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二十九章『公爵』法恩堡(上-四

第二十九章『公爵』法恩堡(上-四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14 15:11  字數:3422

焦頭爛額的千年公爵暴起發難,他們飛撲向殷血歌的速度是那樣的快,殷族的幾位侯爵和殷血歌完全沒能看清他們的動作。甚至那位強行將實力推升到公爵水準的殷族侯爵,他也只是勉強看到了兩條淡淡的人影。

唯獨血靈劍發出一聲尖銳的鳴叫,宛如活物一樣帶起一道三米多長的淋淋血光,急速圍繞著殷血歌盤旋起來。大片鋒利的血光繞著殷血歌化為一道刺目的光幢,兩位千年公爵尖銳的手指往那血色光幢上一碰,就聽到兩聲尖銳的慘嚎聲傳來,他們的手指被齊根切斷,點點深紅色的鮮血不斷的噴了出來。

「卑賤的小雜種,我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猛不丁的吃了大苦頭,再聽到自己同伴傳來的尖銳慘嚎聲,兩位千年公爵同時厲聲尖嘯起來。

但是他們的嘯聲剛剛發出,四周地面驟然一陣劇烈的震蕩。一股強大得讓人窒息的陰邪威壓從高空墜落,一道方圓數米的巨型血爪從高空拍下,三位千年公爵布置的結界宛如紙片一樣轟然粉碎。

這血色巨爪呼嘯著從高空墜落,撕開了外圍的結界後,當頭壓在了兩個千年公爵的身上。就好像巨人一巴掌拍在了脆弱的蚯蚓身上,兩位強橫的千年公爵只是喘了一口氣,渾身骨頭被壓得粉碎性骨折的他們頓時奄奄一息的趴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低沉的馬蹄聲從遠處傳來,四周平原上突然升起了灰黑色的薄霧。有戰馬的嘶鳴聲不斷響起,但是這些戰馬的嘶鳴聲中混雜著古怪的慘嚎和鳴叫聲,就好像有無數冤魂在哭喊一般。

沉悶的馬蹄聲越來越近,聽這馬蹄聲的密集程度,起碼有數百騎士正在向這邊急速行來。

狂風從西方吹來,薄霧中出現了影影倬倬的身影。殷血歌他們驚駭的看到,起碼有三百騎身披黑色甲胄的無頭騎士呼嘯著向這邊狂奔而來,他們座下的戰馬要麼是沒有一點兒血肉的骷髏馬,要麼是雙眸中噴出磷磷鬼火,嘴裡不斷噴出刺骨寒氣的殭屍馬。

這些無頭騎士的頭顱被齊著肩膀砍下,他們或者用左手拎著自己的頭顱,或者將自己的頭顱掛在腰帶上,或者乾脆將自己的頭顱綁在自己坐騎的韁繩上隨風晃蕩。他們身上充斥著刺骨的寒氣,他們的氣息是如此的強橫,絕對不在任何一個殷族的侯爵之下。

三百名實力堪比侯爵的無頭騎士!

殷血歌放開被他將精血吸得乾乾淨淨,已經奄奄一息無法動彈的千年公爵。他緊握血靈劍,身後本命蝠翼上刺目的血炎衝天而起,巨大的蝠翼輕盈的扇動著,雙眸中血光隱隱,死死地盯著這些不請自來的亡靈生物!

無頭騎士,這些東西在西方世界同樣是臭名昭著的恐怖存在,在末法時代之前,他們曾經在西方世界主演過無數次殘酷的殺戮。在末法時代,失去了存在土壤的他們,只能依附在那些強橫的血妖貴族豪門之下,充當他們的黨羽和打手。

但是一次能夠出動三百名侯爵級實力的無頭騎士,這可是大手筆!這些無頭騎士背後的勢力,絕對不會比殷族弱到哪裡去。

伴隨著沉悶的蹄聲,這些無頭騎士在快要靠近殷血歌等人的時候,突然分成了兩隊,從他們左右疾馳而過。隨後在那薄霧中,傳來了車輪粼粼聲,灰黑色的霧氣中,突然有殷紅的玫瑰花瓣飄然飛來。

殷血歌手腕一動,血靈劍無聲無息的掃出,所有靠近他的玫瑰花瓣都被切成了粉碎。

然後他看到了薄霧中的燈光,十六頭通體雪白、雙眸通紅的駿馬無聲無息的離地三寸懸浮著狂奔而來,他們身後拖拽著一輛華美異常的四輪馬車。那坐在車夫位上,揮動長鞭驅趕這些駿馬的,赫然是兩名身穿猩猩紅色宮廷長袍,頭上灰白色的長髮被打理成複雜的髮捲兒的老人。

這兩位容貌蒼古的老人,他們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赫然比剛才那三位千年公爵還要強橫幾分。他們雙眸中血光閃爍,黑紅色的嘴唇里隱隱有獠牙伸出,枯黑的手掌上生長著尖銳的爪子,這是兩位實力驚人的血妖公爵,而且絕對是千年公爵那種層次的人物。

在那馬車的後面,百多支體型碩大的蝙蝠無聲無息的疾飛而來。當馬車在距離殷血歌不到十米的地方停下的時候,這些蝙蝠紛紛墜地,濃郁的血霧噴出,他們都化身為一個個俊男美女,無比恭謹的侍立在馬車兩側。

『咚』的一聲巨響,馬車的車門被人一腳踹開,一條猩紅色的地毯無聲無息的從馬車內『流淌』出來。這條材質不明的地毯閃耀著淡淡的血光,宛如活物一樣划出了一條弧線,徑直向殷血歌這邊延伸了過來,然後恰好停在了殷血歌的腳尖前。

「殷血歌,小傢伙,我說了,我們會再次見面的!」伴隨著刺耳的笑聲,殷血歌的一個老熟人——在大柏林城邦血獄中被人酷刑整治得死去活來的法恩堡,慢悠悠的從馬車內走了出來。

殷血歌一眼認出了法恩堡,那是因為他吸收了法恩堡的二十滴精血,他已經牢牢地記住了這個老傢伙的氣息。如果真的要從面容上認出這個傢伙,殷血歌覺得都非常的困難!

那天第一次見到法恩堡的時候,那是一個蒼老、衰弱,被酷刑整治得奄奄一息,隨時可能掉氣的糟老頭兒。自身無力從血獄逃脫,法恩堡只能向殷血歌求助,並且付出了二十滴本命精血的代價,這才讓殷血歌將他順手從血雨中救了出來。

但是今天出現在殷血歌面前的法恩堡,他看上去最多不過四十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