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三十章狼狽為奸(下-四更4)

第三十章狼狽為奸(下-四更4) (1/1)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14 19:19  字數:2465

三界血歌,第三十章狼狽為奸

看小說「」今天只求痛快一下下,四更小爆發一下!大家看得爽,就給豬頭一點點鼓勵吧!

推薦票子在哪裡?

******

不等殷血歌開口,法恩堡的眸子里血光一閃,他突然笑了起來:「是因為那些東方人?嗯,你們殷族到底想要做什麼?唔,殷天絕閣下,吃獨食是一種讓人唾棄的行為!」

殷族的臼炮發出沉悶的轟鳴聲,數十顆巨型炸彈被高高拋起,遠遠的射向了大柏林城邦的金屬城牆。ai愨鵡琻.一道微風吹過,殷天絕背著雙手,憑空出現在殷血歌身邊。

「法恩堡親王?」殷天絕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因為你的存在,所以這幾天我們並沒有出現!當年您對我們殷族的態度並不是很好,我們必須要考慮清楚,你的出現對我們到底是有利還是有弊!」

法恩堡『嗤嗤』笑著,他用力的舔舐著自己的嘴唇,微微欠身,然後攤開自己雙手,儘可能的將雙手遠離自己的身體——在血妖一族中,這個禮節代表了自己手中沒有武器,代表了自己並沒有包含惡意!這是一種極其古老的傳統禮儀,當法恩堡作出這個動作,就證明他這一次不會對殷族造成損害!

殷天絕繃緊的面孔驟然一松,他看了一眼殷血歌,向法恩堡還以一個一模一樣的禮節。

遠處臼炮的炸彈落地,恐怖的爆炸聲遠遠傳來,一道黑紅色的蘑菇雲騰空而起。大柏林城邦的城牆上亮起了奪目的光暈,無數道扭曲的金色文字從城牆內凸顯出來,這一次殷族的臼炮並沒能轟開城牆。

「很堅固的城牆,嗯?」殷天絕眯著眼看著法恩堡:「要不,我們聯手攻進去?」

「沒興趣!」法恩堡笑看著殷天絕:「這是殷族的地盤,所以要攻進去,那也是你們自己的事情!我來這裡,只是因為殷血歌這個小傢伙!他雖然不知道秘典戒律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你們應該知道!」

「血裔之子么?」殷天絕嘆了一口氣,無奈的伸手摸了摸殷血歌的腦袋:「奸詐的老傢伙,你想要在殷血歌身上撈好處?那麼,斯圖加特家族,能給我們什麼?」

法恩堡的回答無比的直接,或者說,可以用坦誠來形容:「日行者!偉大的始祖在上,我被那群該死的人類丟進血獄,但是沒想到,我居然在裡面碰到了一個擁有日行者天賦的稚子!」

聳聳肩膀,法恩堡笑看著殷血歌,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唯一可惜的是,你不是我們斯圖加特的人!但是不管怎麼樣,在我漫長的生命中,我還是第二次見到一個日行者!我已經錯過了一次,那麼就絕對不能錯過第二次!」

「所以,你算計了殷血歌!」殷天絕皺著眉頭,很是苦惱的搖了搖頭。

「能叫做算計么?」法恩堡飛快的說道:「一位親王的二十滴精血!而且我辛辛苦苦的在裡面留下了大量的經驗和記憶!我讓這小傢伙在成長之初,就站在了一個資深親王的肩膀上!」

殷血歌看著言辭之間激烈交火的殷天絕和法恩堡,他突然明白了過來。他看著一本正經的法恩堡,然後很無奈的、很苦惱的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您其實,依靠您自己的力量,能夠逃走吧?」

法恩堡的臉色變得極其的精彩,他聳聳肩膀,然後用力的談了談殷血歌的腦門兒。

「好吧,我承認,被那些該死的人類抓進血獄,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羞辱!但是我也必須承認,再給我幾天時間,我就能回復足夠的力量溜出那該死的血獄!」

「那血獄能夠關住其他人,但是絕對難不倒一位強大的血妖親王,尤其是他姓斯圖加特!尤其,他的名字是偉大的法恩堡!再給我幾天時間,我自己就能離開那裡!」

呼出一口氣,法恩堡目光炯炯的看著殷血歌:「但是,當老法恩堡發現,就在他的隔壁,管著一隻小小的日行者的時候,除非老法恩堡的腦子壞掉了,否則他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所以,我親愛的殷血歌,按照最古老的秘典戒律,你是我的血裔之子!沒人能否認這個事實!」

狠狠的瞪了殷天絕一眼,法恩堡冷笑道:「別想獨佔好處!一個日行者,你殷族還沒那個資格消化!但是加上斯圖加特家族,那麼就完全不成問題了!他可以得到最完美的扶植,他可以獲取最快速的成長,我們聯手,他將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親王!」

殷天絕冷眼看著法恩堡,過了

好一陣子,他才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事已至此,拿出你的誠意吧!法恩堡親王,我依舊清晰的記得,殷族踏上西方的土地時,你曾經在幕後組建了一支討伐軍,對我們造成了極大的困擾!你這個該死的老頑固!」

法恩堡得意的笑了起來,他用力的撫摸著殷血歌的頭髮,然後放聲大笑起來。

「那麼,我的誠意就是,血之聖杯交給你們殷族保管百年,你知道他的意義,他會給你們殷族帶來巨大的好處!血妖一族十三件傳承聖器,血之聖杯才是唯一的根源!」

「然後,斯圖加特家族和殷族將成為血誓盟友!全面合作,沒有任何保留的血誓盟友!」

「末法時代即將結束,盛世將臨!但是在盛世之前,會是瘋狂的亂世,誰知道會有多少生靈死去?但是如果我們兩個家族能夠成為血誓盟友,我們將無所畏懼!」

「最後,斯圖加特家族,將為你們解決掉布萊恩堡家族那邊的一點小小麻煩!」

法恩堡眯著眼笑著,無比得意的笑看著殷天絕。

「布萊恩堡家族的小小麻煩?」殷天絕的臉劇烈的抽搐著,他狠狠的瞪了法恩堡一眼,然後低聲咒罵起來:「你們的嗅覺,可真是靈敏!」

用力的揉搓了一下雙手,殷天絕向法恩堡伸出了手:「那麼,大體上,就這麼辦,具體的協定,我們再詳細的商量一下!現在么,一份很可能非常鮮美,也可能極難消化的蛋糕就在眼前,我們應該聯起手來,從中獲取足夠的好處!」

「那些東方人?姜族人?」法恩堡咧開嘴笑著,四顆長長的獠牙慢慢的生長了出來。

「那些東方人,姜族人!」殷天絕慢悠悠的說道:「姜族人在東方的地位,比我們在西方的地位還要崇高一百倍!你無法想像,能夠將他們吸引來這裡的東西,有多大的價值!」

兩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殷天絕和法恩堡同時笑了起來。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