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三十三章加爾波帝(上,四更3)

第三十三章加爾波帝(上,四更3)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16 15:08  字數:3278

哇哦,哇哦,今天的第三更!

豬頭太了不起了!求推薦票,求推薦,求收藏!

******

「這是怎麼回事?」殷血歌張開本命蝠翼,懸浮在執政府山二十幾里外的半空中,呆愣愣的看著前方瀰漫方圓十里地的銀黑色濃霧。

六道金光頂天立地,一直穿透了高空中的雲靄。金光中可見六座金塔若隱若現,每一座金塔附近都有數十枚水缸大小的金色仙文緩慢旋轉。這些仙文猶如琉璃鑄成,通體流光溢彩好似冰盤,散發出威嚴、霸氣、讓人無法直視的強橫氣息。

殷血歌只是向一座金塔附近的一枚金色仙文望了一眼,他就覺得心臟一陣亂顫,渾身氣血逆流,鼻孔里一滴滴的鮮血不受控制的就流了出來。這仙文擁有的力量恢弘博大、莊嚴正氣,宛如太陽一樣光芒四射沛不可擋,正是血妖一族陰寒妖力的剋星對頭。

哪怕只是遠遠的望了一眼,殷血歌都牽動了這仙文內蘊藏的恐怖力量,渾身機能都紊亂不堪。

倉皇的低下頭,殷血歌重重的咳嗽了幾聲,從他嗓子眼裡頓時噴出了大片的血沫子。他不由得一陣驚駭,這六座金塔和那銀黑色的霧氣是怎麼回事?這威力簡直大得沒有天理了!

微風中,被指派輔佐殷血歌的殷族八位大執事同時張開本命蝠翼出現在殷血歌身邊。他們警惕的圍成一圈護住了殷血歌,然後臉色難看的低聲咒罵起來。

「東方修鍊界的陣法,血歌少爺,我們不明破陣之道,不能靠近,否則有絕大危險!」

殷族以『天地無極、血海乾坤』八字劃分族人班輩,血海乾坤這四字班輩也就不說了,殷血歌是族中稚子,如今殷族也只有寥寥百多個『海』字輩的稚子而已。

天地無極四輩人中,極字輩的殷族族人負責家族日常事務,掌握家族實權,他們還在不斷的激活血妖血脈,掌握自己新領悟的血妖秘法,他們只是學了幾招殷族的特色雷法,對於東方修鍊界的知識,他們還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學習和領悟。

無字輩的殷族族人,他們已經完全掌握了自己覺醒的各種血妖秘法,他們正處於實力突飛猛進的黃金時期。所以無字輩的殷族人,他們長年閉關不出,一心一意的積蓄實力以求突破,同樣沒有餘暇功夫去鑽研東方修鍊界的諸般奧秘。

在殷族,只有天字輩的元老,他們本身就出身東方修鍊界,他們熟諳各種陣法、丹道等秘術。而只有地字輩的家族長老,他們身處實力平緩增長期,他們有著漫長的壽命,他們又沒有家族閑雜事務操心,所以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學習各種修鍊界的神妙手段!

但是剛剛大陣發動,殷天絕身邊的眾多殷族天字輩元老和地字輩長老,被大陣掀起的濃霧一鍋端,所有人都被困入陣中。這直接導致了留在外面的殷族族人雖然有不少高手,但是他們對於東方陣法之道是一竅不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陣發獃。

「幾位大執事對這個『陣法』,就一點都看不透么?」殷血歌緊握血靈劍,眉心青筋在急速的跳動著。殷天絕等家族元老都被困進大陣中,法恩堡連帶著大量斯圖加特家族的高手也被卷了進去,如果他們出了任何的問題,攻進大柏林城邦的殷族大軍,搞不好就要全軍覆滅!

連續六聲悶雷響起,在那一片氤氳霧氣中,突然有十八面旗幡裹著濃密的煙霞衝天而起。這旗幡一出,頓時無數道宛如章魚觸手的煙霧向著四面八方呼嘯而去。

殷血歌他們還沒來得急反應,數十條胳膊粗細的銀黑色煙霧就纏住了他們的身體。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湧來,強行拖拽著一行人將他們捲入了突然擴張開的煙霞中。

這些煙霞驟然向外擴張到了近百里的範圍,然後迅速的向內一收。包括殷血歌在內的數萬名已經攻到了執政府山附近的殷族戰士和血仆軍,就紛紛被捲入了大陣中。

一陣天昏地暗、地轉天旋之後,殷血歌只覺身體一沉,他突然出現在一片清亮潤澤的天地之間。天空是銀色的雲靄,有奇異的光芒從雲層後面照耀下來,這些光照在殷血歌的身上,沉重鋒利的光芒好似刀山壓頂,讓殷血歌渾身劇痛,同時骨骼也被壓得『咔咔』作響。

而殷血歌的腳下,則是一片尺許高的銀黑色雲霞。綿綿雲霞向著四周蔓延開過百里,所有被捲入大陣的殷族族人和血仆軍戰士都聚集在這一片兒天地中,被那雲靄後放出的光芒壓制著。

有數百名殷族族人的封閉式甲胄被巨大的力量壓得破裂開,這清亮猶如水波的光芒透過縫隙照在他們身上,他們的身體迅速的燃燒起熊熊大火。伴隨著刺耳難聽的慘嚎聲,數百殷族族人被燒得在地上練練翻滾,空氣中迅速蕩漾起皮肉燒熟的香味。

高空中,六座高達千米的巨型金塔懸浮在雲端。這些金塔高十三層,有八角,每一層的檐角上都掛著一枚金鈴。點點滴滴雨水一樣的金色光雨猶如瓔珞一樣從金鈴中飄落,凡是被這金光碰觸的殷族戰士,都發出一聲慘嚎,身體迅速燃起金色火焰。

四面八方有無數的青銅色尖刀往來穿刺,伴隨著刺耳的裂空聲,大片血水在空氣中噴洒。這些尖刀飛行的速度極快,刀口又是極其的鋒利,殷族戰士的鎧甲和盾牌根本無法抵擋這些尖刀的攻擊,大量血仆軍好似割麥子一樣紛紛倒伏,被尖刀切成了碎肉。

每一座金塔下都站著一人,六座金塔下站著三男三女,其中一名紅袍美婦正是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