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三十四章叛徒(下,四更2)

第三十四章叛徒(下,四更2) (1/1)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17 12:27  字數:2305

「您一直宣稱,要將我族從這個世界徹底的抹去!您一直主張,人類和我族勢不兩立!在過去的二十年中,您曾經頒發戰爭動員令,主動向我殷族發動了十二次大規模的進攻!」

琺茵嵐終於從赤身露體的恥辱感中回復了過來,她怨毒的望著殷天絕,一個字一個字的喝斥著:「別想從我這裡知道任何東西!等我的同伴們連同我們的客人歸來,你們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但是那時候,您已經不存在了,不是么?」殷天絕冷漠無情的笑著。

「您擁有強大的力量,堪比我族親王的強大實力!所以,按照我的盤算,以您強大的身體和強韌的生命力,您應該可以承受最少三千個壯漢的侵犯!」殷天絕抓住了琺茵嵐的下巴,他五指微微用力,掐得琺茵嵐的下頜骨『咯咯』直響。

「擁有尊貴的血統,擁有崇高的地位,擁有強大的力量!美麗的火後琺茵嵐夫人,你能感受到我族那些忠誠而英勇的戰士們熾熱的目光么?他們在看著您的身體!您猜猜,他們在想些什麼?」

琺茵嵐的俏臉瞬間變得慘無人色,她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冷汗不斷的從她額頭滑落。

「在成為我族英勇的血仆戰士之前,他們可能是伐木工,可能是屠夫,可能是鐵匠,甚至有可能是掏糞工!讓他們分享您尊貴的身體,而您全無反抗之力!」殷天絕站起身,重重的嘆息了起來:「真為您感到不值啊!」

「您是如此的尊貴,如此的美麗,如此的強大!但是您將變得無比的下賤!您將失去一切,您將因為最屈辱的方式死去!仁慈的諸神在上,我都無法想像那是多麼殘酷的地獄景象!」

琺茵嵐的身體劇烈的哆嗦著,她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不要說了!不要說了!!邪惡的生物,不要說了!」

殷天絕幽幽一嘆,鋒利的指甲輕盈的頂住了琺茵嵐的心口。他的眸子里閃爍著詭譎的猩紅光芒,輕柔的說道:「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哪怕是傾國傾城的美人,哪怕曾經高高在上!死了,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而且是用這樣殘酷的死法!」

殷血歌放開劍柄,雙手抱在了胸前。他看著琺茵嵐,突然想起了自己被關押在血獄的時候,這個高傲的美貌婦人是那樣的高高在上的俯瞰自己,她的語氣猶如神靈在處置一隻卑賤的螻蟻,不屑一顧的將他投入了無邊痛苦的地獄。

但是現在,赤身露體的琺茵嵐蜷縮在地上,她楚楚可憐,任憑人處置!

「太上長老,把這個女人送給我吧!」殷血歌突然開口說道:「讓我賜給她一滴精血,讓她成為我的奴僕!如果她拒絕的話,烏木,烏木,該死的色狼,你去哪裡了?」

烏木拎著兩個碩大的麻袋,裡面裝滿了『叮叮噹噹』相互撞得山響的金錠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他吐著長舌頭,大聲的叫喚著:「雖然我是你的追隨者,雖然你是我的老闆,但是親愛的血歌大少爺,在偉大的烏木大人發財的時候,請不要破壞一個兢兢業業為了前途拼搏的有為青年的奮鬥好嘛?」

殷血歌看都懶得看烏木一眼,他只是向著琺茵嵐指了指:「如果她拒絕成為我的奴僕,她就是你的。」

殷天絕『呵呵』大笑,他站起身,雙手抱在胸前,擺出了一副任憑殷血歌處置琺茵嵐的姿態。

烏木的眼珠驟然變成了慘綠色,眸子里噴出來的幽光足足有一尺多長。他發出低沉的狼嘯聲,銀色的長毛不斷的從他皮膚下鑽出,他的面孔也逐漸的拉長,逐漸變成一顆碩大的狼頭。貪婪無比的望著琺茵嵐嬌美的身體,烏木大聲的咆哮著:「把她交給我吧,烏木大人會讓她懂得什麼男人才是真正的壯漢!」

琺茵嵐的身體劇烈的哆嗦了一下,她無比屈辱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然後聲嘶力竭的嚎叫起來。

「保留我的權勢和榮耀,我可以為你們做一切事情!我,我可以,為你們,做,做一切,事情!」

「哪怕是出賣你曾經的親密戰友?」殷天絕惡毒的嘲笑著。

「哪怕是,把他們全部出賣!」琺茵嵐冉冉站起身,她死死地咬著牙,並起了五指,悍然刺穿了自己柔嫩的胸膛,刺破了自己的心臟。她大口大口的吐著血,慘笑著看向了殷血歌:「偉大的主人,請原諒我曾經的冒犯!我願意用我的肉體和靈魂,為我曾經的罪孽贖罪!」

殷血歌看著琺茵嵐,他慢慢張開嘴,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一點深銀色的精血從殷血歌的嘴裡滲出,在他吞噬琺茵嵐血液的同時,殷血歌的本命精血也融入了她的心臟。熾熱的火焰從琺茵嵐的心臟深處熊熊燃燒起來,和小傑身上一般無二的異變發生了。

一個小時後,將留守大柏林城邦的所有擁有神奇力量的青年人的心頭精血吞噬一空,換上了一套嶄新長裙的琺茵嵐畢恭畢敬的站在殷血歌的身邊,向殷族的元老們以及法恩堡,說出了大柏林城邦十二位大執政官以及姜族來人的去向。

早在姜入聖等人到來之後沒幾天的功夫,大柏林城邦的主要精銳力量就已經在姜族的帶領下前往阿爾卑斯山。

按照姜族的推算,他們先祖留下的洞府,將在三月後開啟。但是時間過去了這麼多年,姜族的推算不見得精確,洞府很可能提前一兩個月或者推後兩三個月才會有動靜。

所以姜族帶著大柏林城邦的精銳力量提前趕去那裡等候,而琺茵嵐則是留在大柏林城邦,應付殷族可能發動的進攻。為了拖延時間,為了周全起見,他們甚至制定了將凡盧爾城和其他幾座大型城池犧牲掉的殘酷計劃。

「姜族許諾你們什麼?」殷血歌對姜族承諾的利益感到很好奇。

「除了對我們無用的東方修鍊的典籍以及一些法器,其他的一切都歸屬我們!」

琺茵嵐幽幽的嘆息了一聲:「比如說,某些神奇的,能夠快速增加我們力量的東方丹藥!」

法恩堡和殷天絕相互對望了一眼,然後同時笑了起來。

「他們在阿爾卑斯山的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