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十三章奮力一擊

第十三章奮力一擊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2-26 15:19  字數:3601

『咚咚』腳步聲在殷血歌牢門前停下,十幾個身高超過兩米,身穿全覆蓋式堡壘型重甲的護衛簇擁著萊特寧來到殷血歌牢門前。一個面容猥瑣陰狠,身形矮小乾癟的獄卒拎著一長串光焰閃耀的鑰匙,小心的湊到了門前,向著氣窗後的殷血歌笑了幾聲。

「細皮嫩肉的小傢伙,退後一點!」獄卒向殷血歌揮了揮手:「我可不會小看你們這些看起來細皮嫩肉的小崽子!你們可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野獸,我知道這一點!」

萊特寧不滿的瞪了這獄卒一眼,斜睨了氣窗後的殷血歌一記,他不快的大聲呵斥著。

「不要浪費時間!只是一個血族稚子,他能有多少力量?不要讓諸位閣下久等,打開牢門!」

被催促的獄卒無奈何的做了個鬼臉,他低下頭,在那一大串鑰匙內挑選了一陣,選出了一枚鑰匙塞進了牢門上的鑰匙孔內,然後念念叨叨的用手指在牢門上繪出了一長串的奇異文字。

牢門上有刺目的光芒散逸出來,殷血歌警惕的向後退了兩步。數以千計拳頭大小的金色文字從牢門上湧出,這些文字宛如金色琉璃熔鑄而成,通體流光溢彩,每一個文字都帶著令人窒息的威壓,有一股極其神聖的氣息充盈其中。

這股神聖的氣息讓殷血歌感到不安,他心臟內的血妖精血急速的旋轉著,牽引著他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一**的血液不斷的湧向四肢,他的眼前一陣陣泛紅,這股氣息好似血妖的天敵,讓殷血歌有一種勢必要將這些金色文字徹底摧毀的破壞**。

一個有著十二星芒的輪狀魔法陣在牢門上湧出,撲面而來的神聖氣息宛如重錘轟擊,將殷血歌轟得向後飛起,沉重的牢門緩緩的開啟,那個獄卒好似受驚的老鼠一樣急速的向後退去。萊特寧則是滿不在乎的帶著四個護衛,大步走進了囚室。

「小傢伙,這是你的榮幸!大柏林城邦至高無上的大執政官們,想要親眼見見你!」萊特寧的笑容中充滿惡意,他俯瞰著被那股氣息轟飛摔倒在地的殷血歌,很狂傲的昂起了頭:「你要知道,諸位閣下都是無比尊貴的存在,你能夠得到他們的接見,這是你一生的榮幸!」

殷血歌趴在地上,抬起頭看著氣焰囂張不可一世的萊特寧。

「我不覺得,這是我的榮幸!你叫萊特寧?剛才為什麼要用雷電傷害我?」

「呃?」萊特寧和他身邊的護衛們很明顯的愣在了原地,過了一會兒,萊特寧和他帶來的人同時大笑了起來。萊特寧笑得前俯後仰的蹲在了地上,用力的拍打著殷血歌瘦削、纖細、看上去沒有絲毫危險的身體。

「小傢伙,我用雷電懲罰你,這需要理由么?當然,這是烏木惹出來的事情,但是我看你不順眼!你是一個卑賤的吸血鬼,所以我順手懲罰你一下,這需要理由么?」

殷血歌雙手蓄力,他冷艷看著萊特寧,咬牙冷哼道:「你用雷電傷害我,不需要理由?」

萊特寧伸出手,用力的擰住了殷血歌的耳朵!一如布萊特在傑克船長酒館對殷血歌所做過的那樣,他拎著殷血歌的耳朵,扯著他的腦袋狠狠的向地面撞了過去。

「當然不需要理由!卑賤的生靈!對你這樣骯髒下賤的東西來說,萊特寧少爺在你身上浪費自己的力量,那是多大的恩賜!你要感恩,該死的傢伙!你要跪在我的面前舔我的靴子底,因為我沒有殺死你,這是你的幸運,這是我的仁慈!」

殷血歌的額頭一次次的重擊地面,他的腦袋一陣陣的眩暈,他的腦海里只有殷族稚子殿眾多執事無數次重複過的教訓——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心臟內一滴青色的精血突然光芒黯淡,殷血歌的十指噴出寸許長的鋒利血光,他不顧自己的耳朵被萊特寧死死地抓在手中,身體宛如大蟒翻身一樣一個旋轉,雙手扣住了萊特寧的腦袋,十指深深的陷進了他的脖子里。

瀝血爪就連青銅鎮紙都能輕鬆的撕開,何況是萊特寧的血肉之軀?

萊特寧掌控了雷霆的宏大力量,但是他的**和普通人相比甚至還略顯虛弱一些。他不該如此靠近殷血歌,尤其是他不該在耗盡了所有的雷電力量之後,還這麼大膽的靠近殷血歌!

剛剛為了懲治烏木,萊特寧將體內最後的一點兒雷霆力量都壓榨了出來。此刻他的頭顱被殷血歌暴起抓住,殷血歌的十指陷入了他的脖子里,萊特寧只覺心臟一抽,無邊的恐懼降臨,他嚇得張大嘴,發出了一聲不似人類呼喊的慘嚎聲。

血光四濺,殷血歌的十指撕開了萊特寧的脖子,順勢向下狠狠一扯,將萊特寧的胸膛整個撕開。血妖一族的天賦本能發動,殷血歌張開嘴湊到了萊特寧的心口附近,深深的一口氣吸入,萊特寧心臟內一道殷紅的精血噴射而出,全部沒入了殷血歌的嘴裡。

剛剛殷血歌猛地一翻身,他的耳朵被萊特寧撕開了一個極大的缺口。但是萊特寧的心臟精血被他一口吞了進去,頓時周身一陣熱流滾動,耳朵上那一寸多長的裂口只是一眨眼就恢復如初。

保護萊特寧進入囚室的幾個重甲護衛厲聲怒叱,他們反手到了背後,握住了背上背負著的長達一米八的重型斬馬劍的劍柄。但是這囚室的高度不過三米,這些護衛的身高就在兩米開外,他們用力拔劍,但是他們的拳頭直接碰到了天花板,長劍根本無法拔出!

囚室外的枯瘦獄卒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你們這群蠢貨,四肢發達沒有腦漿的蠢貨!退出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