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二十七章不速之客(下)

第二十七章不速之客(下) (1/1)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12 16:48  字數:2462

→這些多炮塔戰車每一輛的自重都在百噸以上,有著極其厚重的裝甲。.在這些戰車上同樣使用了一定的晶石能量和陣法技巧,故而他們的速度極快,而且轉向格外的靈敏。

這些戰車上都有品字形的三門口徑巨大的炮管伸出來,黑漆漆的炮口內隱隱有寒光閃爍,這是人類在末法時代製造的最強大的陸地戰爭兇器,有著讓人絕望的毀滅力。

殷血歌趕到這一片工廠區的時候,兩百多輛巨型戰車已經衝到了街道上,他們正順著一條條大街小巷迅速向正在發生激戰的市民廣場方向增援過去。桑德爾和芬妮絲分別站在一輛戰車的炮塔上,正大聲的下達著命令,催促這些戰車的速度更快一些。

這些戰車散發出的猛獰氣息讓殷血歌都不由得心臟一抽,殷族的血仆軍雖然戰力強悍,身上的作戰甲胄可以輕鬆抵擋人類小口徑武器的射擊,但是面對這些重達百噸以上的金屬巨獸,血仆軍就和豆腐一樣脆弱!

絕對不能讓這些可怕的大傢伙趕去增援!

殷血歌長嘯了一聲,他厲聲喝道:「全力阻截,把附近的煙囪全部推倒,攔住他們的去路!」

八條血淋淋的身影從殷血歌影子里沖了出來,殷族的侯爵們同時噴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血色寶珠,噴射出濃郁的血霧將他們籠罩在內。這些血色寶珠是殷族秘制的法器,功效就是一個小型的移動型的『血霧結界』。隨身攜帶這枚血色寶珠,就能讓殷族的族人避開陽光帶來的傷害,讓他們自由的行動和作戰!

這裡是凡盧爾城的工廠區,到處都是高達百米的巨型煙囪和巨大的廠房。八位殷族侯爵顯出身形,當即掀起了一道血色的狂飆。恐怖的血色妖力波動宛如海嘯一樣向四周擴散開,方圓千米內的重力都被扭曲了,當即有無數磚塊、石子紛紛騰空飛起。

「我的神啊,高階血妖!」桑德爾、芬妮絲絕望的看著八條懸浮在半空中的血色人影。他們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被殷族侯爵們散發出的恐怖氣息震懾,他們的腦子裡一片空白,甚至連自己是什麼人都忘記了。

附近的十幾座巨型煙囪同時崩塌,巨大的石塊呼嘯著從高空墜落。更有數十座巨型廠房被推倒,附近的街道頓時被堵得結結實實,這些巨型戰車面對高達數十米的建築殘骸,根本無法翻越。

更加讓人驚恐的是,兩名殷族侯爵聯手拔起了一座小型的鍊鋼熔爐,他們發出刺耳的尖嘯聲,聯手將這個小型熔爐傾倒,朝著地下堡壘的入口傾倒了下去。

翻滾的鋼水注入了地下堡壘的入口,高溫鋼水四濺,到處都傳來聲嘶力竭的慘嚎聲和痛苦的呼喊聲。

『砰』的一聲,方圓數千米的工廠區同時顫抖了一下,數百米外的一座廠房突然騰空飛起數十米高,那一塊地面隱隱凸起,宛如發麵饅頭一樣鼓脹了起來。

這座地下堡壘,是凡盧爾城儲備重型軍械和大量彈藥的軍械庫,裡面也不知道儲存了多少武器。這兩名殷族侯爵只求一時痛快,將那一熔爐的鋼水傾瀉了進去,頓時引爆了裡面儲存的武器。

「該死,玩大了!」一名殷族侯爵飛快的沖了過來,一把抓起了殷血歌的衣領,下一瞬間他已經帶著殷血歌衝天飛起,幾個閃身就到了千米高空!

桑德爾和芬妮絲的身上閃過一抹奪目的光芒,他們似乎捏碎了一個小型的捲軸,然後他們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下面方圓數千米的工廠區突然崩裂,大地被掀起來近百米高,隨後無數道火柱衝天而起,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無數的煙囪、建築、高爐紛紛崩裂,鋼水被炸得漫天飛舞。

無數刺目的高溫金屬溶液在天空飛射,八位殷族侯爵團團護住了殷血歌,然後同時感慨起來。

「凡盧爾城的所有金屬冶煉廠都完蛋了!大柏林城邦的金屬供應會出現很大的問題!未來一年內,大柏林城邦不會有足夠的金屬供應!」

當今亂世,人類與血妖廝殺,與妖獸和妖禽爭奪生存空間,各種武器的消耗量驚人的巨大。大柏林城邦失去了足夠的金屬供應,偌大的城邦的戰爭潛力將直線下降,這甚至可能導致整個大柏林城邦的衰落!

「他們太大意!他們應該派遣幾個大執政官來這裡!」一名殷族侯爵譏嘲的冷笑起來:「哪怕只有一個大執政官級的高手,我們這幾個人都不可能把這裡怎麼樣!但是他們居然只派來了這些小傢伙!」

殷血歌的瞳孔內閃耀著淡淡的深青色光芒,他向外一望,很快就發現了凡盧爾城外平原上正在狼狽逃竄的桑德爾和芬妮絲!殷血歌低頭看了看正在不斷發生綿綿爆炸的大地,然後向著逃跑的桑德爾、芬妮絲指了一指。

「追上去,那個桑德爾的心血,是我的!那個叫做芬妮絲的小妞兒,就留給烏木吧!」

殷族的侯爵們再次發出尖銳難聽的笑聲,然後他們帶起一道道血光,架著殷血歌急速追了過去。

桑德爾和芬妮絲的實力遠不如這些殷族的侯爵,他們剛剛跑出數百米,殷血歌等人已經追到了他們頭頂。『颯』的一下,殷血歌從高空墜落,輕盈的落在了兩人的面前。

手指輕彈血靈劍,殷血歌笑著向面無人色的桑德爾和芬妮絲欠身行了一禮。

「兩位,有一個多月沒見了吧?不知道你們是否還在惦記我?在大柏林城邦的時候,有勞你們招待了。」

殷血歌笑看著芬妮絲,很誠摯的說道:「我一直在琢磨,怎麼回報你們!看,機會這麼快就有了!」

桑德爾向前橫跨了一步,擋在了芬妮絲的面前。他怒視著殷血歌,咬牙切齒的詛咒著:「骯髒、卑賤的吸血鬼,我真後悔,那天沒有用雷電將你一寸寸的碾成粉碎!」

桑德爾的話剛剛出口,一個沙啞陰森的聲音突然從不遠處傳來。

「或許,我們可以實現你的夢想,卑賤的人類!這個小傢伙,是叫做殷血歌么?」

一道粘稠的血色結界覆蓋了方圓里許的範圍,八位殷族的侯爵急忙一個閃身將殷血歌圍在了正中。

他們同時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三名身穿古老的西方宮廷式禮服,面孔慘白,皮膚上密布著皺紋,看上去起碼有百多歲的老人正站在百米外的一個小山坡上,居高臨下的俯瞰著這邊。

突然三個老人背後的衣衫炸開,他們同時張開了一對兒深紅色的蝠翼。

******

天氣真心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