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三十七章城下之盟(上-四更1)

第三十七章城下之盟(上-四更1)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19 11:00  字數:3306

今天四更,所以,求三江和推薦票是理直氣壯!!!

昨天喝蒙了,但是依舊這麼早起床更新!求推薦票咯!

*************

姜入聖、姜脫塵帶著數十位姜家族人,滿臉茫然的看著前方山嶺間黑漆漆的一個大窟窿。

直徑三里左右,深有百丈垂直向下的大窟窿,大量熱氣不斷升騰而起,旁邊大江被炸開了一個碩大的缺口,滾滾江水分出一脈,正不斷注入這新鮮出爐的大坑裡。高山積雪融化而成的冰冷江水潑灑在通紅熾熱的山石上,頓時有大量的水汽噴薄而起。

「都死了?」姜入聖說了一句極其明顯的廢話,然後他惱怒的抓了一把長長的鬍鬚,有點惱羞成怒的揚天怒嘯:「是誰幹的?給老夫滾出來!」

這一聲怒吼宛如天雷迸發,震得附近山石一陣跳動,滾滾雷音呼嘯著向著四周傳開,天空濃厚的雲層被撕成粉碎,無數條細細的雲絮向著遠處拉伸開,天空中好似盛開了一朵淡淡的雲霞組成的花朵。

殷血歌藏在大樹的枝葉中,被姜入聖這一聲怒吼震得耳膜劇痛。他用力的捂住耳朵,很有點後悔的無聲嘆了一口氣。不該太好奇想要看熱鬧,先是被那大爆炸震得眼前金星亂閃,然後被姜入聖這一聲咆哮震得頭昏眼花,這是何苦來由?

「可是姜老先生,現在不急著發火啊!還有更讓你惱火的事情發生呢!」

看著渾身直顫悠,雙眸通紅好似隨時要爆炸的姜入聖,殷血歌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一番計劃,都是殷天絕和法恩堡這兩個老不死的親自操刀制定的計劃,殷血歌作為殷族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傢伙,他根本連置喙的資格都沒有。

索性被幹掉的都是大柏林城邦的大執政官們,並非殷血歌結盟的姜族族人,所以殷血歌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

姜族停留的那座山谷入口處,臉色慘白的琺茵嵐拉著驚慌失措的艾倫突然從高空降落。阿倫不知所措的看著琺茵嵐,絮絮叨叨的嘀咕著:「琺茵嵐,發生什麼事了?喬盧斯他們的氣息都消失了!他們的氣息全部消失了!到底是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

琺茵嵐一把抓住了艾倫的肩膀,語氣無比堅硬的喝問道:「艾倫,你一直愛我!」

艾倫的眼睛驟然一亮,他瞬間將喬盧斯等人的死活丟去了九霄雲外。他一把抓住了琺茵嵐的小手,無比深情的感慨道:「琺茵嵐,我親愛的火後啊,你明白我的心意,我一直這樣的愛你!我一直對你說,如果我們聯手,以我們的力量,我們可以成為大柏林城邦真正的統治者!」

「當然,艾倫,我明白你!我一直明白你是什麼樣的人!」琺茵嵐冷聲道:「你看起來冷靜而無情,其實你的野心,你的**,只有我才明白!如果我給你一個機會,讓你永遠和我在一起,你願意付出多少?」

艾倫的喉結一陣蠕動,他艱難的吞了一口吐沫,正要說話的時候,琺茵嵐突然打斷了他的話:「不要說你為了我可以犧牲一切!親愛的艾倫,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這種情意綿綿的愚蠢的話,還是留著去欺騙那些十幾歲的小丫頭吧!對我,說實在的!」

短暫的沉吟了一會兒,艾倫聳了聳肩膀,他眸子里閃耀著深邃的銀藍色寒光,語速飛快的低聲說道:「好吧,親愛的琺茵嵐,如果無損我的個人利益,無損我在大柏林城邦的特權的話,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甚至,如果我們聯手掌控大柏林城邦,我可以讓你的排名在我之前!」

琺茵嵐抓著艾倫雙肩的纖細小手突然掐住了艾倫的脖子,她塗了鮮紅色指甲油的指甲突然彈出來有半尺長短,宛如十柄鋒利的匕首扣住了阿倫的頸部要害。她凝視著艾倫寒光閃爍的雙眸,冷聲說道:「加爾波帝他們的背叛,是真的!殷族,已經控制了米蘭城邦!」

深吸了一口氣,琺茵嵐朝著臉色變得青白一片的艾倫微笑道:「我,已經進行了那種曾經被我們無比仇視的血妖儀式!換言之,我現在是一位長生不老、青春常駐的血妖!親愛的艾倫!」

眸子里一陣光芒閃爍,艾倫飛快的問道:「那麼,殷族毫無疑問的,將獲取大柏林城邦和米蘭城邦的絕對統治權嘍!只要你我配合,在其他城邦不知情的情況下,我們可以成為殷族的代理人?」

「成為殷族的代理人,統治這兩座城邦,或者死!」琺茵嵐紅潤的嘴唇湊到了艾倫的耳朵邊,嬌柔的說道:「自從轉化成血妖之後,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美妙快感!我對你的血充滿了好奇,艾倫!如果你不願意成為我的夥伴,那麼,我很樂意享用你的心頭精血!」

重重的吐了一口氣,艾倫微笑著一把摟住了琺茵嵐纖細的腰肢:「如果你的主人願意讓我們永遠的在一起,並且願意保證我未來的地位和權力,我願意接受同樣的儀式!」

「噢,你忘記了當年接掌大柏林城邦大執政官一職時的誓言了么?」琺茵嵐譏嘲的笑著:「你曾經當著億萬子民發誓,永遠成為他們最忠誠的守護者呢!」

「一群卑賤的人類而已,那所謂的誓言只是為了換取他們的擁護!」艾倫同樣譏嘲而不屑的冷笑連連:「難道你認為,擁有神靈流傳的血脈,尊貴有如我們,會為了那些卑賤的愚蠢的人類,損失哪怕一點指甲么?我們,才是同類!」

「沒錯,我們,才是同類!」琺茵嵐『嗤嗤』的笑著,她從自己的衣領內拔出了一根極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