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三界血歌 >第八章混亂都市

第八章混亂都市 (1/3)

小說名稱《三界血歌》 作者:血紅  更新時間:2014-02-21 09:30  字數:5637

這裡就是大柏林城邦!

殷血歌抬頭望天,東方的那一抹魚肚白還沒能照亮這一方天空,四下里依舊昏暗,只有無數大大小小的光柱向著天空亂照亂晃。這城邦內充斥著一股渾濁的烏煙瘴氣,令得城市上空也密布著濃濃的雲靄。

隨著夜風傳來的,是各色各樣古怪的聲音,其中不乏沉悶的金屬撞擊聲和奇怪的『砰砰』轟鳴。在小巷外的大街上,有尖銳的哨聲不斷響起,起碼有數百人在大街上狂奔,他們疾馳而來,然後很快遠去。

殷血歌的耳朵微微一動,他聽到了那些狂奔的人群分成兩撥,一伙人在奔逃,一伙人在追趕。不時有沉重的棍棒敲擊**的聲音傳來,其中還混雜了骨骼斷裂的聲響。

在殷族稚子殿內苦苦熬煉數年,殷血歌自己的骨頭被無數人打斷過,他也打斷過無數人的骨頭。所以聽那骨折聲,他能清楚的分辨出那些人斷折的都是哪一根骨頭!

下手可真狠,一點都不留情!殷血歌起碼聽到了十幾根頸骨被打斷,二十幾塊顱骨被打折的聲響。

對外面亂鬨哄的大街有著本能的警惕,殷血歌想到了剛剛在城外看到的,那頭屍骨無存的野獸。大柏林城邦的人類掌握了某些讓血妖一族都忌憚不已的強大武器,殷血歌可沒興趣嘗試那些武器的力量。

向著小巷的深處行了幾步,一棟高樓的後門口安裝了一個水龍頭。殷血歌和兩個殷族戰士扭開上鎖的龍頭,用清水沖洗了一下身體,終於將身上那股子惡臭的味道沖得無影無蹤。

踏著坑坑窪窪的道路,殷血歌一行人向著小巷的深處走去。天就要亮了,無論是殷血歌還是這兩個殷族的戰士,都無法暴露在陽光下。在天亮之前,他們得儘快趕到殷族的秘密據點藏身。

在小巷的盡頭,一堵高牆攔住了去路,一盞昏暗的燈火閃爍,這裡是一個小酒館的後門,幾個垃圾桶胡亂的堆砌在這裡。昏黃的燈光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蜷縮在地上,幾個同樣牛高馬大的壯漢手持棍棒,正瘋狂的毆打著他。

那男子已經被打得不成人形,金屬棍棒擊打在他身上,發出沉悶而怪異的聲響。不需要檢查,就從這聲音殷血歌就能聽出,這男子渾身骨頭起碼被打碎了一半。而就在一旁的牆角里,一個身材火辣的紅髮女人正和一個皮膚黧黑的壯漢糾纏在一起,**碰擊聲和女人的呻吟聲讓殷血歌的心跳驟然加快了好幾倍。

正在出手毆打那男子的幾個大漢停下手來,他們拎著手上的棍棒,向殷血歌三人望了過來。

在一個垃圾桶上,一個身材枯瘦的青年蹲在上面,左手握著一個酒瓶正喝得痛快。看到殷血歌稚嫩的面孔,這青年頓時古怪的笑了起來:「喂,喂,來了個小菜鳥!小朋友,你斷奶了么?這裡可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一團奇異的力量從那青年的眉心釋放出來,四周空氣中一股淡淡的能量波動迅速湧向青年的右手。一條半尺高的火焰從青年的右手掌心噴出,四周的溫度頓時上升了一截。

手掌輕盈的翻動著,那一條赤紅色的火焰在手掌上吞吐不定,青年眯著眼看著殷血歌,輕輕的搖了搖頭。「這裡可不是媽媽寵愛的小可愛應該來的地方,你們,是幹什麼的?」

幾個手持棍棒的大漢警惕的向後退了半步,他們謹慎的盯著殷血歌身後的兩個戰士,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這是亂世,混亂的、人命如草芥的亂世,一條健壯的生命很可能還不值半塊麵包,所有人都是危險因素,哪怕是殷血歌這樣看起來瘦弱的少年。

只有那皮膚黧黑的大漢依舊在瘋狂的衝撞被他壓在牆上的女人,兩人的喘息聲越發的響亮了。

一個殷族戰士上前了一步,他一言不發的掏出了一枚半個巴掌大小的黑色金屬徽章晃了晃。殷血歌眼尖,他看到那盾形的金屬徽章上雕刻了一柄造型粗獷的斧頭,它和一柄雙手重劍交叉,組成了一個殺氣騰騰的紋章。

「我們手上有點好貨。」殷族戰士的話很簡潔,很簡單。

青年握緊了拳頭,那一條火焰被壓縮在他拳頭裡,凝成了一顆散發出強大危險氣息的火球。他向那徽章掃了一眼,緩緩點了點頭:「嗯,是血斧傭兵啊,但是這娃娃是什麼人?」

「自己人!」殷族戰士還沒回答,小酒館那扇用半尺厚的合金板製成的後門就已經悄然開啟,一個麵皮乾癟枯黃,身高將近兩米,看上去猶如竹竿的中年男子從門後探出頭來,擠出一絲笑容向殷血歌招了招手:「自己人!快點進來吧,我知道你們要來,已經準備好了舒服的卧室!」

青年掌心的火焰化為無數條細小的火光消散,他舉起酒瓶,將最後一點兒烈酒一飲而盡。然後他聳了聳肩肩膀,低聲的咕噥了起來:「啊哈,又是自己人!親愛的老闆,你的門路越來越多了,你得給我們漲薪水!」

站在殷血歌身後的殷族戰士輕輕的推了一下他的肩膀,殷血歌大步向酒館的後門走了過去。

路過那個渾身骨頭都被打斷了一大半的男子時,殷血歌皺了皺眉眉頭,腳尖輕輕的踢了踢那男子折斷的頸骨:「他犯了什麼事?為什麼把他打成這樣?」

青年沒吭聲,那竹竿一樣的中年男子『嗤嗤』的笑了起來,他用一條紅手絹用力的擦拭著面孔,他的聲音變得很模糊:「不是什麼大事,他喝了一杯酒,但是給不出酒錢,所以必須好好的收拾他一頓!現在想要弄點酒可不容易,誰都來白吃白喝