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十二章牢友

第十二章牢友 (1/2)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2-25 07:55  字數:3765

耳邊傳來撕心裂肺的痛呼聲,殷血歌的身體一陣抽搐,從昏迷中蘇醒。

閉著眼,小心的活動了一下雙手雙腳,然後一寸寸的撐起了身體。渾身靈動有力,並沒有受到更多的創傷,殷血歌這才睜開眼,打量四周的動靜。

這是一間囚室,金屬鑄成的囚室。

天花板不過三米高下,正中懸掛著一盞吊燈,兩點燭光在燈盞中飄搖不定,照亮了這個長款五米左右的囚室。四周都是厚重的黑色金屬牆壁,密密麻麻的銘刻了大量的禁錮符文。殷血歌活動了一下身體,感覺身體好似背負著數百斤的重負,活動時很有點滯礙。

一面牆壁上有一扇小門,上面開了一個巴掌大小的氣窗。

殷血歌快步走到門前,踮著腳湊到氣窗上向外張望起來。門外是一條燈光昏暗的隧道,從殷血歌這裡望出去,可以看到隧道對面牆壁上相隔數米遠的三扇小門,顯然這裡的囚室不僅一間。

慘嚎聲從殷血歌的右側傳來,大概距離他不到百米。仔細的傾聽那裡傳來的動靜,可以聽到皮鞭鞭撻肉體的聲音,更能聽到火焰燒灼肉體發出的『嗤嗤』聲。殷血歌抽了抽鼻子,他嗅到了空氣中一股子難聞的血肉燒焦的味道。

就在這時候,殷血歌對面的那扇門戶內傳來一聲巨響,門上的氣窗里出現了一隻嬰孩拳頭大小的綠色眼珠。這顆眼珠滴溜溜的轉悠著,一抹兇殘暴虐的狂野煞氣撲面而來,嚇得殷血歌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

「喂,小子!新進來的?」那眼珠的主人瓮聲瓮氣的咆哮起來。

警惕的接近房門,將眼睛湊到了氣窗口向對面眺望了一陣,殷血歌低沉的問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那綠色的眼珠轉悠了一圈,那個沉悶的聲音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歡迎來到血獄。這是那些該死的人類囚禁我們這些異族的地方!嗯,你身上沒有我的族人那股子腥膻味,你是血妖一族的人?」

一聲低沉的狼嘯聲從對面的囚室內傳來,很快一隻碩大的狗鼻子就從那氣窗內探了出來。狗鼻子上潮濕的鼻頭用力的抽搐了幾下,那人很是驚訝的咕噥了幾聲。

「可是也沒有血妖身上的陰森味道,你小子到底是什麼東西?」

殷血歌謹守稚子殿的某些教訓,他並沒有透露和自己有關的任何信息,他只是看著那探出氣窗的碩大狗鼻子,雖然心裡對那人的身份已經有了猜測,但是他依舊故作糊塗的自言自語:「原來是一條大狗?這狗鼻子這麼大,你的身板一定不小!」

「狗?」那狗鼻子迅速的縮了回去,一隻閃耀著瘋狂怒火的綠色眼眸在那氣窗後驟然出現,那人氣得暴跳如雷的咆哮起來:「狗?你居然說我是一條狗?該死的小子,我是尊貴的銀狼統領烏木!我是尊貴的狼人,太古狼神的後裔!」

烏木用力的捶打著囚室的門,踹得那合金鑄成的大門『咚咚』作響。他不斷發出尖銳刺耳的狼嘯聲,然後氣急敗壞的嚎叫著:「你一定是一頭陰險奸詐的吸血鬼!一頭猥瑣膽怯的小蝙蝠!該死的東西,你有什麼資格被關進這裡?這裡可是血獄的最深處,只有我這樣的大人物才有資格來這裡!」

殷血歌聳了聳肩肩膀,懶得搭理這個腦子有點不對勁的烏木。

都已經被關進了這個鬼地方,還考究什麼身份的問題,這不是腦子進水了么?

也不搭理大吼大叫大聲怒罵的烏木,殷血歌繞著這間狹小的囚室轉悠起來。稚子殿的課程里,並沒有相應的如何逃脫囚禁的知識,畢竟對於一個實力弱小的稚子而言,他們不會輕易的離開家族的領地,不會脫離家族長輩的庇護,自古以來極少有稚子被人俘虜。

殷血歌腦子裡空蕩蕩的,並沒有足夠的知識和經驗指點他如何脫困。他只是本能的繞著這間囚室到處轉悠,希冀著萬一的希望,或許他能從這裡找到一條逃脫的道路?

地面是不知道有多厚的金屬板,上面銘刻了大量的禁錮法籙。不知名合金鑄成的地板在禁錮法籙的加持下,硬度堪比金剛石,而且更能隔絕各種力量的侵襲。殷血歌如今這點力量,就連在地板上留下半點兒痕迹都不可能。

四壁也都是用同樣的材料鑄造而成。按照剛才殷血歌從氣窗里看到的景象來判斷,這裡的每一間囚室如果都是五米長寬的話,對面隧道的小門之間的間隔足足有十米左右,也就是說,囚室和囚室之間的牆壁厚達數米,同樣不是殷血歌能破開的。

至於說天花板么。

殷血歌身形一晃,他已經雙腳踏著天花板,倒掛在了天花板上。彎下腰小心的檢視了一下天花板的結構和厚度,殷血歌無奈的躥回了地面。四面八方的牆壁之間就連一絲縫隙都沒有,根本沒有可供利用的地方。

狹小的囚室內只有一張狹窄的床榻,一個供人方便的馬桶和洗臉池,上面還有一個流出清水的龍頭。這就是所有的設施,這些東西在殷血歌看來同樣沒什麼用。

囚室唯一薄弱的地點,可能就是囚室的那扇小門了。

但是殷血歌走到了門前,用手指輕輕的扣動門戶,他不由得苦笑起來。他的手指用力的敲在門上,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這扇門起碼有兩尺厚,同樣不是他能撼動的。

「臭小子,絕望了吧?」烏木的笑聲轟轟傳來,他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好容易才從笑聲中憋出了幾個字來:「烏木大人被關在這裡二十五年了,看守我的獄卒都被我吃掉了十八個,但是我從沒能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