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二十六章一擊破城(上)

第二十六章一擊破城(上)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11 01:52  字數:3404

派去充當信使的農夫被火球燒成了一具焦屍,凡盧爾城的城牆上傳來了無數士兵的歡呼聲。

在殷族的陣地內,一隻雙眸通紅的烏鴉騰空飛起,他筆直的竄上千米高空,圍繞著凡盧爾城慢悠悠的盤旋起來。在殷血歌所在的法車內,一個殷族的咒術師雙手托著一個人頭大小的水晶球,低聲的念誦著咒語。

水晶球逐漸放出淡淡的光芒,然後輕盈的飛起。一團直徑數米的光暈從水晶球內擴散開來,那隻烏鴉雙眼所見的一切,都在這光幕中投射了出來。隨著咒術師的施為,殷血歌他們甚至可以看清城牆上那些士兵的每一根眉毛。

然後,一條殷血歌很熟悉的人影,讓他驟然跳了起來!

「該死的,這個女人怎麼會在這裡?」殷血歌握住了血靈劍的劍柄,已經被他祭煉收服的血靈劍感受到殷血歌心中的怒火和煞氣,頓時發出了清脆的劍鳴聲。一**濃郁的血腥煞氣從血靈劍內擴散開來,逼得法車內的眾多殷族高手全部敬畏的低下了頭。

血靈劍伴隨在殷天絕身邊整整三百年,殺戮無數。當殷天絕建立了殷族龐大的基業後,這柄凶煞之器就被他放在化血池中溫養,數百年來,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鮮血精華和凶魂厲魄。這柄血靈劍來自於末法時代之前的東方修鍊界,本身就是一件滋生了靈性的神兵,如今更是凶煞無比。

哪怕在法車內還有幾個殷族侯爵級的強者,他們依舊被血靈劍的煞氣壓製得渾身瑟瑟發抖,甚至不敢抬頭向殷血歌多看一眼。

「芬妮絲!」緊緊握著血靈劍,殷血歌一個字一個字的叫出了那個人的名字:「她居然連我們派出去的信使都殺?難道那個農夫不是人類么?為什麼他們人類,會這樣隨意的下手殺戮人類?」

站在殷血歌身邊的,殷族派來輔佐他的內務殿大執事殷無風低聲的笑了起來。

「血歌少爺,稚子殿內傳授的那些課程里,可能不包括這一方面的知識。」

「確切的說來,人類聯盟當中,這些掌握了各種自然元素之力的個體,他們其實並不將自己當做人類!他們自詡是神靈的後裔,他們對自己體內的血脈感到無比的驕傲,所以他們其實將人類視為僕役!」

不屑的撇了撇嘴,殷無風譏嘲的笑著:「我們殷族,以及其他的血妖貴族,擄掠這些人類充當血仆和血奴,我們是做在明處!我們做了,就不怕讓人知道!但是這些自詡為神靈後裔的傢伙,他們嘛,他們口口聲聲他們是人類的一份子,其實,他們從來不把人類當人的!」

「原來如此!」殷血歌看著站在城牆上的芬妮絲,稚子殿內傳授的無數陰謀詭計瞬間湧上他的心頭。但是很快的,殷血歌就將這些陰謀詭計丟去了九霄雲外。

如果玩弄陰謀詭計的話,他和殷血驕、殷極焐父子兩還有什麼區別?區區一座凡盧爾城,直接用武力征服就可以了,他根本不需要出面使用那些見不得人的招數!

「那個女人叫做芬妮絲!她身邊的白衣男子布萊特,金髮金袍的男子桑德爾!布萊特掌握了光的力量,他對我們族人的威脅最大!而桑德爾掌握了雷霆的力量,小心不要被他劈中就行!」

『咔擦』一聲,烏木將手上那條獸腿的腿骨咬成了兩段,將裡面血淋淋的骨髓掏出來吃了下去。他慢慢的戴上沉重的封閉式頭盔,然後拎起了殷族特意為他鍛造的雙手斬馬劍。

「讓我去幹掉這幾個小傢伙!」烏木瓮聲瓮氣的咆哮著:「那個女人,曾經在血獄放火燒過我美麗的皮毛;那個布萊特,他曾經無數次的對我使用酷刑;那個桑德爾,好吧,被雷劈的味道不好受!」

「讓我帶人去攻城,我要吃掉那兩個小白臉的心臟,那個紅髮姑娘,嘿,我想要她幫我生個狼崽子出來!」烏木『嗤嗤』的笑著:「我是偉大的銀狼統領烏木,我的族人也叫我『色-狼』烏木!嘿,這叫做芬妮絲的姑娘,長得不錯,是不是?」

斜睨了烏木一眼,殷血歌點了點頭:「轟開他們的城牆,然後烏木帶人攻進去!小心一點,不要誤傷太多的人類,對我們殷族而言,他們可都是珍貴的資源!」

烏木『桀桀』怪笑著,迫不及待的拎著那柄足足有兩米長的巨劍衝出了車廂。

雙眸猩紅的烏鴉依舊在高空盤旋,凡盧爾城內的一切盡在殷血歌的掌握之中。

凡盧爾城的城牆上,芬妮絲不屑的晃了晃依舊有几絲熱氣冉冉升起的細嫩小手。望了一眼城外地上那具焦糊的屍體,芬妮絲冷淡的笑了笑:「這些愚蠢的傢伙,他們居然為血妖充當信使,那麼他們都該死!頭兒,還有桑德爾,你們說我們要多久才能將這一支血妖狩獵隊擊敗?」

桑德爾沒吭聲,他臉色嚴肅的看著城外嚴陣以待的殷族大軍。

布萊特緊握著十字架,將銀質的十字架緊緊地貼住了自己的心臟。聽到芬妮絲的問題,布萊特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是擊敗,而是全殲,必須將他們全部幹掉,我不會讓他們逃走一個人!這些該死的血妖,這些墮落的人類,他們都該死!」

冷笑了幾聲,布萊特陰聲道:「大執政官們和那些來自東方的人,都在忙著準備非常重要的事情。這些血妖,只有我們來對付了!」

桑德爾突然開口:「可是頭兒,你不覺得么?這次這些血妖的舉動太古怪了一些?他們唯恐我們不知道他們的行跡,他們一路上故意大張旗鼓的趕來凡盧爾城,他們甚至留給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