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十一章血獄囚徒

第十一章血獄囚徒 (1/3)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2-24 07:46  字數:5543

數十名獵殺者簇擁著殷血歌,連拖帶拽的將他帶到了酒館的門前。

高空中,巨型飛艇反射的陽光直灑下來,酒館的門檻外就是一片白茫茫的強光,門檻內則是一片燈火昏暗。殷血歌看著那門外刺目的陽光,身體不由得哆嗦起來。

太陽精光,這是一切血妖的天敵,除非到了殷家始祖那樣的實力,才能不畏陽光隨意在外行走,其他的血妖,哪怕是殷極煌、殷極焐那樣的強者被陽光一照,依舊得化為飛灰。

至於說殷血歌這稚嫩的稚子,不要說這被飛艇反射匯聚而來的強光,就算是普通的一縷晨曦,都會對他造成巨大的傷害!稚子殿的傳授中,無數執事無數次的強調過——稚子,絕對不能碰觸陽光!

殷血歌想要掙扎,但是好幾個實力遠超他的獵殺者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身體。

他想要怒吼謾罵,但是那個咒術師用不知名的咒牌封印了他的身體,他現在除了呼吸,卻連一個字都說不出口。他只能瞪大了眼睛,驚懼萬分的任憑自己被這些獵殺者一步步的帶向那一片陽光。

「力量啊!力量!」殷血歌再一次的在心頭大叫狂吼!每一次他在稚子殿被人重傷,躺在自己的小樓里舔舐傷口的時候,他都會無比的期冀自己擁有強大的力量!

而今天面臨絕境的時候,他更是無比的渴望強橫的力量!如果他有足夠的力量,他一定會殺光在場的所有獵殺者,將這些人的血液全部吞噬一空!

酒館的大門外,渾身焦糊的小傑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渾濁的雙眸茫然的看著天空。芬妮絲不屑的冷笑著,一隻小腳踏在小傑的臉上,用力的碾壓著他的腦袋。

「自甘墮落的蠢貨,你繼續反抗呀?繼續掙扎呀?你居然敢對我出手?」

一腳又一腳狠狠的踐踏著小傑的腦袋,芬妮絲無比亢奮的大叫起來:「哀求我,求我啊!求我放過你,求我收錄你作為奴僕,求我賜予你力量,賜予你光輝的前程!跪在地上求我啊,求我啊!仁慈的芬妮絲小姐,可是很慷慨,很大度,很樂意幫助人的!」

小傑慢慢的轉過頭,一口吐沫重重的吐在了芬妮絲光可鑒人的靴子上。

「賤貨!給你半塊麵包,讓我睡一晚上吧!」

芬妮絲美麗的俏臉變得赤紅一片,她氣得瞪大了眼睛,歇斯底里的對著小傑就是一通亂踢亂踹。但是她雖然掌控了強大的火焰力量,她的**力量卻比普通人強不了多少。亂踢亂踹中,她一不小心用錯了力道,附近的所有人都聽到了她腳踝傳來的一聲脆響,她扭傷了自己的腳!

狼狽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芬妮絲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把他綁起來,丟進血獄!這些自甘墮落的混蛋,把他丟進血獄!好好的懲治他,不要輕鬆放過他!」

幾個獵殺者飛撲了上來,麻利的用特製的金屬繩索將小傑捆得結結實實,野蠻的拖拽著他將他丟進了一輛飛車。小傑兇狠的盯著芬妮絲,嘴裡罵罵咧咧的,各種污言穢語層出不窮。

在酒館的門內,殷血歌看到了被捆得好像粽子一樣攤在地上的老傑克,也看到了被野蠻丟進飛車的小傑。殷血歌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他茫然的轉動目光,想要找到隨同他潛入大柏林城邦的兩個殷族戰士。但是不見他們的蹤影,他們就好似夜間的鬼魅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咚』的一下,劇痛傳來,殷血歌被野蠻的摔倒在地。他正好趴在了酒館的門檻里,距離他的身體不到半尺遠的地方,就是飛艇巨大的鏡面匯聚而來的強光。

身穿白袍的少年蹲在殷血歌身邊,用力的扯起了殷血歌的長髮。他將手中銀色的十字架放在了殷血歌面前,一個字一個字的冷聲說道:「懺悔你們的罪孽,骯髒、污穢的吸血鬼!哪怕你只是一個稚子,但是你屬於那個應該被毀滅的種族,所以你就是罪人!」

『咯咯』笑了幾聲,白袍少年的面孔抽搐著,他湊到了殷血歌耳朵邊,無比怨毒的低聲詛咒著。

「我的父親,母親,我的姐姐、妹妹,他們都死了,他們被吸幹了全身最後一滴血液。是你的族人乾的好事!所以我對我信奉的神發誓,我對賜予我尊貴血脈的至高存在發誓,我會毀掉你們這個該死的種族!」

殷血歌的頭皮一陣陣的發痛,白袍少年用力的拉扯著他的頭髮,他感到自己的頭皮都被拉長了。

下一瞬,殷血歌看到地面正在急速的接近自己,然後他的鼻樑傳來一陣酸澀的劇痛,白袍少年抓起殷血歌頭髮,用力的將他的腦袋撞向地面。一次又一次,伴隨著沉悶的撞擊聲,殷血歌的鼻樑斷折,他的額頭被撞得血肉模糊,一滴滴的鮮血不斷的順著他的面孔流下。

但是所有的鮮血匯聚在殷血歌的下巴附近,眼看著就要滴下來的時候,這些血液都好像有靈性的生物一樣,順著他的麵皮流回了他的傷口。斷折的鼻樑骨迅速癒合,他額頭上皮開肉綻的傷口也在幾個呼吸內恢復了原樣。

「一隻該死的吸血鬼!」白袍少年激動得渾身都在哆嗦:「沒錯,你是一隻該死的吸血鬼!告訴我,你來大柏林城邦幹什麼?你的年紀,你只是一個稚子,你應該處於家族的庇護下,你為什麼會離開自己家族的領地?告訴我,為什麼?」

殷血歌氣急敗壞的盯著白袍少年,他很想告訴這個白袍少年,他只是來執行外務殿強行攤派給他的斥候任務!他只是來接取大柏林城邦內殷族的姦細們收集的情報而已,他並沒有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