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十七章回歸

第十七章回歸 (1/3)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02 16:34  字數:5694

一刻鐘後,大柏林城邦高聳的城牆百里外。

自從靈脈重新匯聚,天地靈氣逐漸濃郁之後,世間的草木也都變得越發的茁壯茂密。就以這一片綿延三四百里的黑松林而言,林中的松樹最矮的也有近百米高,而最高大的百年古松,乾脆已經到了兩百餘米。

數人合抱粗細的樹榦,頂著茂密的不透光的樹冠,宛如龍鱗的樹皮上密布著無數的藤蘿、苔蘚,樹林中不見絲毫雜草,松木之間是寬闊的空地,厚厚的松針鋪在地上,攀延在地的樹根上,生長了無數珍貴的菌菇一類的物事。

兩隻紙人懸浮著,他們托著那個面色慘白的獄卒。

姜脫塵笑吟吟的看著獄卒,青鋼劍在獄卒的面前晃了幾晃,一道三尺長的黃紙符不知道從哪裡飛起,噴出一道火焰後緊緊的附著在了劍身上。姜脫塵念誦了一聲咒語,青鋼劍輕盈的點在了獄卒的眉心,這獄卒驟然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嚎,一股惡臭襲來,屎尿齊流的他雙眼泛白,瞳孔完全失去了焦距。

「貧道一諾千金,自然會留下這廝一條性命!」姜脫塵笑得很燦爛的看向了斜靠在一株古松下的那個枯瘦老人:「只不過,貧道可沒說不抹殺他的全部記憶!」

身軀瘦削、乾癟,用一條破破爛爛的大猩猩紅鑲金長袍裹住了身體的老人譏嘲的冷笑了一聲。他翻著白眼瞪了姜脫塵一眼,輕輕的晃了晃枯瘦的手臂:「但是你這喪魂咒似乎不是很熟練,所以連帶著這人的所有靈智都抹殺了?」

姜脫塵將長劍歸鞘,一臉悲天憫人的向那老人嘆了一口氣:「貧道學藝不精,慚愧,慚愧!這廝雖然被抹殺了所有的靈智,但是他起碼還活著,貧道倒也不算失信!」

精力過於充沛的烏木繞著數十棵古松飛快的轉著圈子,他帶起了上百條殘影,宛如發瘋一樣亂蹦亂竄,不時的一頭扎進地上一米多深的松針中,渾身銀毛里也不知道混入了多少枯黃的松針。

聽到姜脫塵這般說,烏木冷哼了一聲,他一躍而起,崩上了離地五十幾米的一根樹杈蹲在上面,然後居高臨下的俯瞰著姜脫塵,『噗』的一下吐了一口吐沫。

「虛偽的道士!我討厭你們這些說一套做一套的傢伙,烏木大人從來不會做這種虛偽的事情!」

殷血歌揉搓了一下面孔,帶著無比燦爛的笑容,緩步走到了那自稱血妖公爵的老人身前。伸出一隻手放在老人面前,殷血歌用力的勾了勾手指頭:「尊敬的公爵閣下,您答應我的條件,應該履行了吧?二十滴公爵精血,以及發誓永遠不對今天的事情做任何形式上的報復,您剛才可是發了誓言的!」

這個老人的聲音,殷血歌記憶深刻。

他剛剛被關進血獄的時候,就聽到了這老人受刑的動靜,他也聽到了拷問老人的那些行刑者,在追問『血之聖杯』的下落。那可是一件血妖一族的傳承聖器,是血妖一族最重要的十三件重寶之一。

這個老人的來歷肯定不簡單!但是殷血歌清楚的知道,血之聖杯這樣的物事,不是他能染指的!如果是殷族始祖殷天絕在這裡,他有資格開口追問血之聖杯的消息,但是殷血歌只是很明智的想要得到應屬於他的那份利益。

他不貪婪,一點都不貪婪!他如今只是一個弱小的星戰士,他只追求他應得的那一份!

老人看著殷血歌,然後由衷的感慨起來:「一個日行者!我必須要說,我們血妖一族出了一個了不起的小傢伙!嗯,等我返回自己的家族之後,恐怕要讓那些小傢伙多多注意你的動靜了!」

殷血歌直視老人昏黃無神的雙眼,他冷聲說道:「那是您和您的家族的問題,我並不關心這些!我只是一個弱小的稚子,我履行承諾,將您從那該死的血獄救了出來,為此我欠下了姜脫塵先生一個人情!所以,我希望您將您許諾的東西給我,然後我們再也不要相見是最好!」

姜脫塵站在一旁笑得很和善,他樂於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

殷血歌雖然是日行者的體質,他擁有非凡的潛質和天賦,但是他此刻只是一個稚子,要等他成長起來,或許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但是一位血妖公爵的心頭精血,足以極快的促進殷血歌的成長。

如果不是血妖公爵的身份太有震懾力,讓姜脫塵也不敢輕舉妄動的話,他甚至動過將這老人擊殺,將他所有的精血全部壓榨出來送給殷血歌的心思。殷血歌是姜入聖選中的投資對象,姜脫塵並不介意為殷血歌多做一點事情,這都是『人情』,不是么?

只可惜,一個血妖公爵,哪怕是元氣大傷,看上去奄奄一息的血妖公爵,姜脫塵也不願意貿然的對他下手。血妖一族精通各種稀奇古怪的詛咒和法術,姜脫塵就算對自己有足夠的信心,他也必須要為他身邊的那些家族晚輩的安全考慮。

數十名姜家的晚輩鬆鬆散散的站在四周,他們有意無意的組成了一個八方渾天陣,將這一塊而林區包圍了起來。他們指縫間都隱隱有各色華光閃爍,所有人的氣機連為一體,隨時可能爆發出驚天一擊。

斜靠在松樹榦上的老人笑著點了點頭,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看似風輕雲淡,實則嚴陣以待的姜脫塵,再看看四周那些已經布成了陣勢的姜家晚輩,他頓時齜牙咧嘴的笑了起來。

「斯圖加特家族的成員,從來不是恩將仇報的人。我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老人顫巍巍的站起身來,笑著摸了摸殷血歌的腦袋:「你應該知道斯圖加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