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三十六章盟友,你好!(上)

第三十六章盟友,你好!(上)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18 08:49  字數:3367

請牢記

求三江票和推薦票!

今天豬頭出門有事情,估計大半天不能在家,所以,今天只能兩更了!

***

殷族戰士猶如黑色的潮水,順著幾條狹窄的山谷迅速退卻。

殷族幾位元老已經在遠處密林中布下了藏匿氣息的妖陣,幾頭被生擒活捉的妖獸躺在陣眼內有氣無力的呻吟著,他們的氣息被妖陣放大了數倍後釋放出來,足以完美掩飾殷族戰士的存在。

殷血歌藏在十幾里外的一座高山之巔,盤坐在一株枝葉茂盛的大樹上,枝葉搖曳遮蓋住了他的身形。秋蟬蟄隱術自行運轉,胸口懸掛的玉蟬掛墜散發出淡淡銀光,殷血歌周身氣息內斂,山風吹過大樹,吹動殷血歌的長髮和衣襟,沒能帶走他的半點兒氣息。

一本用薄薄的青黃色貝葉裝訂而成的古籍,被殷血歌謹慎的攤開在膝頭。洗的乾乾淨淨的雙手,很溫柔的翻起樹葉。一行行古樸而大方的上古妖文印入眼帘,這是一本名之為《天道妖心》的古籍。

這一冊不過三十六頁的古籍內容不多,裡面記載的是上古某位不知名大妖的修鍊心得。

沒有任何與修鍊功法、修鍊過程相關的記載,古籍中記載的,只是這名大妖的零星感悟。而開篇的第一句話,就讓殷血歌渾身毛骨悚然,無數根寒毛筆直的豎了起來——『天道無情,大道至公,故萬類霜天競自由,爭者萬死一生,不爭必死無疑』!

**裸、冷酷血腥的生存哲學在殷血歌面前展開,上古大妖從幼崽狀態,一步步掙扎求存,成長為一尊橫行八方無人能治的巨妖大聖的感悟,一覽無遺的展露在殷血歌面前。

『天道,修行道,長生道,不朽道,弱肉強食道;刀山血海,步步荊棘;有進無退,退後者死;無憐憫,無公正,無慈悲,無歡喜』!

殷血歌短短數月之間,從一個在殷族被無數人欺凌打壓的幼齡稚子,突然成長為公爵級強者,這用一步登天都無法形容他成長的速度。就算是末法時代之前,在那神聖仙佛漫天的年代,殷血歌的成長速度也只能用妖孽來形容!

數月,從凡人一步躋身堪比金丹初成的大能修士,除開傳說中那些轉劫重修的仙人、大能,誰能有這樣的恐怖效率?就算是那些仙人、大能,在這種情況下也要穩守心境,步步謹慎嚴防心魔滋生!

殷血歌只是一個孩子,殷天絕可不覺得他是什麼上古的神聖仙佛轉世,所以他的心境修為更是一個讓人頭痛的問題。稚齡而有如斯力量,在殷族掌握堪比長老的特權,更成為斯圖加特家族法恩堡親王的血裔之子,背景靠山強大得讓人無語。

若是心境把持不住,殷血歌這千年難遇的曰行者,很有可能夭折!

所以殷天絕從殷族藏經閣中,取了這本上古大妖的修鍊心得讓他參悟。這份古籍字字血淚,句句驚心,其描述的各種殘酷殘忍的感悟,足以震懾殷血歌,讓他明白到底什麼叫做真正的修鍊!

『苦苦掙扎,芸芸眾生只得一線生機;天道授若不取,必遭奇禍;故生機在前,當不擇手段,饒是屍山血海,也當一頭撞去,於死地中求取生機;若得,金光萬里;若失,骨骸成泥』!

『天道途中,不可悲,不可喜,不可憂,不可怒;悲喪心,喜喪志,憂喪魂,怒喪魄;先進者,或許飛灰,後進者,或得長生;唯有努力精進,劈開大千世界,方見錦繡乾坤』!

『若力弱,終有強橫時;若力強,天外更有天;弱不可懼,強不可恃;天道有輪迴,陰陽有轉換,弱者並非恆弱,強者並非恆強;我只一顆求存道心,朝那天道死命撞去』!

字字句句,血淚斑斑,警示斑斑!

殷血歌看著這無名的上古大妖留下的感悟,只覺周身一陣陣寒氣襲來,這些曰子實力突飛猛進滋生的心火好似被無量海水當頭澆下,幾個眨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區區公爵,在這之上,千年公爵可輕鬆殺我。血妖親王可輕鬆殺千年公爵,傳說中的血帝彈指可滅親王,而血神吐氣能誅血帝。」殷血歌將這薄薄的一冊古籍一字一字的揣摩了一番,只覺周身一陣清涼,一顆心穩穩噹噹的在胸腔中有力的跳動著,自己再也沒有絲毫的毛躁和自大。

抬頭看著天空,殷血歌回想起這幾曰殷天絕向他說起的那些事情!

末法時代,法則碎裂,靈脈崩潰,天地間再不見上古大能!而當今之世,乃末法之末,法則重現,靈脈再聚;周天洞天福地逐漸重現人間,三界門戶將絡繹開啟。

或者三五年,或者三五十年,最多不過百年,那曾經銷聲匿跡的上古大能將逐次降臨。這人世,在那上古之時乃周天勢力競爭的要地,是星空之根源,是鴻蒙之初始,是三界之軸承,是萬物之萌芽所在。

未來這世界,當是恆古以來前所未有之亂世,在那天地大勢之前,如今這人間的所謂強者,不過螻蟻而已。想要活下去,想要活得更好,想要活得更精彩,更自在,更肆無忌憚,更橫行無忌,就得變得比所有人都要強大,才能按照自己的心愿活下去!

殷族並非沒有根底,單看那巡天秘寶血鸚鵡,就知道殷族背後也有無窮黑幕。殷天絕只是向殷血歌略微談起了一點兒話頭,卻沒有將這個問題深究下去。

望著那無窮無盡、不知道深遠的天空,看著天空重重雲彩,殷血歌突然笑了。他笑得很輕鬆,笑得很燦爛,笑得那樣的無憂無慮,就好像一頭巨鳥翱翔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