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三十九章上古洞天(下,四更2)

第三十九章上古洞天(下,四更2) (1/1)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20 12:45  字數:2446

那頭被斬下了頭顱的黑虎也被殷族的族人收拾得乾乾淨淨,屍體被他們施法強行縮小揣進了錦囊中收拾妥當,地上的虎血也都被秘法收集起來,就連一滴血都沒有浪費。

這時候殷血歌等人才有餘暇打量四周的風景,然後所有人都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真是一派好山好水,端的是一副仙家景象。在末法時代,哪裡去找這樣的神仙洞府?

眾人腳下是一條白玉鋪成的大道,白玉地磚之間的縫隙填充以赤金。金玉光芒相互輝映,這一條大道一眼望去珠光寶氣,卻毫無世俗低俗之感,反而充滿了仙家的壯麗輝煌氣相。

在大道的盡頭,兩座碧峰之間,是一座兒九開間的紅珊瑚牌坊。真不知道這洞府的主人從哪裡找來了這麼一塊巨大的紅珊瑚,整個牌坊渾然一體,是用一整塊紅珊瑚雕琢而成。數百顆拳頭大小的明珠鑲嵌在牌坊上,淡淡的珠光照得這牌坊通體火紅宛如著火。

牌坊後方里許處,一片百里方圓的湖泊邊數十座精巧的宮殿樓閣錯落有致的點綴在茂密的瓊花玉樹中。這些宮殿樓閣儘是用各色美玉、精金、珊瑚、戴帽、碧璽、寶珠搭建而成,見不到任何世俗材料,都是世間罕見的珍稀之物。

在那宛如明月的湖面上,幾座水閣用飛虹長橋相互連接。湖水中生長了無數異種蓮花,白莖、墨葉、赤紅如火的花朵足足有水缸大小。這些蓮花宛如活物一樣自行噴吐著天地靈氣,蓮蓬中不時有銀色的玉露滲出,玉露滴落在蓮葉上,就好似走盤珠一樣遊走不定、熠熠生輝。

在這一片建築物的後方,一座險峻的高峰拔地而起。高有千丈的秀峰通體密布著無數大大小小的孔竅,大片靈芝狀紫色煙雲從孔竅中慢慢飛出,等距離那秀峰遠了,紫色雲煙就化為大片靈雨傾瀉而下,滋養得附近的山峰苔蘚肥美、草木昌盛。

一眼望去,這玉華小界天也就是數百里方圓,但是僅僅是眾人能見到的山峰上,就生滿了各色各樣的靈花異草,在那蒼蒼古松上,更是弔掛著無數的靈芝仙茸。

除開這看守門戶的一虎、一蟒,偌大的冬天內再無其他活物,安靜得讓人心悸。

而且一眼望去,四面虛空中無數淡淡的光華若隱若現,更有大量的筆直仙光宛如大網一樣橫貫虛空。這都是洞府的主人布置的各種陣法禁制,將這洞府籠罩得密不透風。

想要走過這條大道,經過那紅珊瑚牌坊,進入那一片宮殿樓閣,甚至是踏上那一座顯然是洞天核心樞紐的千丈高峰,顯然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好地方啊!」殷天絕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根墨玉製成的玉簫,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著自己的手掌。他由衷的感慨道:「我殷族的祖地飛雲崖和這洞府相比,簡直就是垃圾場一般的所在。嘖,嘖,想不到我東方修鍊界,居然有大能前輩在這西方地頭上,開闢了這麼一座仙家福地!」

姜入聖含笑看著殷天絕,他和聲說道:「按照我等約定,我姜族只要先祖留下的典籍和各種法器,至於其他一應物事,都歸殷族所有。這洞府,這宮殿樓閣,這無數的靈花異草,都和我姜家再無半點關係!」

殷天絕連連點頭叫好,他欣然笑道:「好得很,妙不可言!這玉華小界天,可為我殷族萬世基業!」

殷血歌一直在偷偷的觀察那些姜族子弟的表情變化,當殷天絕說出『萬世基業』一詞時,幾個姜族的子弟分明露出了一絲譏嘲和不以為然的笑容。這一絲淡淡的笑容一閃而過,卻沒能避開殷血歌的目光,畢竟血妖一族的五感,可是比人類強出了太多太多。

這洞府,可沒被現在的姜家族人看在眼裡!殷血歌如此告誡自己。

但是問題就在於此,這樣一座讓殷天絕讚不絕口的洞天福地都沒被現在的姜族人看在眼裡,那麼很多年以前的姜家某位先祖,他怎麼會把自己的洞府開闢在這裡呢?

想想看,不合理啊!

殷天絕似乎很急切的想要獲取這座洞府的所有權,他笑呵呵的向姜入聖建議,大家一鼓作氣,將所有的禁制一路破開,儘快的讓姜家族人將他們想要的東西帶走!

對於這個建議,姜入聖自然是舉起雙手歡迎。

眾人略微休息了一陣,由姜入聖仔細的講解了一番破禁大陣的各種變化,交代了一番前方可能碰到的各種禁制的類型和威力等等,然後兜率天火破禁大陣再次發動,大片火光星光捲起銀色煙霞,在天機羅盤的帶動下,翻翻滾滾的向著前方奔涌而去。

玉華小界天內的各種禁制頓時齊齊發動,單純眾人所在的這一條大道上,每一塊白玉製成的地磚上都有一枚巴掌大小的紫青色仙籙悄然浮出。仙光縈繞,天地靈氣宛如潮水一樣被地磚吸入,四周虛空被封鎖,天地倒懸,眾人承受的重力憑空增加到了百倍上下,錯非有破禁大陣保護著,這股可怕的重力足以撕裂無數人的身體。

殷血歌藏在破禁大陣中,他正在琢磨殷天絕會用什麼辦法,給他創造偷偷摸摸複印姜家典籍的機會呢,就聽得十幾名位於破禁大陣邊緣的殷族族人突然驚呼一聲,他們手上的大陣旗幡一陣光芒散亂,破禁大陣的運轉驟然一陣滯漲,頓時引發了連鎖反應。

破禁大陣幾乎崩解,四周恐怖的重力襲來,刺目的光影閃爍中,殷血歌只覺身體一輕,一片梭子形的光幕憑空冒出裹住了他的身體。『哧溜』一聲響,殷血歌的身體被光幕裹著,一彈指間就穿透虛空去得無影無蹤。

等得殷血歌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站在了一座金屬製成的古樸大殿中。

在他的正前方,是一座寬八丈一尺的巨型供桌,上面懸浮著十幾團水缸大小的光團,裡面隱隱藏著一些奇形怪狀的器具。

在供桌的正中,是一個兩尺見方的金色匣子,表面雕刻了無數的蝌蚪仙文,流光溢彩的蝌蚪仙文好似在急速的流轉,殷血歌只是盯著他望了一眼,就覺得一陣的頭昏目眩差點沒吐了出來。

在這大殿中,還按照九宮方位擺放了九尊巨大的爐鼎,此刻這些爐鼎內不斷噴射出高溫紅光,蒸得殷血歌渾身汗如雨下,頭髮都被高溫烤得捲曲了。

就在殷血歌琢磨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的時候,猛不丁的從那巨大的供桌後面,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

「終於,有人,來了么?」

慢悠悠的腳步聲中,一個身高三尺不到的矮小身影從供桌後轉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