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十六章給你好處(下)

第十六章給你好處(下) (1/1)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3-01 16:20  字數:2256

烏木嚇得怪叫了一聲,一隻碩大的狗鼻子狠狠的擠出了氣窗,將狹小的氣窗口塞得滿滿的。他大呼小叫的尖叫道:「好吧,老道士,你贏了!我可以成為這小傢伙的僕人,我可以成為他的追隨者!但是,小傢伙,你要向我保證,你不會故意折騰我,不會故意的損壞我的利益吧?」

殷血歌踮起腳,輕輕的摸了摸烏木的鼻頭,他的手指上突然射出五條血光,他狠狠的一爪子抓在了烏木的鼻子上,在烏木的鼻頭撕開了五條深深地血口子。鮮血噴射中烏木嘶聲慘叫,而殷血歌則是冷厲的喝道:「烏木大人,如果你要浪費時間的話,你已經成功了!」

「大柏林城邦的人隨時可能發現這裡的異動,我可不想被他們重兵圍困,然後再被丟進牢房裡!」殷血歌不耐煩的呵斥著:「你現在,有選擇的餘地么?成為我的追隨者,然後為我而戰,你別無選擇!」

「該,該死的!」烏木氣得厲聲喝罵:「殷血歌,你就和你的那個變態的母親一樣,翻臉不認人!混蛋,我就知道,那個瘋子女人的兒子,怎麼可能是一個好人?」

姜脫塵不耐煩的舉起了手上的青鋼劍,一如殷血歌所說,血獄的異變隨時可能被人發現,他不可能在這裡浪費太多的時間。畢竟這次姜家來大柏林城邦,還有事情要這裡的地頭蛇們幫忙,他可不能讓大柏林城邦的人知道,是姜家的人救走了血獄的重犯。

感受到姜脫塵青鋼劍上一縷肅殺陰寒的殺意,烏木急忙大叫了起來:「我發誓,我這就獻出心頭精血!該死的,你們就不能表現得和一個紳士一樣么?好吧,好吧,我願意成為這小傢伙的追隨者,我會把所有和他作對的人都撕成碎片,我會啃掉他們的腦袋!」

一滴拇指大小,被一層淡淡的銀色光輝籠罩的血滴從烏木的嘴裡噴出。

姜脫塵低聲念誦著咒語,咬破自己的手指,急速在空氣中一連疾書了九條符籙。這九條血符散發出熠熠光芒,迅速沒入了烏木獻出的心頭精血,牽引著這一滴精血化為一顆活靈活現的拇指大小的銀色狼頭,然後發出一聲低沉的鳴叫聲,迅速的沒入了殷血歌的眉心。

殷血歌感受到了一團強大的靈魂突然和自己的靈魂聯繫在了一起,那一團靈魂足足比此時的殷血歌強大了上百倍,但是殷血歌感受到,只要他念頭一動,那一團靈魂就會灰飛煙滅!

不管烏木心中多麼難受,不管他心裡怎麼想,反正他已經成為了殷血歌的人!不僅僅是追隨者,這種靈魂生死完全操控在殷血歌手上的狀態,其實烏木已經成為了殷血歌的血仆!

所謂追隨者,不過是給烏木的一張遮羞布,讓他勉強保留一點體面和尊嚴罷了。

「現在,可以放我出來了么?」烏木的語氣變得很古怪,變得很可憐巴巴的,但是又透著一股子難以形容的凶獰氣息。他的牙齒咬得『嘎嘣』作響,甚至有一點點火星從他嘴裡噴了出來,這是他牙齒相互摩擦撞擊迸射的火星子!

姜脫塵笑著點了點頭,兩隻紙人拖拽著那獄卒,迅速將烏木的牢門打開。

一聲低沉的狼嘯聲響起,身高超過三米,通體披掛著銀色長毛,宛如一頭人立行走的巨狼的烏木帶起數十條殘影從囚室中沖了出來。他快若閃電般縱身上了隧道的牆壁,身體平行地面的在牆壁上往來奔走了十幾次,這才歡暢無比的落在了殷血歌身邊,用力的一爪子拍在了殷血歌肩膀上。

慘綠色的雙眸死死地盯著殷血歌望了一陣子,烏木吧嗒了一下嘴,無奈的用長舌頭舔了舔自己的鼻樑。

「好吧,好吧,一個小小的日行者?烏木大人倒也不算太吃虧!趕緊離開這裡吧,烏木大人已經在這裡被關押了二十五年,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氣了!」

用力的搖晃著殷血歌纖細的身板兒,烏木齜牙咧嘴的笑得很燦爛。

「那麼,殷血歌少爺,以後烏木大人的吃喝拉撒全都靠你了?你放心,烏木大人不是一個奢靡無度的人,我是一個很節約、很簡樸、很克己的人,我不會給你增加太大的財政壓力的!」

烏木笑得很得意,想到得意處,他不由得揚天長嘯起來。

姜脫塵掃了一眼烏木高大的身軀,然後他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烏木的實力超出了他的預料,這頭口花花的看起來有點不靠譜的大狼,他的實力居然達到了這種程度?

「殺光這一層血獄內的所有人,不能留下任何目擊者,快!」姜脫塵打量了一眼烏木,然後下達了滅口的命令。

數十個囚室內同時傳來了憤怒的尖叫聲,這些被關押在這一層血獄的囚犯,全部是最危險、最兇狠的暴徒,姜脫塵要將他們全部滅口,這些人全都著急了,紛紛大吼大叫以及破口謾罵起來。

就在這無數的咒罵聲中,一隻枯瘦而蒼白的手臂突然從殷血歌隔壁的囚室中探了出來,這條手臂的主人語氣沙啞的低聲呼叫殷血歌。

「喂,殷族的稚子,讓這些東方人把我放出去!這浪費不了他們多少時間,他們還有足夠的時間將我放出去!作為報酬,我可以賜予你三滴我的心頭精血!我可是一名強大的公爵,你應該知道一名公爵的心頭精血,對一個稚子意味著什麼!」

殷血歌的身體驟然一抖,他本能的看向了這條枯瘦而蒼白的手臂。

一名血妖公爵的心頭精血?

沒有任何一個血妖稚子能夠拒絕這樣的誘惑,哪怕是殷血歌,哪怕是急於逃出這個血獄的殷血歌,他也不可能拒絕這樣的誘惑!

「三滴?不,如果你願意付出更多,並且發誓事後絕對不來找我的麻煩,並且絕不用任何手段泄露這件事情的話,我可以答應你的請求!」

殷血歌的整個眼珠都變成了血紅色,他的心臟激烈的跳動起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