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二十八章公爵的惡意(上)

第二十八章公爵的惡意(上)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13 07:37  字數:3330

三對翼展超過十五米的猩紅色蝠翼張開,濃郁的血腥之氣混雜著衝天的邪惡氣息翻滾著向四周擴散開。殷血歌和身邊的殷族侯爵們只覺眼前一黑,他們好像被浸泡在了粘稠的血漿中,一股子厚重腥臭的氣息從他們的七竅中不斷的強行灌進去,讓他們無比的痛苦。

桑德爾和芬妮絲則是更加不堪,殷血歌他們畢竟是血妖之軀,他們對各種血腥邪力都有著天生的強大抵抗力。桑德爾和芬妮絲雖然擁有某些強橫的血脈,掌握了奇妙的自然元素的力量,但是他們對邪惡的血腥力量的反應更加激烈,這種邪惡的妖力對他們有著更強的殺傷力。

兩人的身體原地搖晃了幾下,就頹然倒在了地上。

邪惡的血腥力量侵入了兩人的身體,他們體內的血液正在急速的腐朽、敗壞,就好像放在潮濕、骯髒的下水道數十年的血漿一樣,各種黴菌和細菌正在瘋狂的滋生。生命氣息正在急速的從兩人的身體內消散,最多一刻鐘的功夫,兩人就會因為生命力徹底耗盡而死亡!

「衰老的詛咒!」一名殷族侯爵厲聲呵斥起來:「你們隸屬哪個家族?你們想要挑和殷族的戰爭么?」

「家族戰爭?」三位突兀出現的血妖正中的那位老人厲聲尖嘯起來:「我們已經不在乎了!家族戰爭?哈,不可能有家族戰爭了!卑鄙的殷族,當年我們就應該召集十三聖族,將你們徹底消滅!」

這位老人的嘴巴突然張開有一尺有餘,兩排閃耀著淡淡精光的大牙鋒利如刀,他的四顆犬牙伴隨著『吱吱』怪響慢慢的生長出來,最後長成了三寸長的獠牙突出了他的嘴唇。

殷紅的血光在這頎長的犬牙上閃爍,這老人伸出枯黑的手指,狠狠的向殷血歌指點了一下:「交出這個該死的小雜種,讓我們帶走他,就什麼問題都解決了!我想,你們也不願意和三位強大的公爵開戰吧?而且,我們可都是千年公爵!」

殷血歌和八位殷族侯爵的臉色驟然慘變,他們看著這三位面容衰老的老人,半晌說不出話來。

血妖一族的公爵,在末法時代之前,一位小小的公爵,可算不上什麼厲害的人物。在那強者如雲的時代,血妖一族的公爵,只是算是一個小小的領主而已。但是在末法時代,漫天的神聖仙佛徹底消亡的歲月里,公爵就是這個世間最頂級的強者。

而所謂的千年公爵,在血妖一族內更有著特殊的蘊意。

眼前這三個老傢伙,他們並非末法時代晉陞的公爵,他們是從那個強者滿天飛的時代存活至今的老怪物!且不說千年的底蘊讓他們積蓄了多強大的力量,僅僅他們的見識、他們的閱歷、他們的戰鬥經驗以及掌握的各種稀奇古怪的血妖秘法,都讓他們成為了恐怖的夢魘。

所有的血妖家族都公認一點——一位真正的千年公爵,足以輕鬆消滅五名以上的新晉公爵!

眼前這三位千年公爵聯手,配合他們已經布置下的結界,他們甚至可以輕鬆的消滅二十名普通的,在末法時代晉陞的公爵級強者!

「你們不在自己的巢穴中沉睡,為什麼要來這裡?」一位殷族侯爵艱難的抵擋著這三位老怪物身上散發出的恐怖邪力,奮力的上前了一步:「就算你們是千年公爵,你們難道就能夠承受殷族的怒火么?你們應該知道,我們殷族擁有的力量!」

「殷族的力量!」三個老傢伙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忌憚之色,他們氣惱的咆哮了一聲,然後那展現出獠牙的老人緩緩的從山坡上走了下來。他一步一步搖搖擺擺的向殷血歌逼近,咬牙切齒的說道:「顧不上這麼多,我們也並非有意冒犯殷族!」

「將這個小雜種交給我們,所有的問題都可以得到妥善的解決!」這老人一步步的逼近,他背後的本命蝠翼反用力的扇動著,捲起一陣陣腥氣撲鼻的颶風,掀得殷血歌身邊的幾位侯爵立足不穩,踉蹌著向後連連倒退!

這幾位侯爵,也是在過去的百年內實力得到提升的新晉侯爵,他們的實力和公爵相差巨大,更不要說和這種千年老不死的千年公爵對抗。面對這老人釋放出的強橫力量,他們甚至連出手攻擊的力氣都被剝奪了。

無形的禁錮牢牢地壓制著殷血歌的身體,讓他絲毫動彈不得。他眼睜睜的看著那老人一步步的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用枯黑的爪子一把抓住了他的下巴,左右扳動他的面孔仔細的審視起來。

殷血歌感到,這個老人就好像在審視一條流浪狗一樣打量著自己。他的目光中充滿了輕蔑、譏嘲以及莫名其妙的優越感,殷血歌的確看到了這老人目光中的無邊惡意,甚至在他眼裡,殷血歌連一條狗都不如!

「看啊,一張俊俏的小白臉!」老人『嗤嗤』的尖笑著:「現在年紀還小,但是等他長大了,肯定就和他那該死的賤人母親一樣,是一個禍害!讓我想想,應該怎麼毀掉這張讓人厭惡的小白臉呢?」

張開嘴,不斷的噴吐著刺骨的寒氣和難聞的惡臭血腥味,老人將嘴湊到了殷血歌耳朵邊,低聲的獰笑著:「小傢伙,你說,我扒了你的麵皮,好不好?然後我可以考慮,給你換上一張丑一點的臉皮!你放心,我會將你的臉補得天衣無縫,就好像你天生就那麼丑!」

五指死死地抓著殷血歌的下巴和喉嚨,殷血歌被掐得喉嚨里『咯咯』直響。他感到了窒息,他的麵皮漲得通紅,老人身上散發出的恐怖邪力壓制著殷血歌,讓他喘不過氣來。殷血歌的身體一抽一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