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十八章殷族震蕩(上)

第十八章殷族震蕩(上)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03 08:43  字數:3403

天色大亮的時候,飛行法車行出了峽谷,前方殷族城邦赫然在望。

法車內,烏木弔兒郎當的倒掛在車頂,他的十指上彈出了足足有兩尺長的銀色爪子,緊緊的扣在了那個外務殿執事殷極炘的脖子上。僅僅是扣住殷極炘的脖子也就算了,烏木的爪子還有一下沒一下的在殷極炘的脖子上刮來刮去,把殷極炘的汗毛颳得乾乾淨淨,颳得他渾身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至於說法車內護送殷極炘的幾個殷族戰士,他們都被打得鼻青臉腫的蜷縮在法車角落裡。烏木扯下了他們的腰帶,把他們的褲子撕成了布條搓成了繩索,將他們捆得和粽子沒什麼兩樣。

殷血歌端端正正的坐在殷極炘的對面,目不斜視的看著臉色氣得鐵青的執事大人。

「坦白點說,殷九九三七和殷九九三八,他們不會回來了吧?或者說,他們已經人間蒸發了?」

殷極炘咬著牙,好容易才從牙縫裡蹦出了幾個字:「血歌少爺,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知道你在做什麼?毆打家族戰士,綁架外務殿執事,你這是內亂,你這是不尊長輩,這是大罪!」

殷血歌一耳光結結實實的抽在了殷極炘的臉上,如今的殷血歌距離月戰士只差一步,他手上的力量可著實不輕。殷極炘被這一耳光抽得半天沒回過神來,半邊大牙都鬆動了。

嘴角隱隱有血絲滲出的殷極炘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只是奉命,帶人出來迎你回去!至於說其他的,我實在是不知道,也不願意知道,更不敢知道!」

殷血歌很不客氣的一腳踹在了殷極炘的小腹上。這一腳又重又陰狠,殷血歌的腳跟距離殷極炘的下體要害只有不到半寸,這一點就可以給殷極炘帶來一個雄性生物無法忍受的重創。看著殷極炘痛得發白的面孔,殷血歌冷聲道:「你是來看我死了沒有的,是不是?」

殷極炘小腹內一陣劇痛,就好像有無數刀片在攪動一樣。他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神色複雜的看著殷血歌:「這不是我出去接應你的本意,我只是單純的去接應你!但是我能猜出一些事情,因為兩天前,給你分發任務的外務殿執事,意外身亡了!」

哆哆嗦嗦的看著殷血歌,殷極炘下意識的壓低了聲音。

「不僅僅是負責讓你抽籤接取試煉任務的外務殿執事,還有另外幾個人,在兩天前的一次意外中,一瓶猛血毒泄露,他們都化為膿血而死。血歌少爺,他們都死了,我只是奉命來接應你回去!」

殷血歌冷然無情的盯著殷極炘,一路上被折騰得死去活來的殷極炘只覺身上寒氣越來越重,漸漸地他承受不住殷血歌的目光,下意識的低下頭,再也不敢抬起頭來。

「可憐的傢伙,你就是被推出來頂缸的!」烏木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然後一拳將殷極炘打暈了過去。

輕盈的從車頂上跳了下來,烏木蹲在了殷血歌面前,長長的雙臂胡亂的在他面前的地板上撓動,不斷發出刺耳的抓撓聲。他綠油油的雙眸盯著殷血歌,好奇的問道:「在想什麼?我發現你在殷族的日子似乎不怎麼好過,不如跟我回去銀狼家族!」

「不去!」殷血歌瞪了烏木一眼,慢條斯理的說道:「一個在血獄中被關了二十五年的銀狼統領,我害怕和你回去銀狼家族後,立刻會被人害死!我留在殷族,起碼沒人敢明裡對我下手!」

烏木的臉色驟然一變,他渾身銀色的長毛一根根的豎起,周身釋放出逼人的殺氣。

過了好一陣子,烏木這才收斂了身上的氣息,他的皮肉和長毛開始劇烈的蠕動。

「小傢伙,你說得不算。銀狼家族可不會像那些臭蝙蝠一樣,專門背後算計自己人!我們狼人,是最團結的種族,這是銘刻在我們骨子裡的種族特性。我被關進血獄,那是我倒霉,和我的族人,可沒關係!」

渾身骨節發出『嘎嘣』脆響,烏木從身高三米開外的巨型狼人狀態,慢慢的化為一個身高兩米左右,有著一頭銀色長發的魁梧男子。面容粗獷的烏木低頭看了看自己赤露的身體,然後一把抓起了殷極炘,粗暴的扯下了他的外套,然後緊緊的裹住了自己的下體。

「不要說我的族人的事情了!先看看你怎麼應付你的族人吧!」烏木得意洋洋的曲起臂膀,炫耀了一下他發達的肌肉,然後笑吟吟的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順便,給我找一套乾淨的衣服,我已經有二十五年沒有洗過熱水澡了!如果可能的話,再給我找兩個姑娘!」

胸口兩塊發達的肌肉劇烈的跳動著,烏木拚命的向殷血歌眨巴著眼睛。

「漂亮的豐滿的姑娘,小傢伙,你懂我的意思么?」

殷血歌的眸子里沒有任何的感情波動,他冷然的看了烏木風騷的跳動著的胸部肌肉一眼,狠狠的給他翻了一個大白眼過去。法車輕輕的晃動了一下,外面傳來了暗夜冥血豹低沉的咆哮聲,法車已經在殷族城邦的入口處停了下來。

一掌按在法車內壁上,一道門戶無聲無息的開啟,殷血歌快步走出了法車。烏木悻悻然的咕噥了幾句,然後飛快跟在殷血歌身後竄了出去。

殷血驕帶著一眾黨羽正等候在城邦入口處,看到法車輕盈的停下,他無比快意的笑了起來。他知道殷極炘被派去接應殷血歌,他同樣知道自己的父親已經在幕後為他清掃了所有的痕迹。

殷極炘一定帶來了好消息,那個該死的殷血歌,從小就和他們作對,從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