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三十一章故人(上)

第三十一章故人(上)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15 07:33  字數:3366

大柏林城邦,南方九五二七段城牆後,一座簡陋的岩石材質的堡壘外,小傑緊握著手上的長矛,密布著無數血絲的雙眼幾乎從眼眶裡彈了出來。

粗陋的純鋼長矛,長三米左右,鵝蛋粗細的手柄上纏著吸汗的亞麻布。不知道經過了多少任的主人,原本白色的亞麻布已經變成了黑黃色,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小傑蹲在地上,前後左右都是面無人色、乾癟枯瘦的敢死隊員。和小傑一樣,這些敢死隊員的脖子上都掛著一個拇指粗細的金屬項圈,裡面裝著威力巨大的晶石炸彈。如果小傑他們戰死,這些炸彈會爆炸開,將他們身體四周方圓三米內的一切都化為灰燼。

如果小傑他們敢在戰場上逃跑,那麼他們的指揮官也會毫不猶豫的引爆他們脖子上的項圈,將他們炸得粉身碎骨。作為敢死隊員,只有浴血向前才能多活一段時間。

「老傑克,我被你害死了!」小傑獃滯的看著天空,乾涸的眼眶裡一點水汽都沒有。這麼多天來,自從老傑克的酒館被治安部查封后,飽受酷刑的小傑哭喊哀嚎過無數次,他已經沒有了眼淚。

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那些手下,從街頭和他一起廝殺、拚鬥活下來的手下,被那些獵殺者猶如虐待豬狗一樣的殺死。他眼睜睜的看著連累著他一併被捕的老傑克,被他們一寸寸的攪成了模糊的血肉!

他恨老傑克,但是他又恨不起來!如果不是老傑克收養了小傑和他的那群手下,或許十年前小傑就已經餓死了!這麼多年來,老傑克養活了小傑,讓他有了一個安穩的日子。

「該死的老傢伙,就算你是傾慕血妖的墮落者,你也要給我說一聲啊!起碼我們可以合計合計,怎麼樣才能更安全,更隱秘!」小傑低下頭,無聲的抽噎了起來。

「不至於這樣被人堵住了酒館大門,搜出了所有證據,連狡辯的機會都沒有!」

手指用力的抓著長矛,指尖因為用力過猛,已經變成了一片慘白色。小傑的腦子裡一遍遍的回蕩著對他施加酷刑的芬妮絲、布萊特他們尖銳的笑聲,以及自己的那些兄弟還有老傑克臨死前的慘嚎聲!無數血淋淋的景象在他的眼前閃過,他的身體劇烈的哆嗦起來。

他無法忘記四肢盡斷的老傑克被綁在十字架上,被芬妮絲手中噴出的火焰一寸寸燒得血肉模糊的模樣。他無法忘記自己的那些屬下,那些兄弟,被布萊特放出的兇猛妖獸一塊塊撕碎的場景。

「神的寬恕?恕罪?」小傑用力的咬著牙,他的牙齒幾乎戳破了他的牙床,大量鮮血順著他的嘴唇涌了出來,一滴滴的落在了地上。

「還有那個該死的小傢伙,他叫做什麼名字?那個該死的吸血鬼!你為什麼要來大柏林城邦?如果不是你,我們怎麼可能被抓進去?」小傑的指甲『啪』的一下裂開,鮮血順著手指慢慢的滑落。他好似完全感受不到痛苦一樣,雙手死死的抓著長矛,他的掌心皮膚也慢慢的裂開了無數的口子。

巨響聲傳來,附近的地面劇烈的顫抖著。

遠處傳來了大柏林城邦治安部隊士兵的尖叫聲,一支強大的血妖軍隊就在城外,他們對大柏林城邦發動了進攻!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自從大柏林城邦建立之後,雖然不斷的有血妖的姦細潛入城內進行各種破壞,但是從來沒有大規模的血妖對城池發動正面進攻!

大柏林城邦擁有數億人口,僅僅這座主城內就聚集了超過兩億的平民,擁有上千萬正規軍隊和無數傭兵,更不要說以十三位大執政官為首的精英強者,他們就算是對上最強大的血妖,也絲毫不會落下風!

這座城池,就是血妖的禁地!

但是今天,數萬血妖帶著他們俘虜的過百萬的平民和士兵來到了城外,悍然發動了進攻!

巨大的炸彈炸得大柏林城邦的城牆劇烈的震蕩著,如果不是城內防禦結界足夠強大,而且大柏林城邦囤積了無數的晶石充當結界的能源的話,這一段城牆早就被攻破了!

饒是如此,炸彈的餘波依舊震得附近的建築倒塌了無數,起碼有數千士兵死傷,到處都是痛苦的哀嚎聲和呻吟聲,不斷的有治安部隊的士兵抬著血淋淋的傷員送入後方的堡壘進行救治!

一波又一波的炮擊簡直讓人絕望,小傑的耳朵都被巨大的爆炸聲震得快要聽不見任何聲音了。他甚至感到身體一陣陣的發麻,地下傳來的震蕩,讓他的內臟都快要翻一個個兒。

用力的摸了摸脖子上要命的項圈,小傑苦澀的笑了起來。

血妖攻城,他們這些犯下重罪的敢死隊員們一定會第一批頂上去!那些強大的血妖,可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抵擋的啊!他一定會被殺死的,但是他真的不甘心啊!

他還要找芬妮絲和布萊特他們報仇!他一定要親手殺了他們,才能放心的死去!

尖銳的破空聲襲來,一名身穿金紅二色宮廷禮服,周身血炎奔涌的中年男子突兀的出現在南九五二七城牆的上空。他居高臨下的俯瞰著城牆上宛如螞蟻一樣往來奔走的士兵,慢慢的舉起了他的右手。

「人類,在偉大的法恩堡親王的力量下,哭喊吧!」法恩堡舉起了自己的手,血妖秘傳的邪惡咒法『枯朽之歌』全力發動。四面八方的地面裂開了無數的缺口,大量黑紅色的霧氣從地下翻滾著衝出,凡是被這些黑紅色霧氣沾染的物體,全部陷入了急速的衰老中。

瞬息百年,無論是石頭還是活人,他們都在短短一瞬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