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十八章殷族震蕩(下)

第十八章殷族震蕩(下) (1/1)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03 17:15  字數:2362

可怕的骨骼爆裂聲宛如炒豆子一樣響起,中年男子的半邊腦袋瞬間變形,他的脖子被拉長了一尺有餘,烏木恐怖的拳勁瞬間擊潰了他,將他打得衝天飛起,足足飛起來兩百多米高。

過了好幾個呼吸的時間,中年男子才筆直的從高空墜落,結結實實的摔在地上,濺起了一抹灰塵。

城邦入口處鴉雀無聲,所有殷族的戰士同時舉起了手上的武器,同時鎖定了烏木的身體。同時有大群身披重甲的殷族戰士從城邦大門兩側的密道中湧出,他們組成了方陣,將重盾連為一體,手持重劍長矛,一步步的向烏木逼了過來。

低沉的警鐘聲從兩側的金字塔內響起,殷族城邦上空的血霧結界一陣血光閃爍,無數道破空聲自遠而近的急速掠來。也就是幾個眨眼的功夫,數百道流光從高空墜落,大群身穿血色長袍的殷族強者紛紛趕來。

沖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殷血驕的父親,殷族『天地無極、血海乾坤』班輩序列中,『極』字輩排名第二的殷極焐。他不僅僅是殷族『極』字輩排名第二的嫡子,更是殷族血戰殿的殿主,手掌殷族對外的所有武裝力量,屬於殷族實打實的實權派。

身體帶起數十道血色殘影,殷極焐急速衝到了殷血驕的身邊。他一把抓起了殷血驕的身體,睚呲欲裂的看著殷血驕胸口那透明的血窟窿!

殷血驕的身體一動,他小腹附近的一片布料突然化為細碎的粉末飄散,露出了他白皙平坦的小腹上一個青紫色的腳印。讓人驚恐的是,這個腳印從殷血驕的小腹上足足凸起有一寸高,可見這一腳對殷血驕的身體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是誰打傷了我的孩兒?」殷極焐憤怒的放聲尖叫。

所有在場的殷族族人都看向了殷血歌,他的右掌上還黏著大量的鮮血,一滴滴的血水正順著他的指尖滴落在地。

「孽障!」殷極焐甚至都懶得琢磨殷血歌是如何安然從大柏林城邦返回的事情,他只知道,這個野種居然再一次的重傷了他引以為傲的兒子!而且是當著這麼多族人的面,遠比當日在稚子殿的實戰課上重創殷血驕的時候多出十倍不止的族人!

這毫無疑問又是一記沉甸甸的耳光抽在了殷極焐的臉上!

他引以為傲的兒子,十四歲就突破到星戰士的兒子,殷族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星戰士,殷族天賦最佳的天才,他殷極焐的尊貴血脈繁衍出的子嗣!又一次,又一次被殷血歌這個野種重傷!

「殷~血~歌!你是找死!」殷極焐的身上一團濃烈的血色火焰熊熊燃燒起來,他背後的衣衫突然炸開,一對兒淡淡的血色蝙蝠翅膀從他身後急速張開,寬達五米左右的蝙蝠翅膀重重的拍打著空氣,方圓百米內頓時一陣狂風呼嘯,吹得好多低階的殷族戰士狼狽的翻滾在地。

烏木橫移了一步擋在了殷血歌的面前,他高大魁梧的身體輕鬆的抵擋住了撲面而來的狂風。殷極焐煽起的狂風,只是吹動了烏木的長髮,銀色的長髮在風中飛舞,面容粗獷的烏木憑空多了幾分縱橫睥睨不可一世的氣勢。

「喂,臭蝙蝠,你是叫殷極焐吧?好久不見了啊!」

毫無疑問,烏木是一個極其擅長引得人火冒三丈,極其擅長挑動仇恨的傢伙。

無數的口沫星子噴出,烏木指著殷極焐大聲笑著:「還記得老朋友么?五十年前在阿爾卑斯山,和你爭奪那株千眼巨人神木的烏木大人?」

輕佻的向殷極焐吹了一聲口哨,烏木用力的扭動起了屁股:「如果你忘記了烏木大人的威名,那麼,你還記得在阿爾卑斯山上,用長矛刺穿了你屁股的老朋友烏木么?」

殷血歌神色古怪的看著烏木,這頭大狼又發瘋了?但是,他用長矛刺穿過殷極焐的屁股?唔,是從什麼角度、什麼體位刺穿的?那長矛有多粗?刺進去多長?殷血歌還有在場九成以上的殷族族人,腦子裡同時泛起了無數不堪的血淋淋的畫面!

殷極焐呆了呆,然後他蒼白的臉色變成了一片血色。他哆哆嗦嗦的指著烏木,張口結舌的他半天沒能說出話,過了好久,等得他身後的那些殷族高手都等得著急了,他才好容易從嗓子眼裡憋出了一句怒嘯。

「殷血歌!你敢勾結外人,重傷殷族稚子!你是想要造反么?」

一陣破空聲傳來,殷極煌同樣帶著大批殷族高手悄然趕來。他好奇的看著長發飄動的烏木,帶著一絲詭異的笑容望了一眼鎮定自若的殷血歌,然後一言不發的站在後面,笑吟吟的將雙手揣在了袖子里。

看到殷極煌趕到了,再看看殷族內其他幾大勢力都有代表到場,殷血歌緩緩的點了點頭,大聲的笑了起來。

「二伯,我不是想要造反,我只是想要讓二伯知道,我活著回來了。」

「大柏林城邦的那些人,沒能殺死我,只是可惜,護送我的兩個戰士,他們或許再也回不來了。」

殷極焐氣得腦子發暈,他聲嘶力竭的怒叱起來:「沒能完成外務殿分配的任務,這就是一項罪名,你還敢毆打本家嫡子,你,你,你是作死!」

「作死么?不!」當著數千名殷族族人的面,殷血歌做出了讓他們魂飛天外的舉動。

帶起幾條殘影,殷血歌迅速向後退去,幾個閃身就衝出了血霧結界的覆蓋範圍。

和煦的陽光灑在殷血歌的身上,他就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靜靜的站在陽光中!

對血妖一族的族人足以致命的陽光,沒能給殷血歌帶來任何的傷害,他沐浴著金色的陽光,稚嫩的臉上還帶著一絲愜意和輕鬆的微笑。

「我偶然發現,我是一個日行者!」殷血歌看著面色驟然變得慘白一片的殷極焐,古怪的抿嘴一笑。帶著慢慢的快慰,殷血歌冷聲道:「我要見始祖大人,或者任何一位家族元老!」

「我要申訴,這次的外務殿任務,我被人出賣了!」

「按照家族禁律,出賣本家嫡子的人,都應該除以陽光焚身的死刑!」

殷血歌笑得很燦爛,在場所有的殷族族人同時不可置信的大叫了起來。

******

碼字寫得眼珠子都發花了!

推薦票啊推薦票!大家努力砸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