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三十三章加爾波帝(下,四更4)

第三十三章加爾波帝(下,四更4) (1/1)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16 21:04  字數:2449

哦,哦,哦,今天的第四更哦!

大家有沒有投票的衝動和興奮?

******

殷天絕冷眼向那五位華服男女掃了一眼,然後輕聲笑了起來:「米蘭城邦第一大執政官,蒼穹風龍加爾波帝?極端人類至上主義者,三十年一次性用光曬酷刑處死美迪奇家族八百血妖,從而被稱為『最堅定的人類守護者』!真是,有趣啊!」

加爾波帝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支粉紅色的玫瑰花,他將花朵湊在鼻子前,深深的嗅了一口花香,用那滑膩膩的,好似嗓子眼裡塞滿了甜奶油一樣的誇張聲調感慨起來:「有趣?什麼事情讓您覺得有趣呢?強大的血妖?」

殷天絕只是笑了笑,並沒有搭理加爾波帝。他扭頭看向了琺茵嵐,然後沉沉的嘆了一口氣:「這麼說來,凡盧爾城是你們故意犧牲掉的?包括城內的那些士兵,獵殺者,以及那些所謂神靈後裔的年輕人?」

琺茵嵐把玩著手上的旗幡,天空中數千柄尖刀同時發出尖銳的刀鳴聲,這些尖刀已經在陣法的催動下蓄力到了極致,只要她一聲令下,這些尖刀就會呼嘯而出攻擊殷天絕。

聽得殷天絕的問題,琺茵嵐很溫柔的笑了:「你們這些邪惡的吸血鬼,你們雖然骯髒而卑賤,但是你們過於漫長的生命,讓你們擁有了超人的智慧!」

「沒錯,凡盧爾城只是一枚棄子!你們想要通過攻打凡盧爾城,試探我們大柏林城邦的反應,但是我們乾脆捨棄了凡盧爾城!讓我算算看吧,犧牲微不足道的一些卑賤的人類,這可給我們多換取了十來天的時間呢。」

琺茵嵐的笑容中混雜了一絲殘酷和陰冷,她眯著眼看著殷天絕,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你們慢悠悠的行軍,大張旗鼓的去攻擊凡盧爾!你們更加慢悠悠的從凡盧爾返回,嘗試著攻打大柏林城邦!你們浪費的,是你們的時間!我們付出的,只是百多萬人的犧牲而已!」

用力揮動了一下手上旗幡,琺茵嵐厲聲尖笑著。

「如果你們不去凡盧爾城浪費時間,直接動用全部的力量攻打大柏林城邦,或許你們還真的會打得我們手忙腳亂,讓我的同伴們不得不返回增援!但是現在,你們已經白白浪費了這麼多天,我的同伴們很可能已經在返回的路上。」

殷天絕抬頭看了看頭頂密密麻麻的銀色雲層,然後悠悠的嘆了一口氣。

「你們也不能確定那些離開的人,什麼時候能夠返回?」

琺茵嵐沉默了一陣,然後無奈的攤開了雙手:「我們的客人,他們也只是大致的推算出一個可能的時間點!但是具體那件事情在什麼時候發生,是提前還是推後,我們誰都不清楚。」

「如果他們還要很多天才會回來呢?」殷天絕的本命蝠翼上有一團團黑紅色的冰屑呼嘯而起,冰屑之間隱隱有無數細小的雷光纏繞,他的力量是如此的強大,哪怕身處大陣籠罩之下,這一片天空都突然有細小的雪片輕盈的飄了下來。

「如果他們還需要很多天才能返回!」琺茵嵐的笑容依舊燦爛:「哪怕他們不能按照預定的計劃返回增援,但是起碼我們已經順利的拖延了這麼多天,他們趕回來的概率遠大於他們在外逗留的概率。」

「而你們,被我們的客人援助的神奇陣法圍困,你們的戰士正在大量的死亡,甚至我可以嘗試著將你們這些古老的邪惡存在都殺死在這大陣內!我有什麼好擔憂的?」琺茵嵐感受著大陣中澎湃強大的力量,無比自信的放聲嬌笑。

看著笑得花枝兒亂顫的琺茵嵐,殷天絕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那麼,能否告訴我,他們都去了哪裡?如果他們正常的返回的話,他們需要多少時間呢?」殷天絕眯著眼看著琺茵嵐,慢悠悠的說道:「你看,我們已經被困在這裡,我們很可能全部被殺死!那麼,滿足我們生命結束前的最後一個願望吧!他們去了哪裡?」

琺茵嵐眉毛一挑,無比警惕的看著殷天絕。

「不,我不會告訴你!我的同伴們還有客人們去了哪裡,這不是你應該知道的。我不能容忍任何意外的發生,或許你們有可能破壞這座大陣,但是我有信心逃走,只要你們不知道我的同伴們去了哪裡,你們就沒辦法破壞他們的行動!」

琺茵嵐譏嘲的笑著,不屑的向殷天絕搖了搖頭。

「只要我的同伴們順利得到了應屬於我們的那一份利益,就算這座大陣無法把你們怎麼樣,但是當他們返回之後,你們這些邪惡的吸血鬼,依舊會受到可怕的報復!」

「真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殷天絕笑吟吟的舉起雙手,向著琺茵嵐比划出了兩根大拇指,「真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是啊,絕對不要給我們任何機會!但是,為什麼你們會留下這麼大的漏洞呢?」

「漏洞?」琺茵嵐不知所措的看著殷天絕:「我們留下了什麼漏洞?我們沒有遺漏任何的可能!我們仔細的推究過我們的計劃,無論是犧牲凡盧爾浪費你們的時間,還是用這座陣法困住你們,儘可能的消耗你們的力量,甚至是我如何在大陣被破壞的時候丟棄大柏林城邦順利的撤退!」

「重傷她,生擒活捉!」殷天絕懶得再聽琺茵嵐的話,他豎起了一根手指,粗魯的向著琺茵嵐比了一比。

琺茵嵐的臉色一暗,她正要怒斥殷天絕的無恥粗俗,順帶發動大陣攻擊殷天絕,驟然間整座大陣劇烈的顫抖了一下。三座金塔的光芒突然黯淡,一柄鋒利的,殷族的制式軟劍無聲無息的從身後刺進了琺茵嵐的身體,從她的小腹上穿透了出來。

加爾波帝手持一柄殷族制式的軟劍,身體緊緊的貼住了琺茵嵐凹凸有致的身體,左手已經用力的環繞住了她纖細、柔美而有力的腰肢。

「親愛的,不要掙扎,千萬不要掙扎!」

「你受到了可怕的傷害!但是這傷是可以治癒的!但是如果你掙扎,我不敢保證我不會對你造成更大的傷害!」

「親愛的火後琺茵嵐啊,乖乖的接受你的命運吧!哦,真是一個可愛的小姑娘!真是太可愛了!我會請求偉大的主人殷天絕親王殿下,將你賜給我,讓你成為我的小可愛的!」

加爾波帝興奮得渾身都在顫抖,他用力的吻在了琺茵嵐的脖頸上。

來自米蘭城邦的另外兩名女性大執政官則是猶如加爾波帝一樣,突兀的出現在另外兩位大執政官的身後,手中鋒利的長劍同樣刺穿了對方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