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十五章救援(上)

第十五章救援(上)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2-28 05:42  字數:3394

長劍出鞘聲不絕於耳,刑堂內數十名血獄護衛同時拔出了背後的雙手斬馬劍。長劍上鑲嵌的晶石被激活,細微的鳴叫聲中,長達一米八的斬馬劍被一層奪目的光芒覆蓋。

琺茵嵐等三位大柏林城邦的大執政官同時站起身來,因為萊特寧的死,心情本來就惡劣到極點的喬盧斯惱怒的大喝了起來:「你是誰?是怎麼闖進來的?」

這裡是血獄,是大柏林城邦防禦最森嚴的重獄,從外面的入口到這血獄最深一層的刑堂,一路上各種防禦禁制和陣法起碼有一百重。哪怕是喬盧斯他們這些大執政官,如果動用暴力的話,不耗費三五天的功夫都闖不進來!

但是這白髮白須的老人,居然就這麼詭秘的潛了進來!

雷霆聲大作,喬盧斯的身體被一層厚重的雷光籠罩。他揮動手杖,雷光突然一陣跳動,十二顆人頭大小的球狀閃電無聲無息的從雷光中分泌出,迅速繞著喬盧斯旋轉起來。

這些球狀閃電光潔瑩潤好似水晶雕成,每一個球狀閃電核心內都有一枚拳頭大小的紫藍色符文閃爍。這些符文散發出淡淡的神力威壓,分明和困住了殷血歌的十字架上凸顯的那些文字源出一脈。

艾倫輕輕的哼了一聲,他的身體突然被無數的冰晶圍繞。宛如鑽石粉塵的冰晶呼嘯著圍繞著他的身體急速盤旋,整個刑堂的溫度直線下降,坩堝內沸騰的鋼水都瞬間凝固。伴隨著刺耳的爆裂聲,坩堝中凝固的鋼錠被凍出了無數細小的裂痕,連帶著坩堝都碎成了十幾塊。

「不要激動,我的朋友們!」琺茵嵐急忙制止了喬盧斯和艾倫的衝動:「是朋友,是我認識的朋友。我介紹一下,這位是來自東方的古老家族姜家的長老薑入聖閣下!」

先是介紹了這個白髮白須老人的身份,琺茵嵐笑著向姜入聖伸出了右手:「有十幾年不見了吧?尊敬的閣下,我還記得當年在澳洲大陸,是您殺死了那個恐怖的黑暗生物,救了我和我的同伴們!」

姜入聖看了一眼琺茵嵐向自己伸出來的右手,他並沒有按照西方的禮節對這支保養得粉白細嫩的小手做什麼,而是雙手抱拳,不冷不熱的做了一揖。

「火後琺茵嵐,的確好久不見了。老夫這次來,是有事找你幫忙!」

目光迅速的掃了一眼這血腥味濃郁的刑堂,姜入聖淡然道:「當然,這對你們也有好處。有天大的好處!只不過,老夫來此的消息,不能泄露絲毫,所以老夫不請自入,潛入這裡,如有得罪處,還請恕罪!」

艾倫和喬盧斯的臉色都好看不到哪裡去,『如有得罪處』?你已經得罪了無數人!不管姜入聖是什麼來路,他這麼堂而皇之的潛入血獄最深處,這無疑是在大柏林城邦所有首腦人物的臉上狠狠的抽了一耳光,這還不算得罪人么?

琺茵嵐略有點尷尬的收回自己的右手,很雍容的拎起自己的長裙,向姜入聖行了一個古老的西方宮廷禮。她向自己的同伴看了一眼,目光閃爍的警告他們不許有絲毫的輕舉妄動,然後喜笑顏開的望向了姜入聖。

「我能理解您的心情,您這樣尊貴的人,來到我們這裡,當然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對於您這樣超脫的人來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規矩,自然是沒有意義的。」

輕輕的拍了一下手,琺茵嵐下令所有的護衛將兵器都收了起來,然後威嚴的向殷血歌指了指:「將這個黑暗的稚子送回囚室,嚴加看管!你們已經見識到了他的兇殘和姦詐,不要給他任何作惡的機會!」

兩個行刑者麻利的將殷血歌從十字架上放了下來,幾個護衛一擁而上,用特製的鐐銬枷鎖將殷血歌捆得結結實實,然後野蠻的拖拽著他走出了刑堂。因為姜入聖的到來,毫無疑問這一場拷問是無法持續下去的了。

姜入聖好奇的看著殷血歌,他笑呵呵的問道:「這只是一個小孩子,他犯了什麼事?」

喬盧斯和艾倫的臉色再次變得很難看,他們看向姜入聖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善的味道。不管姜入聖有多強的實力,不管他是什麼來歷,不管他和琺茵嵐之間是否有什麼交情,作為一個客人,他似乎管得太多了吧?殷血歌是什麼人,需要向他交代么?

琺茵嵐的嘴角也抽了抽,但是她依舊放低了姿態,笑容可掬的向姜入聖做出了解釋。

「他本身並沒有任何的罪,但是他的出身有點問題。他是一個血妖稚子,姜入聖閣下,您應該知道,我們人類聯邦和那些黑暗生物之間的仇恨。自從這個世界發生了那些可怕的變化後,這些黑暗生物的活動越來越肆無忌憚,我們必須小心敬慎的應付他們!」

姜入聖笑著點了點頭,用一種很是不以為然的語氣笑道:「原來如此,這麼一個小傢伙,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人。琺茵嵐,我們還是談談正經事吧!我這次來找你們,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們的幫助!」

一邊說著,姜入聖一邊看似無意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他的眸子里突然閃過一抹奇異的幽光,就好像在他黑色的瞳孔邊套上了一圈極細的紫色光暈一樣,目光飛快的掃過殷血歌全身,姜入聖的嘴角突然微微一勾,很是詭秘的笑了笑。

但是很快的,這一絲笑容就被姜入聖收了回去。他一本正經的抖了抖寬大的袍袖,擺出了一副得道高人應有的端莊和肅穆的模樣兒,就好像剛才偷偷潛入人家血獄重地的人和他沒有半點兒關係一樣。

殷血歌被沉重的枷鎖捆得動彈不得,他眯著眼,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