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二十四章塵埃落定

第二十四章塵埃落定 (1/3)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09 05:23  字數:5708

殷族宗廟前的廣場上,超過十萬殷族族人同時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多少殷族族人發出了驚呼聲,就連站在宗廟門前的殷族元老和長老們,他們都不可置信的傻在了那裡,就連殷天絕都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在殷族的演武大典上,居然有人敢出手偷襲參加演武的稚子?他怎麼有這麼大的膽子?

面孔扭曲的殷極焐就這麼做了!

當他看到自己寄託了巨大希望,指望著通過他的出色表現,穩固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甚至還能更進一步的兒子殷血驕,居然被殷血歌打得好似一個死人一樣從高空墜落的時候,殷極焐完全失去了理智!

三個月前,剛剛突破成為星戰士的殷血驕被依舊是個普通稚子的殷血歌一劍擊敗,這已經大大的折辱了殷極焐的面子。殷極焐甚至放縱殷血驕通過外務殿的任務,將殷血歌送入死地!

但是這個該死的野種,他居然活蹦亂跳的從大柏林城邦逃了回來!他不僅僅沒死,他還收服了一個強大的銀狼一族的追隨者,那可是狼人一族中的王族血統,那個叫做烏木的碎嘴男的實力,甚至比他殷極焐還要強出一大截!起碼殷極焐的幾次試探,都在烏木手上吃了虧!

更讓殷極焐無法接受的是,殷血歌居然是日行者?傳說中血妖一族潛力最不可測、資質最妖孽的日行者?眼看著殷血歌得到的各種優渥待遇,享受的各種特權,殷極焐簡直嫉妒得眼珠發綠!

如果說這一切他都能忍受的話,今年的祭祖大典,他居然被排斥在外,這就讓殷極焐徹底喪失了理智!一直以來,他殷極焐都是殷族第四代嫡子中的佼佼者,他在殷族擁有不小的影響力,他掌握了巨大的實權,他一直認為,他未來起碼也能成為殷天絕那樣的人物!

但是他居然被排斥出了祭祖的名單之外!毫無疑問,這都是因為殷血歌!

而眼下殷血歌居然就要得到血靈劍,當年殷天絕佩戴了三百年,隨後一直放在家族重地化血池中溫養的血靈劍!這柄劍在殷族的地位堪比世俗帝皇的私人印璽,擁有非同尋常的影響力和象徵意義!基本上可以這樣認為,誰得到了這柄劍,誰就是殷族未來的繼承者!

自己的兒子宛如破爛的血肉口袋一樣噴著血空高空墜落,而殷血歌只要擊敗最後一個對手殷血慠,他就能執掌血靈劍!幾乎可以預見,從今以後,殷血歌就能在殷族一飛衝天,他的地位將水漲船高,他將擁有越來越大的權勢,擁有越來越強的力量,殷極焐父子兩勢必被他踐踏在腳下難以翻身。

所以殷血歌重拳擊飛殷血驕,被怒火燒得神志不清的殷極焐完全忘記了身處何地,完全忽視了眼前的場合,他張開自己的本命蝠翼,帶起一道惡風,瞬間到了殷血歌的身後。

依舊是當日在稚子殿重創殷血歌的那一掌,殷極焐的右掌充血膨脹了一倍有餘,猩紅色的右掌幾乎變得半透明。在妖異的閃耀著淡淡紅光的掌心中,一枚拳頭大小的太古妖文正在閃爍。那是一枚代表著『侵蝕』之意的妖文,代表著殷極焐手掌擁有非同尋常的侵蝕和持續傷害的威力。

滿場嘩然,就在殷極焐的右掌眼看著就要命中殷血歌后心的時候,殷血歌已經感覺到了身後的森森寒氣。他的右腿宛如彈簧一樣甩起,沉甸甸的一腳抽在了殷血慠的小腹上,將殷血慠一腳踢飛了近百米。

借著這一腳的反震之力,殷血歌的身體轉了過來,淡淡的血色霧氣纏繞著他的身體,他的雙眸變成了詭異的深青色,在他的瞳孔中,隱隱一點深邃的銀光閃爍,宛如鬼火一樣的銀光讓目睹了殷血歌雙眸變化的殷極焐心中驟然一陣冰冷!

一對淡淡的緋紅色半透明的蝠翼從殷血歌的身後突兀的張開,在無數殷族族人震驚的尖叫聲中,殷血歌的本命蝠翼被一團濃烈的血色火焰包裹。翼展超過三米的蝠翼輕盈的一震,殷血歌已經帶起了幾條朦朦朧朧的殘影,宛如鬼魅一樣避開了殷極焐偷襲的一掌。

殷血歌的本命蝠翼上,代表著『速』和『風』太古妖文一閃而逝。他的身邊突然掀起了呼嘯的狂風,數十道高有十幾米的羊角旋風平地里卷了起來。殷極焐措手不及之下,他被兩條旋風卷了進去,一掌落空的他本身已經失去了平衡,猛不丁的被旋風一卷,他的身體頓時不受控制的在空中胡亂搖晃起來。

殷血歌仰天長嘯,他的飛行速度突然飆升了數倍,甚至就連殷族『無』字輩的那些高手都已經難以把握住他的身體到底在哪裡。無數條殘影在狂風中若隱若現,殷血歌拔出了腰帶中暗藏的軟劍,右手輕輕一彈,無數道巴掌大小的弧形劍光撕開空氣,帶著刺耳的破空聲向著殷極焐掃了過去。

點點鮮血不斷地從殷極焐身上噴濺而出,殷血歌在這一刻,完美的演繹了稚子殿的執事們傳授的劍技。軟劍宛如瘋狂的毒蛇,一次次的在殷極焐周身關節和筋腱等要害處進出,無數條筋腱被斬斷,無數關節被切得稀爛,大量血管被切開,噴泉一樣的鮮血不斷從殷極焐體內噴出。

殷極焐發出痛苦的嘶吼聲,他的嚎叫聲中更是混雜著幾分不解和無邊的恐懼。

他不解殷血歌為什麼擁有了本命蝠翼,他更不能理解殷血歌區區十一歲的稚子,為什麼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他恐懼的是,無邊的痛苦終於熄滅了他心頭的怒火,他突然明白過來,他到底在做什麼,他到底做了多麼愚蠢的事情。

四面八方都有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