不通,所以我只負責提供裝備和物資,其他的我一概不理!」

烏木的眼睛驟然一亮,丟下手上的重斧,無比歡快的一巴掌拍在了殷血歌肩膀上。

就在這時候,地面輕輕的顫悠了一下,天空中突然傳來了沉悶的連綿不絕的轟鳴聲。

幾條血影急速竄進了刑堂,不顧地上黑色的血漿惡臭撲鼻,一骨碌的單膝跪在了地上。

「殿主,布萊恩堡家族的大隊人馬請求進入我族城邦。」

「他們說,是,是,是凰舞小姐回殷族省親來了。」

殷血歌渾身激靈靈打了個寒戰,只覺渾身汗毛一根根的豎了起來!

自己的母親,歸來省親了么?

烏木則是渾身一哆嗦,下意識的一把捂住了屁股後面那條碩大的狼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